天地不可寻!

    人们感觉到深沉的悲伤,时间匆匆,那场惨烈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了,人们也陆陆续续的苏醒了,虽然说并非每个人伤势都可痊愈,但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一场血战,逆神死伤两万多,个个皆是精锐,或许这两万多人对于他们取得的战绩来说,并不是多么惨重的损伤,但对于逆神众来说,这却是重伤。

    只因。

    这些人物个个潜力十足,每一位都可能晋级天尊,乃至于更强,可如今就这般陨落了,就内心而言,逆神众是不愿意的,这笔账很不划算,可他们不得不做。

    然而。

    即便是陨落了两万多人,逆神依旧有三万人,至尊人物目前还恢复不过来,但天尊们则不受影响,有着顶级资源和丹药,完全痊愈了。特别是对于凌风很熟悉的叶魔女、凌清等人,实力尽数痊愈,到了全盛状态,可就是她们亦找不到凌风的下落,因为凌风先前的气息太淡薄了,淡薄到被风吹一吹便消散

    如烟。

    叶魔女找不到。

    凌清找不到!

    其他人物便更找不到。寒如月脸色沉重,这是她们步入炼狱以来,遇到了最棘手的情况,蝴蝶如同巨网一般撒出去,辐射向五层炼狱,而且正在逐层铺开,但因为蝴蝶人数有限,不可能把炼狱

    每个角落都打听的很清楚。

    她们一时间也找不到凌风的下落。

    因而,她们内心很自责,蝴蝶自问世以来,便代表着逆神的消息、情报,代表着逆神碾压其他势力的王牌,而且蝴蝶也没有令人失望过。

    一场场成功的战绩,足以令她们骄傲自豪。

    可。

    就在今天,在逆神最忌讳最紧张的问题上,她们束手无策,这对于整个蝴蝶来说都是莫大的责问。

    她们没有因为叶魔女、凌清等也束手无策而松口气,反而更加的自责。

    因为。

    叶魔女、凌清等人物是后来才出现的,她们没有第一时间接触过凌风,感应不到其气息流向,而蝴蝶及她则是真真切切的感应过,却依旧找不到。

    她们如何不自责?

    她们如何对得起逆神的嘱托?

    她们的良心如何能安?

    要是人主因为她们的迟缓问题,因为她们的消息原因,最后陨落了,那逆神要如何看待她们?

    她们又要如何面对自己?

    这已经不是蝴蝶的悲痛,而是整个逆神,乃至于整个星空的悲痛。

    “两种情况……”

    叶魔女望着远方,双目中多了一层霾,以凌风的实力,即便是重伤,只要他有心,那气韵便可不散,方便逆神众找到他。

    可虚空中气息散尽了!

    “要么,他伤势太重,重到要陨落的程度……”

    叶魔女叹息着说道。

    在场的逆神众尽皆变色,一个个脸色极度难看,因为叶魔女说的这种情况太可怕,一旦人主陨落,那整个星空就要停止征伐的脚步,而逆神也要倒在血泊中。

    这将是史无前例的悲痛!

    “要么,他在刻意斩掉气息,以防我们找到他!”叶魔女接着说道,只是那脸色更显阴沉,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这是为什么?”

    天琦问道,这个情况与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如果凌风没有重伤垂死,不至于陨落,为何要防止他们找到自己呢?

    这很矛盾!

    “因为他伤势重到彻底失控的程度了。”

    叶魔女声音嘶哑,如同滴着鲜血一般,那种声音令听者都觉得心酸与心痛。

    “什么意思?”

    万年老蛟一愣,完全不懂叶魔女在说什么,因为这和叶魔女所说的第一种情况完全一致,至少他们听不出来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意思不同!”

    叶魔女脸色很沉,双目更湿润,有些时候她真不愿意他太过优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哪怕这颗树已经是参天大树!

    “不要在模棱两可的解释了,我要一个清楚的解释。”

    其实,不仅仅是神烈着急,即便是其他人物也莫名其妙,非常吃惊与费解,但从叶魔女的脸色上,他们也能够看出不同。

    因为叶魔女在说第二种情况时,脸色明显要难看太多。

    “第一种情况,证明人主的伤势在可控范围内,而今只是隐匿起来,能够让自己更好的疗伤,至少……他能活着回来。”

    叶魔女没有开口,寒如月却已经做出了解释。

    “那第二种情况呢?”

    人们不禁问道。

    “第二种情况,意味着人主的伤势惨重无匹,即便是他都束手无策,而且完全压制不住,《再生术》亦无解,他重铸不了躯体,一旦发生这种情况,那么……”

    “那么?”

    人们一怔,不明白寒如月的意思。

    “还记得当初人主逆天而上,惊动天罚吗?”

    “天罚没有落下,就是清漪姐的天罚也不曾落下。”

    “你的意思是……趁虚而入?”

    众人脸色惨变,终于意识到情况有什么不同了。

    简单的来说,第一种情况凌风只是重伤,通过《再生术》有希望活着回来,但第二种情况就不同了,《再生术》挽救不了凌风,并且天罚这个时候会对凌风下黑手。

    毫无疑问。

    一旦发生第二种情况,凌风必死无疑!

    “那我们要尽快找到他!”

    清漪脸色沉重,忍不住说道:“有我们在,第二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是啊,若有风雨,我们便替他遮风挡雨,若有天罚,我们便力扛天罚!”

    凌清冷酷的说道:“不过,时间短暂,我们必须要尽快了。”

    “是啊,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耽搁不得。”

    人们激烈说道,可心中更难受,因为凌风随时都可能殒命啊。

    “你们彻查炼狱后五层,同时通知前十层碧落,令逆神众,特别是蝴蝶众,尽快过来!”

    叶魔女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说道:“另外,你们要注意炼狱后五层天地异变,我怕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是!”

    人们闪电消失,比先前更激动更阴沉,而且就是星空其他几个势力人物都被借用了。

    广寒宫、瑶池、虚空道等。

    当然,都是一些可靠的天尊人物,而东方氏族则是重点,东方盈玉、东方诗诗应该是最不想看到凌风陨落的。

    其实。

    战斗到现在,没有谁是真正想凌风陨落的,毕竟,凌风一旦陨落,那想要对付后三层就更没戏了。

    而且。

    凌风陨落后,他们必然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与压力。

    特别是魔主,他对凌风的感情很特别,想让凌风陨落,又不想凌风这个时候陨落。

    他更想亲自诛掉凌风!

    因为凌风对于整个魔族,特别是他的家族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污点。

    然而。

    就在逆神众全面涌向炼狱五层时,事情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剧变,直接令得逆神众差点崩溃。

    第五日!

    这是星空中势力全面铺开,涌向炼狱的日子,各大势力都在倾尽全力,压制炼狱生物,尽快令它们俯首,有利于接下来的行动。

    但!

    骤然间,一道黑沉沉的压力自远方而来,携带着更加阴沉黑暗的闪电,在这阴气死气极其浓郁,夹杂着殷红的血色的炼狱中,这种闪电并不起眼,但却格外令人瞩目。

    天罚!

    它没有出现在以前,更没有出现在之后,而是出现在了现在!

    不偏不巧!

    刚刚好!

    这意味着什么?

    “查,立刻查出方位!”

    逆神众彻底惊了,心脏直颤,要真的是凌风那面遇到了事情,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很快。

    人们便查到了天罚所在的方向,那是一片凄凉的荒芜地带,没有人烟,无论是星力还是阴气死气都不存在,它就像是一个宇宙星空的“真空”。

    什么都没有!

    正常来说,这里应该没有生物才对,可天罚偏偏落在了这里,证明这里的确有人。

    “是他!”

    到了这里,叶魔女、凌清等人的脸色瞬间便难看下来,因为她们在这里隐约的感应到了凌风的气息,虽然极其淡薄,而且需要靠的非常近。

    显然。

    她们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凌风遭遇了史上最可怕的血难,不仅伤势惨重,将要垂死,更要直面最强的天罚。

    有些天罚属于他,而有些天罚则来自于其他人。

    而且,因为仙力的出现,凌风将要直面的天罚将是史无前例的。

    讲实话。

    在场的人物没有一个人觉得凌风能够活下来,那种惨烈更非人所能接受。

    “救出他来!”

    人们红了眼睛,极其冲动,像凌清等人恨不得此刻便冲入天罚中,替凌风挡下所有风雨。

    “不要冲动,我们目前要先找到他!”

    叶魔女紧蹙着眉宇,她在天罚中飞驰,却迟迟找不到凌风的下落。

    不过,考虑到凌风目前只剩下了一缕魂魄,她也不敢动用太强的神觉,怕当场将凌风的那缕神魂崩掉了。

    逆神众进来的不多,一方面是怕碰触到凌风的那缕魂魄,另一方面则担心触动更强的天罚。

    “怎么回事?”半晌,所有人都冷汗直流,郁闷而又着急,只因他们在天罚内,并没有找到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