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建立这个国家的先贤不会想到。短短两百年,他们制定的那些法律,就被后辈子孙玩坏了。

    轮流坐庄,你也不能说不好。反正,对于那些有投票权的人来说,应该算是好事。为了获得你手里的票票,自然需要各种承诺。

    于是乎,一群资本家就倒了血霉。

    工资,唯恐不是全世界最高。工作时间,唯恐不是全世界最少。医保社保,好吧,每一个米国人都该获得保障。

    咳咳咳,你丫的屁股坐歪了吧?这些都挺好的,如果大学学费也能免除,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们似乎忘了,米国从来就不是高税收国家。既然没有高税收,你的高福利从何谈起。

    员工的成本如此之高,你如果再增加企业税收。那就啥都别说了,直接破产倒闭就好了。

    给富人加税。

    一群脑满肠肥的家伙,应该让他们多付出一点。

    咳咳,看过出埃及记没有?

    驴子打算剪富人的羊毛,结果搞砸了。

    米国五十个州,你完全可以把它看成五十个国家。给好处可以,我们当你是大哥,如果不给好处,谁认识你是谁。

    “哈哈哈,阿尔,太好了,赢下了威斯康辛州,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的脚步。”

    “恭喜你,比尔,我们这次赢的漂亮。哈哈,那群家伙的脸色一定不好看。”老柯获得胜利,阿尔戈尔自然开心。很明显,他想复制老布舒的成功。

    可以,他没有想到,让他最终翻船的祸根,正在向老柯同学抛着媚眼。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老柯现在就是一个钢铁直男,那里来的心思考虑其它事。

    “哈,和你说过了,乔治,输就输呗,现在的经济这么好,怎么可能翻车。”

    电话对面的小布舒,明显有些愤愤不平。输就输吧,这也不是不能接受。输的太惨就丢人了。

    “威廉,你真认为我有机会?”

    “当然了,八年时间太长了,民众早就腻歪了。要不然,你老爹怎么会输?

    告诉你吧,经济都未必是最重要的。民众厌烦了大象,所以你老爹倒霉了。”

    小布舒很郁闷,可是想来想去,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太长不好,时间太短也不合适。

    对于老柯可能提前锁定胜局,华尔街表示了欢迎。至少,不断上涨的股市表面,这货管理经济的方法还行,我们非常看好他。

    至于大象,实在太保守了。看见没有,软件已经成为了第一产业。看眼下的趋势,这个产业还会飞速增长。

    大象除了表示很无辜,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解释。不重视半导体和软件业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一种标签。

    很多很多年以后,硅谷还是驴子的自留地。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大象确实有些食古不化。

    即便你要讨好那些传统行业,也没必要把硅谷得罪的太厉害。别说其它人,就是一个乔布斯,能帮驴子带来多少选票。

    这还只是说他的影响力,加上各种的竞选捐助。不夸张的说,硅谷相当于驴子的半壁江山。

    啥,忒没谱为毛帮着高通摇旗呐喊?

    咳咳,这是表面现象,他的这种帮助,高通未必喜欢。至于微软神马的,简直就是咬牙切齿。

    尼玛,你这算是高级黑吗?

    不给兔国的企业提供软件?

    该死的,你这是打算培养竞争对手了?

    至于不让卖芯片,那更是妥妥的白痴行为。你在九十年代这么玩,大兔子没准会头疼一下。

    至于忒没谱发动的时机?

    唉,要不这货叫忒没谱呢,真的,米国总统,干一两件没溜的事,那可以说成名人轶事,比如司马刚砸缸。

    你只干没溜的事,那就让人啼笑皆非了。好在鹰酱的体制不太一样,放一只猫在那个位置,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花生顿的生态圈很奇葩的,让人非常诧异的地方就是,居然没把国家治理成宣誓社会。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一个人敷衍了事,两个人互相推委,三个人则永无事成之日。花生顿的政治游戏,就是如此。

    三个和尚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和尚是有水喝的。可是,花生顿更进一步了,一个和尚也是没水喝的。

    咳咳,这么说起来,忒没谱是一个勤快的和尚。如果这货懒一点,相信我,这会是一个好总统。

    什么都不用干,你就成功了,就是这么简单。

    “唉,我的财政赤字,看样子,还会继续扩大。”

    “艾伦,这么说,那个医保法案,还会进一步的推动。”

    对于这个阿肯色州的小子,保罗沃尔克从来就没有好印象。或者说,只要想着印刷美刀的家伙,他都不会有好印象。

    没钱你还搞社会福利,那就是输出通胀。这完全就是一种不要13脸的行为。

    总有一天,严重的通货膨胀一定会席卷米国。布雷顿体系,是在他的主导下退出的。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也该会被挂在耻辱柱上面吧!

    “是啊,保罗,通货膨胀的几率在增高。打压油价和金价,并不能完全抑制通胀。

    保罗沃尔克心说,何止什么消极怠工。必和必拓的黄金,根本就不卖。还有那些海上钻井平台,居然又打算维修了。

    再说,价格太低,产油国也会消极怠工。”

    柯林顿会获得连任,这已经成为了大概率事件。你喜欢也好,讨厌也罢,都不可能有什么变化。

    最恼火的,除了这两个老家伙,当然还有全米步枪协会。

    和汽车工人公会旗鼓相当的协会,主要就是军工企业的代言人。老柯上来的这四年,除了在索马里莽过一波,再就没有什么军事行动了。

    那么问题来了,哥们加班加点生产的这些飞弹,难道还要把它们拆毁。

    知不知道,拆这些破烂的代价是很高的?

    那个啥,傻大木不是还没死吗?随便找一个借口,再打一顿就好。也别打死,把这些库存用掉就好,我们可以打八折的。

    如果不行,不是还能打咔扎飞吗?

    啥?去惹大兔子?

    打扰了,你们自己去玩吧。

    别说打了,就算制造紧张,也是不能被接受的。我们只是想发财,不是想发疯。

    当然,打仗打不起来,这里面的原因有很多。最为重要的一点,地面部队确实很菜。

    其实吧,鹰酱有些妄自菲薄了。大家其实都很菜的,社会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你很难保证这种战斗力的。

    古代挑选兵卒,也没人愿意在富裕的地区选。有相对富足的生活,谁会选择刀口舔血。就算真能找到,那个数量也很有限。

    既然没有办法拉下马,给点教训总没问题。意气风发的老柯显然没想到,一个大坑已经挖好,一群气急败坏的老家伙,真在等待好戏上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