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哭了?”因为房间里黑,当余远恒躺在了床上,近距离看的时候,才发现周凯雯的眼角竟然含了泪水。

    男人皱着眉头,满脸的担忧,一把将周凯雯的身体给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么?还是做噩梦了?”

    听到这话,周凯雯摇了摇头,因为刚刚的那个梦过于真实,她一时间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

    周凯雯不清楚这个梦,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怎么余远恒早不回,晚不回,偏偏在孩子出现的那一刻,回来呢?

    余远恒的怀抱十分的温暖,也让人觉得很安心,呼吸着他怀里古龙水的香气,周凯雯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

    她正准备开口说话,这时,余远恒突然道:“雯雯,你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咱们一起解决,是在为陈凯担心么?”

    “不是……”周凯雯犹豫了一下,想到了今天白天去医院检查的事情。

    她原本想要告诉这个男人,但是又一想,怀孕原本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这个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保的下来,这个时候告诉余远恒,岂不是让他也跟着烦恼?

    毕竟到了年底,公司的事务繁忙,周凯雯时常能看到余远恒红着眼眶,回到家里的时候,一看就知道是盯着电脑屏幕,用眼过度,她实在是不想因为自己,再给这个男人增添烦恼了。

    想了想,反正下周就要去医院复查,等一下复查的结果出来了,再告诉余远恒这件事情也不迟,毕竟现在怀孕初期,一切都很难说,万一给了他惊喜,后面又是不好的消息呢?

    想来想去,周凯雯觉得孩子自己一个人承担的好。

    “没什么,我就是做噩梦了,现在你回来了就好了。”周凯雯伸手,将余远恒给抱的更紧了一些。

    余远恒唇角划过一抹笑,语气宠溺:“真是个小傻瓜,做噩梦就吓成这样了呀?”

    一边说着这话,余远恒一边在周凯雯的唇角亲了亲。

    该死的!

    一抱着怀里的女人,余远恒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了反应,他皱着眉头,加深了这个吻,慢慢地压住她的身体,就要褪去女人身上的衣物。

    周凯雯一惊,瞬间清醒了过来,她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胸,护住关键部位:“你要干嘛?”

    “你说我要干嘛?”余远恒嘴角划过一抹欲欲的笑,不给周凯雯说话的机会,再一次堵住了她的嘴,男人的动作有些霸道,不由分说的就去触碰她的锁骨。

    因为怀了孕,周凯雯捂住自己小腹的部位,生怕余远恒会压住了孩子。

    “你别乱动,我肚子饿了,这会儿想要下去吃饭了。”周凯雯立即说道。

    余远恒听到这话嘴角的笑容,更深了一些:“也对,吃了饭,才有力气,那走吧。”

    说完,便从周凯雯的身上下来了。

    周凯雯这才松了一口气,生怕男人会反悔,立马从床上腾地一声爬了起来,她穿上鞋子,朝着楼下走,刚好这时,家里的佣人将做好的饭菜给端了上来。

    香喷喷的味道传了过来,澜澜和安安两个小家伙已经乖乖地在桌子前坐好了,一看到周凯雯过来,安安立即朝着周凯雯招了招手:“妈咪!快来,坐在我身边!”

    周凯雯走到安安的身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帮着孩子将围嘴给戴好,才开始吃饭。

    只是,桌上的菜色虽然好看,但是周凯雯却怎么也提不起来胃口。

    再加上身体有些不太舒服,一看到吃的东西,便觉得有些反胃,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她才勉强将碗里的饭给吃了大半。

    医生说了,现在她的身体需要营养,所以周凯雯将有营养的东西都吃了,这一餐饭,却是吃的十分的漫长。

    一旁的余远恒一直都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见周凯雯这个样子,男人很快便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儿:“雯雯,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么?我听家里的佣人说,今天你去医院了?是去看什么病?”

    周凯雯听到这话,连忙避开男人的目光:“没什么,就是因为之前的伤,医生让我去一个月左右医院复查一下而已,今天刚好有时间,就去了。”

    “医生让你去复查?”听到这话,余远恒皱了皱眉:“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

    “当时你不是偶尔会离开医院办事么?医生和我说的时候,你刚好不在。”周凯雯说道。

    余远恒也没有怀疑,点了点头:“那你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复查的时候,医生怎么说?”

    “说我身体恢复的挺好的。”周凯雯抬起头来,冲着余远恒笑了笑:“只不过中午的时候吃的有些多,吃完就睡着了,所以晚上胃口不算是太好。”

    “下午吃完就睡了?”余远恒听到这话,唇边忽然划过一抹微笑,意味深长的说道:“那刚好,晚上体力充足。”

    周凯雯听到这话,假装没有听见,默默地舀了一勺碗里的汤喝了。

    饭后,趁着余远恒洗澡的时候,周凯雯悄悄地将医生开的保胎药给冲了水给喝了。

    做完了这一切,她像是往常一样,陪着两个孩子睡觉。

    却不料因为身体过于孱弱,孩子才刚刚睡着,周凯雯也在安安的床上睡着了。

    当余远恒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房间里面没人,眉毛皱了皱,便朝着孩子的房间走去。

    周凯雯像是一只小猫儿一样的,蜷缩在床边,他小心翼翼的将周凯雯给抱了起来,放在了房间的床上。

    周凯雯因为睡得并不深,所以,在余远恒抱起来自己的那一刻,就已经醒了。

    只是,因为担心余远恒要和她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周凯雯便选择了装睡,省得找不出来合适的借口避开。

    毕竟现在她的身体,实在是不适合和余远恒再发生什么肌肤之亲了。

    却不料,余远恒早就看出来了周凯雯是在装睡。

    男人嘴角笑容渐深,将周凯雯放下后,身体压了下来,细密的吻,落在了女人的脖颈之间。

    他灼热的呼吸,全部都扑撒在周凯雯的脸颊上。

    “快起来,咱们要干活儿了。”余远恒说道。

    shu28.cc   一边说话,男人一边伸手,去挠她的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