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方式总是不对

    大宝见爹地的脸色又有点难看,赶紧相劝,“妈咪,爹地说的也有道理......”

    “我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是他是在抬杠。”宁染没好气地说。

    “那我们就聊到这里吧,我有些困了,我要睡了。”

    大宝见气氛不太对,建议大家撤了。

    “好吧,小孩子家家确实是要早睡,早睡长身体呢。”宁染说。

    宁染洗完澡,躺下准备刷一会手机就睡了,这时南辰来了。

    今晚南辰没少和她抬杠,让她心里很不爽。

    “你来干什么?”宁染白了他一眼。

    “这房子是我的,这卧室也是我的,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南辰说。

    “我知道是你的,不用强调了,当初要知道这房子是你的,我根本就不会来住,你现在要收回去也没问题的!”宁染说。

    南辰眉头皱起,这女人今晚是吃了火药是不是?这么爆?

    “报告出来了。”南辰说。

    “什么报告?”

    “亲子鉴定报告。”

    “什么亲子鉴定报告?”

    南辰懒得答。

    宁染突然想起来了,前一阵子宁自强说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宁染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南辰当时说过,会安排进行dna鉴定。

    所以他现在所说的报告,应该就是那份报告了。

    “在哪里,我要看。”宁染急道。

    “你刚才什么态度?”南辰问。

    宁染一愣,这是要胁吗?

    “我刚才态度不太好,不过那也是因为你之前的态度......”

    “你什么态度?”南辰打断了她。

    “好吧,我态度不好。”

    宁染为了看到报告,只有忍辱负重了。

    “态度哪不好了?”

    宁染要跳起来了,这还得寸进尺呢?

    但看到面瘫那张冷脸,宁染知道这一关不好过。

    态度一定得再卑微一点,不然是真过不了这一关。

    “我不该和你顶嘴,不该说你惯孩子了......”

    “我本来就惯了,你为什么不能说?”南辰问。

    宁染傻了,这是什么路数?我要怎么回答才好?

    “你喜欢惯就惯,你做的都是对的。”宁染只好含糊地答。

    “为什么我做的就是对的?”

    “因为你是辰爷。”

    宁染感觉自己已经卑微到尘埃了,要是南辰再欺负,那报告不看也罢了!

    反正也不想要那个爹,是不是亲生又怎样!

    还好,南辰并没有继续欺负她,而是转身出去了。

    很快他拿报告进来了,递给宁染。

    宁染只关心结论,报告显示,她与宁自强确实不是亲生父女关系。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宁染还是感觉腿软了一下,有一种被掏空的无力感。

    她放下报告,走到窗前,看着庭院里的路灯,眼泪突然就滑了下来。

    宁自强一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甚至是一个很坏的父亲。

    对于失去这个父亲,宁染没有任何的留恋。

    &nbspshu28.cc;但她还是哭了。

    &nbspshu17.cc; 以前的那个家散了,不在了。

    能留些记忆的,还有所牵绊的,只有宁自强。

    可是现在宁自强也没了,因为报告显示和她根本没有关系。

    宁染哭的,不是失去一个父亲,而是感觉和以前那些过往的牵绊,都没了。

    就像蒲公英一样,飞了起来,没有了根,不知飘向那里。

    宁染面向窗户,南辰看不见她的脸。

    但他知道她在流泪。

    突然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那么欺负她。

    其实也不算是欺负,就只是单纯的想和她逗乐,但平时不太擅长嬉笑,所以方式总是不对。

    南辰没有安慰她,就那样坐着,静静地陪着她。

    就这样静默了十来分钟。

    然后宁染才慢慢转过身来,面色已恢复如常。

    “谢谢你啊,帮我办这件事。”宁染突然变得客气。

    这种客气让南辰很不适应,这个女人一向不守规距,说话没轻没重没大没小,南辰已经快习惯了她的那种粗俗的风格。

    现在她突然变得彬彬有礼,反而有点不像她了。

    “你不用客气。那个人,也不配当你的父亲。”

    南辰也不会安慰人,因为他难过的时候,也是自己消化,不需要别人安慰。

    “我知道,我不是为他而难过。”宁染说。

    南辰没有说话。

    “我只是觉得妈妈好辛苦,妈妈是好人,她选择把我生下来,是因为爱我,可是她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不是宁自强?”

    南辰还是没有说话。

    虽然南辰不说话,但宁染还是想说,她需要把一些心里的话说出来,不然她今晚注定无法入睡。

    “我太小妈妈或许不能说,因为她担心我理解不了,可是我长大了,她就应该要说啊,为什么一直瞒着我呢?”

    “或许,她也有苦衷。”南辰终于是说了一句。

    “可是我现在该怎么办?妈妈不在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或者这对别人不重要,对我也没有多实际的意义,可是我总得知道我来自哪里啊。

    我是一个人啊,不是浮萍,从哪里漂来都无所谓。”

    宁染说着,又有些激动起来了。

    “我会帮你查的。”南辰说。

    “我妈妈不在了,现在怎么查?根本无法查起。”

    “总会有线索的。”南辰又说。

    “对了,我妈妈留有一个u盘,之前罗菲说要给了,但一直没给,不知道宁自强知不知道那个u盘在哪里,如果能找到那个u盘,或许可以有些线索。”宁染说。

    “我会帮你找到它。”南辰说。

    这话让宁染心安,如果是别人说这话,宁染或许认为那就是一句空口承诺。

    但这话从南辰嘴里说出来,那就特别的有分量,因为他是南辰。

    “谢谢。”

    “其实宁自强或许也知道一些关于你生世的线索,只是看他愿不愿意说而已。

    不过只要他知道,我会想办法让他说出来。”南辰又说。

    宁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又说了一句谢谢。

    “睡吧,不用想太多。”

    “好。”

    这时宁染的电话又震动起来,大半夜的,谁打电话过来?

    宁染拿起电话一看,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竟然是宁自强打来的。

    “是他打的电话,我要不要接?”宁染问南辰。

    “接,看他说些什么,深夜来电,应该是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