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司夜猛地扑上去盯着苏沫沫,迷迷糊糊之间,苏沫沫竟然意外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清楚满脸焦灼的厉司夜之后,甚至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微弱的声音让厉司夜几到两眼发红,他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不是梦,是我!”

    “太好了……”

    虚弱的说完这话,苏沫沫彻底晕死了过去。

    突然之间她的身体竟然开始慢慢变凉了,甚至连心跳都快要听不见了。

    怎么可能?难道刚才的清醒不过是回光返照吗?

    “沫沫,不!不要不要,不可以!”

    厉司夜那凄厉的呼声响起,看到逐渐失去生气的苏沫沫,他只觉得心痛的都快要裂开。

    他连忙垫高了她的腰,开始持续性的做胸外按压,做人工呼吸。

    可不管他怎么努力,苏沫沫的呼吸好像越来越弱。

    眼看着厉司夜就快要没有了力气,旁边的医生跑了过来,一把推开了他,连忙开始替苏沫沫做心肺复苏,并且进行急救措施。

    旁边有护士递过去了一些生理盐水,开始进行抢救措施。

    厉司夜被医生这么一推,跌坐在地上,双目无神,整个人就好像被抽空了灵魂。

    那无比凄凉的感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跟着他的情绪而变得灰暗。

    在经过了一番抢救之后,苏沫沫依旧没有醒过来。

    很快便有救护车赶来,将苏沫沫送到医院。

    接下来两天的时间里,厉司夜整个人几乎都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

    这两天苏沫沫都没有清醒,厉司夜陪在这边不吃不喝。

    他身上穿着消毒过的防护服,就这么安静的守在苏沫沫的床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也不开口说话。

    医院外面,林翩翩透过窗户看到厉司夜那憔悴无语的模样,只觉得无比心疼。

    她只能靠在陆墨琛的怀里,不停的抹着眼泪。

    危险期差不多有七十二个小时,只要熬过了这三天,苏沫沫就会清醒过来。

    但是因为苏沫沫在水下窒息的时间太久,也不知道会不会损伤大脑。

    “沫沫!”

    这个时候,阮萌萌突然从医院外面冲了进来。

    在得知苏沫沫出事的消息之后,她整个人彻底吓傻了。

    这会儿叫她名字的声音都在发抖。

    她几步跑到了病房,外面一把拉住了林翩翩:

    “翩翩,沫沫是不是已经找到了?”

    林翩翩眼眶红红的点了点头,只不过语气之中却带着浓浓的难受:

    “人的确是找到了。”

    “那她现在人在哪里呢?”

    阮萌萌焦灼不已的朝着四周张望着。

    这个时候林翩翩伸手指了指病房里面。

    阮萌萌扭头一看,透过病房的玻璃窗,发现苏沫沫这个时候正躺在病床上。

    她的脸上戴着氧气面罩,漂亮的小脸之上一片惨白,甚至毫无生机,奄奄一息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呢?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看到这个场景之后,阮萌萌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她错愕地开口询问。

    林翩翩用最快的速度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向阮萌萌解释了一遍。

    阮萌萌原本就胆小,现在在听完林翩翩的这番话之后,更是吓到六神无主。

    她转身,一把握住了跟在自己身后的邱启凌的手,焦灼不安地说道:

    “启凌哥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邱启凌扭头朝着病房里面的苏沫沫看了一眼,他伸手轻轻的在阮萌萌的脸袋上面拍了一下:

    “别担心,沫沫她是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出事的。”

    就在这个时候,从人群的后面确实有一道十分不悦的声音传了过来:

    “把你的手拿开!”

    病房门口的众人寻着这个声音整齐划一的扭头看了过去。

    就看到颜恺就那样站在走廊的尽头,那张脸上强忍着怒火,正虎视眈眈的看着邱启凌。

    颜恺凌厉的目光停在邱启凌触碰阮萌萌脸蛋的手背上。

    见这个时候邱启凌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干脆直接走了过去,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用力的将他的手甩开。

    颜恺的目光非常的危险,他盯着邱启凌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浓浓的厌恶。

    “萌萌,你给我过来!”

    颜恺说这这话转身就去拉阮萌萌。

    可就在这个时候,阮萌萌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不认识他,拼命地往邱启凌的身后躲,整个人也是惊慌失措:

    “启凌哥哥,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凶?”

    “萌萌?”

    在听到了阮萌萌的这番话之后,颜恺脸上充满了错愕。

    他一下子甚至没能回过神来,他往前一步,看样子像是打算强行将阮萌萌拽过来。

    可阮萌萌这个时候好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扭头扑进了邱启凌的怀里。

    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面已经逐渐带上了哭腔:

    “启凌哥哥,我不要跟他走,你快点救我,快点救救我!”

    邱启凌这个时候皱起了眉头,他将阮萌萌护在自己的怀里,沉着声音对颜恺说道:

    “你干什么?难道你没听到她在说什么吗?”

    而另一边,颜恺看到这一幕之后,眼睛已经开始往外面喷火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阮萌萌:

    “萌萌,你真的要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走,难道你不认识我了?”

    阮萌萌这个时候没什么反应,她有些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

    见自己没有办法说服阮萌萌,颜恺干脆调转了枪口。

    他直接走到了邱启凌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你给我出来!”

    话音落下,颜恺直接拽这邱启凌强行走了出去。

    “启凌哥哥!”

    阮萌萌看到这一幕之后被吓的惊慌失措,她连忙追了上去。

    可她脚下的步子还没迈开,就被林翩翩一把给拉住了:

    “萌萌你别担心,颜恺他不会伤害邱启凌的,他们两个人只是有些事情要商量而已。”

    此刻的林翩翩也觉得非常非常的奇怪。

    为什么阮萌萌在失踪了两天之后再度现身,回来竟然好像不认得颜恺似的?

    在这短短两天的时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真的是这样吗?”

    阮萌萌十分担心的朝着窗外看了过去。

    林翩翩这个时候点头宽慰道:

    “当然是这样的,你就放心吧。”

    而此刻在医院的门外,颜恺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他一把揪住了邱启凌的衣领,将他逼到了墙头:

    “邱启凌,你到底对萌萌做了什么?”

    邱启凌却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颜恺,如果这个时候你不松开我的话,恐怕我也没有办法好好的跟你解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不知为何,颜恺知道这个时候甚至还一度认为,自己如今之所以会如此的愤怒,仅仅也只是因为他把阮萌萌当做自己的亲妹妹而已。

    作为哥哥,他不可能就将妹妹这样莫名其妙地交代出去。

    就算阮萌萌真的喜欢面前这个男人,他至少也得把这个男人的底细摸清楚再说。

    颜恺紧紧的皱着眉头,他十分恼火的一把松开了自己的胳膊:

    “说吧!”

    邱启凌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道:

    “之前在古堡里面我遇到她的时候,她从路边摔了下来,摔伤了腿,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也撞到了脑袋,看她这个样子似乎是把我当成了她喜欢的人了……”

    说到这里,邱启凌意味深长地看了颜恺一眼:

    “我看你刚才那激动万分的样子,莫非她喜欢的那个人是你?”

    颜恺在听了这番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顿。

    不过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变得稍微有些干涩了:

    “我只不过是她的哥哥而已。”

    邱启凌在听了这话之后,微微松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你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是她喜欢的人,而且你也不喜欢他她,那我就不必再顾及你的感受,我决定追求她。”

    一听到这句话,颜恺面色全黑。

    他阴沉沉地开口:

    “你说什么?”

    “我说萌萌她是一个好女孩子,我喜欢她的单纯,还有她的善良,既然你是她的哥哥,那么你现在有的也只是一个参考权,更没有资格替她做决定。”

    颜恺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向邱启凌的时候,脸上莫名其妙地有怒火点燃。

    他的确说自己是阮萌萌的哥哥,但是怎么就变成了他不是她喜欢的人了?

    颜恺再度开口的时候,声音里面已经带上了几分不耐烦:

    “可是你现在这种行为,纯粹就是在利用她。”

    “你可以放心,在我和她表白的时候,我一定会选择在她恢复清醒的时候,而且也绝对不会趁人之危。”

    听到邱启凌这笃定无比的语气,颜恺只觉得心中莫名的无比的烦躁。

    他最后一次警告面前的男人:

    “不管你怎么说,不管你把这话说的天花乱坠,我还是要警告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邱启凌依旧十分冷静地看着他:

    “你可以去问问她,看她现在是不是愿意离我远点,如果她的回答是肯定的话,我非常乐意和她保持距离。”

    颜恺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朝着阮萌萌那边走了过去。

    恰好这个时候阮萌萌转过身,也同样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只不过他的目标却不是颜恺,而是颜恺身后的邱启凌。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颜恺突然之间只觉得心一寒。

    在两个人擦肩而过的那个瞬间,颜恺一把捉住了阮萌萌的胳膊。

    “啊!”

    阮萌萌低呼了一声,直接被颜恺拽地撞进了他的怀中。

    颜恺紧紧的扣住了她的双臂,那双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语气里带着十分复杂的味道,他甚至有些不太甘心的质问到:

    “萌萌,你是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阮萌萌这个时候早已经被颜恺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给吓坏了。

    她拼命的缩着脖子,一脸惊恐的看着他摇头说道:

    “你好凶啊,你到底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放开我!”

    “萌萌?!”

    颜恺的眉头一下子就皱得紧紧的,这个女人爱了他整整四年。

    这四年她一直坚定不移地将那份心情埋在心底。

    可是现在呢?才短短两天的时间没见而已,她就这样把自己给忘了?

    这是不是代表她也把那天在洛杉矶街头那个仓库里面,她是怎么强了自己的事情也通通都忘到了脑袋后面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颜恺更是怒火中烧:

    “你再说一遍你忘了试试看?”

    向来就脾气顶好的颜恺在这个时候忍不住濒临暴走。

    可他却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越是将羞怯内向的阮萌萌吓得魂飞魄散。

    她那双大眼睛湿润着,眼泪眼看着就要滑落下来,一边拼命挣扎,一边朝着邱启凌那边大声的求救:

    “启凌哥哥,我害怕!这个人到底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抓着我不放,你快点救救我,救救我呀!”

    “萌萌你给我听清楚,我不允许你把我忘了!”

    颜恺几乎是咬牙切齿,那说话的样子就好像恨不得把阮萌萌给生吞活剥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邱启凌飞快地跑了过来,他一把将阮萌萌拽进了自己的怀里,愤怒的朝着颜恺喊道:

    “颜恺,你给我适可而止!她现在受伤了,你不能这样对她!”

    “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滚开!”

    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男人就要剑拔弩张,阮萌萌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们,不知为何,脑海深处好像突然觉得有一根弦猛的崩断。

    一股尖锐的刺痛在她的脑海深处炸裂开去。

    阮萌萌身体晃了晃,就软绵绵地朝着一旁栽倒。

    “萌萌?!”

    颜恺焦灼不安,上前一把将阮萌萌打横抱了起来。

    而邱启凌这个时候也是更快一步拦到了他的前面,他阴沉着声音说道:

    “放手,你想干什么?”

    颜恺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这是我的事情,没必要向你交代。”

    “你是他什么人,你现在没有任何资格带走她!”

    颜恺此刻看向邱启凌的那双眼睛里面仿佛有火苗喷出来。

    他就这样一字一句,每一个音调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来似得:

    “我是她的男人,所以我现在有资格把她带走了吗?”

    “你……”

    邱启凌一下子就愣住了,他就这样僵直的站在原地,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颜恺抱着阮萌萌,径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

    “叮铃叮铃铃……”

    重症监护室里面,厉司夜放在口袋里面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声一个接一个不停的响着,可厉司夜却像是魂游天外,压根就听不到这个声音,没有任何的反应。

    直到第三个电话响起的时候,他才像突然之间回过了神……

    厉司夜愣了一下,他无比迟钝地看了一眼手机,小心翼翼地松开了苏沫沫的手,僵硬的指尖动了动,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这边只有他非常沉重的呼吸声。

    可是电话另一头,抽泣的声音却越来越急促。

    到了最后竟然好像变成了嚎啕大哭。

    厉司夜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苏沫沫的身上,他耳朵里面根本就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他就这样僵硬地拿着手机,任凭电话那头的哭声差不多持续了十几分钟。

    直到那边的人好像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紧接着沙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司夜……”

    这个声音曾经让他觉得无比的熟悉,可现在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电话那头,白羽菲紧紧地捧着自己的胸口,她目光呆滞的看着手里的亲子鉴定书,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司夜,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厉家,我……”

    白羽菲断断续续地说着这话,只不过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再一次陷入了绝望无比的哭泣之中。

    另一头,厉司夜没有说话。

    他安静地看着苏沫沫,伸手抚摸着她的脸,用低到仿佛只有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沫沫,你怎么还不醒来……”

    “司夜,战连城不是我和你爸爸的孩子,你才是!当年是那个男人在医院里面动了手脚,把你们两个人调包了,然后他一直持续给我注射了致幻剂,告诉我战连城才是我和你爸的孩子……”

    直到这个时候,厉司夜那原本呆滞无比的目光稍稍动了动。

    那暗哑无比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电话那头,白羽菲一下子愣住了,她不敢置信的开口:

    “司夜,你在说什么?”

    厉司夜伸手轻轻抚摸着苏沫沫的脸颊,就像是喃喃自语似的:

    “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不要厉氏,我不要盛世,我什么都不要了。”

    他这辈子唯一想要的就仅仅是一个苏沫沫而已。

    就算现在厉氏集团和盛世完全落到别人的手中,他也不会在乎了。

    因为苏沫沫就是他的全世界,如果失去了苏沫沫,他就算拥有了全世界又能怎样呢?

    冷冷的挂断的电话,厉司夜按下了关机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