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

    大运河永济渠,也称御河。

    秋风萧瑟,白桥畔。

    李世民与太子在此分别,即将各奔东西,皇帝将沿运河北上先往幽州,再入辽东。而太子则将分道往西,前往定州监国,总督粮饷。

    “好了,就在此分别吧。”

    李世民拍了拍太子承乾的肩膀,“萧瑀、李靖留守长安,房玄龄、魏征坐镇洛阳,朕把马周、李大亮留给你同往定州。算下时间,秦琅也该到了。无忌我带去亲征随驾了,有事多询问秦琅马周,代北边防,则交给李绩。”

    皇帝很耐心的交待。

    “儿臣祝愿圣人早日旗开得胜,班师凯旋!”

    皇帝上马,临行又停下马。

    “大郎,把你身上的袍子解下来与朕。”

    承乾愣了一下,望了下自己身上的袍子,这只是一件很普通的褐色袍子,既不华丽,也不厚重,乃是秋款。

    “父皇,儿臣身上褐袍有些脏旧,马上去取一件大氅来与圣人。”

    李世民却叫住太子,“不用了,就这件秋袍很好。”皇帝把太子身上解下来的褐色秋袍直接就披在了身上,并当众对太子道,“下次再见你之前,绝不换此袍!”

    这话有些出人意料,陪同在侧的国舅、中书令长孙无忌心思灵敏,马上猜出皇帝话中之意,笑着附和称赞,“圣人之意,是不用等到更换冬袄便可凯旋矣!”

    褐袍轻薄,辽东的冬季这件袍子肯定过不了冬,而皇帝说不再见太子不换此袍,那很明显皇帝是要在需要换更厚的袍子前就能回到定州了,那时肯定是已经得胜而归。

    当然,这其实也还有另一重意思。

    那就是此次征辽,皇帝早就已经提前定好了作战时间,最迟在寒冬到来前就要停战。

    诸将一听,齐赞圣人威武。

    “报!”

    许洛仁从登州赶来。

    “秦琅呢?”皇帝看到只有许洛仁一人回来,惊讶。

    许洛仁只好把在登州遇到牛进达截胡一事说明。

    听说秦琅接旨后从岭南沿途招了八万人马北上,在登州被老牛劫去辽南后,李世民愣了下,然后大笑起来。

    “这个秦琅啊,朕欲用他为征辽主帅,他始终不肯答应,不料如今却被牛进达劫去做了个参军了,哈哈哈。也罢!”

    皇帝大笑着骑马北上。

    路上,皇帝口述,岑文本草拟,做亲征高句丽诏。

    高丽大对卢盖苏文,背逆其主,酷害其臣,窃据边隅,肆其蜂虿。朕以君臣之义,情何可忍。若不诛剪遐秽,无以澂肃中华。今欲巡幸幽蓟,问罪辽碣,行止之宜,务存节俭,所过营顿,无劳精饰。食唯充饥,不须珍膳。水可涉度者,无假造桥;路可通行者,不劳修理。御营非近县学生、老人等无烦迎谒。

    皇帝要求征辽期间,行军、起居一概从简,饮食只需充饥,不准备御用美食。但凡能涉水的河流,也绝不修桥。军队能通过的道路,也不做额外修整。沿途地方官吏等,更不需迎接等。

    反正就是要行军速度,同时减少不必要的开支,避免过多消耗百姓。

    原本李世民准备先去幽州,这个时候听说牛进达劫了秦琅,拐了秦琅带来北上的八万人马浮海渡辽,立马重新做了部署。

    “牛进达本就有数万之兵,如今又得东南八万,更添秦琅这尊杀神渡海,朕敢说牛进达肯定憋着坏,要出大招了。”

    国舅长孙无忌也对此说法赞同,秦琅之前一直不愿意挂帅东征,这次被老牛弄去了辽东,手里又有了超过十万人马,这肯定是要搞事情了,不管是不是秦琅本意,但以秦琅以往的战绩来看,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对是要惊人的。

    随军的尉迟恭认为,秦琅渡海后,估计会立马攻建安、安市城,以策应主力攻辽东城的战略。

    李道宗则认为,秦琅用兵爱用奇用险,也有可能会直捣平壤。

    “朕以为,秦琅大可能会兵分两路,大部突击建安,再派一支偏师沿海岸往东打。”皇帝本身是个战略大家,是用兵高手,他综合目前局势,准确的把握了秦琅的心思。

    “得加快行军速度了,不去幽州了,让程咬金加速行军,朕率北衙六军也随后赶来。”

    皇帝为了抢时间,甚至修改了行军路线。

    不走北路出关,而是沿海走傍海道,出临渝,过辽泽,直驱辽东城。

    “不能让秦琅抢了先,若是高句丽人一不注意,秦琅说不定就连下建安、安市,甚至把辽东城都给打下来了。”

    这话引的大家大笑。

    虽说这种可能性很小,但秦琅是谁,灭国数国的狠人,大唐最年轻的战神,还真是有可能的。

    当然,高句丽人经营辽东防线多年,屯驻大量兵马,为了避免几路人马各自为战,所以李世民的加速行军也是很有道理的。

    皇帝亲统的北衙六军,选的皆是精锐,每军五千人。共骑兵一万二,步兵一万八,骑兵一人双马,步兵也全都有坐骑机动,更配有驮运帐篷武器等的骡驴随军,皇帝一声令下,全军加速行军。

    沿途所过,皆于野地宿营不入城池,也不接见地方官员耆老学生等,这般晓行夜宿,于十月底便出了渝关,进入辽西。

    刚入辽西,便接到了从秦皇岛港发来的捷报。

    渝关,便是后世北戴河,大唐在渝水边设渝关,以此关为界,西为河北平州,东为辽西营州。

    始皇帝东巡碣石,派燕人卢生入海求仙,曾驻跸于此,故名秦皇岛。

    贞观大兴工商,开海贸易,不仅东南沿海大兴,北方诸港也同样兴起,秦皇岛因位于渤海海岸,北依燕山,西有渝水,港阔水深,风平浪小,最关键的是一年四季不冻不淤,是北方一座天然港口。

    故此,开埠通商后,这里也就越来越繁华热闹。

    “秦琅已经拿下了建安?还大败安市之军,如今都已经兵围安市城了?”

    皇帝听到这消息真是震惊不已,他身上还穿着那件太子的褐色袍,一路餐风饮露,半点没停歇的赶路,没想到,才刚过渝关进辽西,就听到如此大捷。

    “赶紧细细道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报捷的乃是牛进达派来的参军,本是从安市城下渡海过来,在秦皇岛港登陆,然后打算去幽州面见天子报捷。

    不料天子已过临渝,倒是省了许多路。

    参军便向天子娓娓道来。

    秦琅如何率领大军浮海进军建安,又是如何通过建安城中的暗桩掌握了高句丽人的底细,又如何安排人趁建安城主纳妾摆宴时将他们在庄园一网打尽·····

    “秦相和牛帅兵不血刃拿下建安城后,封锁消息,让城主高文信派心腹持其手书往安市城主梁万春处求援!”

    那安市城主梁万春不知是计,果然派麾下集结四万人马来援建安。

    被秦相于马鞍山设伏袭击,一举歼灭其军。

    “四万人都歼灭了?”

    “尽歼!”

    长孙无忌、李道宗、尉迟恭等一众随驾大臣将军们也都闻讯赶来,李世民便让参军细细道来。

    “究竟是怎么个伏击之法?”

    原来,秦琅拿下建安后,严明军纪,与民无犯,一面宣布戒严宵禁令,一面又颁布废高句丽刑律,正式推行大唐律法之令,同时委任军将暂任建安各级官员,负责各方面事务。

    同时又封锁了消息,拦截道路,不让安市那边知道这边变化。

    紧接着他让高文信派心腹去建安求援,说卑沙牛进达领三万人来攻,邀请城主梁万春派兵过来包围聚歼牛进达。

    这边信使出去,那边秦琅也就跟着领兵北上。

    他带人进驻安市城南下必经之路上,埋伏于马鞍山。

    当梁万春派了四万人马南下路过,秦琅故意先派王玄策引军五千拦截,双方一场战斗,王玄策败退,梁万春麾下大将得意追击。

    待安市军一路追击,拉成一条长蛇,路过了马鞍山下狭窄地形时,秦琅令牛进达引军两万自高句丽人背后杀出。

    安市军不料后面还有唐军,被包围后兵马混乱,忙分兵抵御。

    可此时四万安市军所在之地,是秦琅早就预选好的战场,一面是马鞍山,一面却是条河,地形狭窄,兵马追击时拉成一字长蛇,被前后一堵,顿时惊慌。

    而秦琅亲自引兵伏于马鞍山上,待其混乱之际,命令山上鼓角齐鸣,然后亲自领着精锐大部自山上杀出。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

    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

    众

    号

    免费领!

    居高临下俯冲,直接就把安市军长蛇斩成无数段。

    包围、切割、各个击破。

    秦琅以逸待劳,又事先在此埋伏了八万人马,以二对一,可谓是打的十分轻松。

    安市军被打的落花流水,却无路可逃,最终被秦琅斩首八千之后,余皆弃械跪地投降。

    秦琅缴获了三万匹马,五万头牛,还有无数器械等,可谓大获全胜。

    马鞍山一战后,秦琅趁胜进军至安市城下,把安市城团团包围。

    不过那城主梁万春倒也是个狠人,虽然四万人马全军覆没,却依然没有半点投降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