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萝紧赶慢赶,终于在太阳落山前回到了家。

    今天虽被耽搁了些时候,但深入山林,自是收获颇丰,除了一只山鸡外,还有金灿灿毛茸茸的一团,装了有大半个背篓。

    这可是她多跑了好几个山头,亲手抓捕来的。

    她一向很少亲手捕猎,多是布置几个陷阱等待猎物自动送上门。反正她进山的首要目的就只是为了吃饱而已,在过去的几年里,陷阱里捕获的小动物就够她吃了。

    只是今年多月不下雨,这江南地区都快要干旱了,林中出没的小动物越来越少,不得不动手抓捕。

    千辛万苦得了几只,她把其中两只在山上烤了,自己吃一只,又在山洞里留了一只,然后才背了篓子下山回家。

    看到今日的这两只猎物,老太太孙氏一反前两天的黑沉脸色,还笑得甚是和蔼的冲云萝夸赞了两句。

    “萝丫头果真是能干,正愁着你大伯他们今晚要回来,家里都没点荤腥呢。”

    说着就先上手抓起了山鸡,发现竟还活着,又摸了两把,还从它屁股底下摸出了一颗蛋来,顿时越发的眉开眼笑,都有点舍不得炖了它

    她亲手抱着山鸡将它放进了鸡舍里,再回来翻看背篓里的那金黄一团。

    也不知是什么猎物,不过看着可是分量不轻呢。

    她在那黄灿灿的皮毛上一抓,直接就将它拎了起来,然后

    “啊”

    刺耳的尖叫直冲云霄,吓得在屋檐下做针线的吴氏一针戳进了手指头,在灶房准备晚饭的刘氏更是哆嗦了下连忙跑出来。

    “咋地了”

    躺在闺房里的郑玉莲也被这尖叫刺得眼前一阵发昏,心头急跳,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而孙氏早在尖叫出声的时候就已一把扔出了手中的毛团团,此时正转着圈圈的寻找趁手的物件,最终捡起了一根柴棒子,面色狰狞的朝云萝冲了过去。

    “我打死你个贱丫头打死你个恶毒不孝的贱丫头”

    可惜,她哪里追得上云萝

    她挥舞着柴棒虎虎生风,云萝却只围着放在院中间的背篓转圈,连一片衣角都没有被划到。

    “奶奶,你刚还夸我能干呢,转眼就举着棒子骂我恶毒不孝,可真是太不讲理了”

    孙氏又狠狠的挥了两下,“呼呼”的一下都没碰着云萝。然后她索性将柴棒一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拍着大腿哭骂了起来。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一个个都恨不得我死好你个下作的死丫头,还当你终于乖顺了些知道要孝敬长辈了,你却竟敢把黄大仙给杀了,还带回了家里来,你你你你这是要害死咱全家呀”

    刘氏冲了过来,听到孙氏这话才仔细的去看被扔在地上的那黄绒绒一团,顿时也被唬了一跳。

    果然是黄大仙而且一动不动的团在地上,好似真死了。

    尽管如此,刘氏却仍护在云萝的前面,哆哆嗦嗦的意图解释,“娘,小萝她她还小,哪里会认认识黄黄大仙呢她定不是故意的。”

    我还真就是故意的。

    云萝眼珠子转溜,悠悠的落向了地上挺尸的那一团。

    只是,孙氏哪里听得进刘氏的话厉喝一声,“你给我闭嘴”就又将杀人的目光戳到了云萝的身上。

    郑玉莲也终于从房里挪了出来,看到娘就那么坐在院子当中,爹和兄长们都不在家,顿时觉得她娘被欺负了。

    她当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冲了出来,朝着刘氏和她身后的云萝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起来,“好你个刘月娘,这是趁着我二哥不在欺负我娘吗亏得你平日里总摆出一副怯弱贤惠的模样来,心里却最是个藏奸的,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你咋就这么恶毒”

    刘氏被这一连串的话骂得摇摇欲坠,却竟是半句话都反驳不出来。

    这没出息的样儿更是纵容了郑玉莲的气焰,连略有些晕眩和作呕的感觉都顾不得了,踏前一步就想继续谩骂。

    却没想到,她这一脚踏出,正好踩在了地上黄大仙呃,黄鼠狼的尾巴尖上,刚刚还团在那儿好似死了的黄鼠狼顿时“噶”的一声,竟直蹦了起来,张开爪子就冲着她的小腿挠了过去,再转过身来前爪往地上一趴,屁股一撅。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一股无形的气流直冲着郑玉莲的脸庞而去。

    凶狠的表情都没来得及收回就这么僵在了脸上,然后她白眼一翻,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

    “哎呦,玉莲,玉莲”

    孙氏一惊,慌忙扑了过去,一下子也被熏了个头晕目眩,跌坐在她小闺女的身边神思恍惚,眼神迷离。

    马蹄踢踏,车轮滚滚,缓缓的停在了郑家院子门口,一个三十多岁、留着一把山羊胡、作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率先走下了马车。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一身青衫的十五六岁少年,手拎着书箱,身形纤长,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这两人,可不正是老郑家的两个金贵读书人么

    他们下了马车后本是站在马车边的,似乎还要等马车里的人下来之后再一起进来。

    不过刚才远远的就听到了妹妹小姑的骂声,一下车又听见了老太太的喊叫,父子两不由对视了一眼,然后连忙快步进了院子。

    “娘”

    “祖母”

    迈进的脚步齐齐一顿,甚至还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小半步,郑丰年和郑文杰父子两僵立在门口连呼吸都屏住了。

    “这什么味儿好臭”

    跟在他们身后进来的小少年却张嘴嚷嚷了出来,还捂着鼻子连连后退,直将他身后的母亲和姐妹们都差点撞倒了。

    屁味扩散得飞快,郑丰年一家除了最先进来的父子两人,其他人皆忍不住捂住了口鼻,堵在大门口只想夺门而逃。

    院子里,云萝早在黄大仙诈尸跳起来的时候就拉着母亲紧急后退,等它撅起屁股放气的时候,她都已经避到了屋檐下。

    只可惜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气味扩散得太快。

    就在身旁,吴氏扶着肚子一脸的惊吓,针线箩筐都打翻在了地上。

    云萝看了看她的脸色,生怕三婶真被吓,或是熏出个好歹,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将她和刘氏一起扯进了屋里。

    关门

    这一连串的动作,弄得刘氏目瞪口呆,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不安,视线总是控制不住的往门口方向飘。

    “小萝,我们这这样不好吧”

    云萝将她的狐狸眼都瞪大成了杏眼,似乎很是吃惊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难道娘竟然想出去闻黄大仙的屁味”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关了门,那味道还若有似无的在鼻尖飘荡,再回想起刚才扑面而来的酸爽,刘氏的脸都白了,忙解释道,“只是你奶奶和小姑还在院子里呢。”

    杏眼成功恢复成狐狸眼,一本正经的说道“她们待在那儿竟然不跑,大概是很喜欢闻黄大仙的味道吧。”

    听到她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吴氏突然就缓过了神来,甚至连对黄大仙的畏惧都莫名其妙的淡化了许多。

    她现在,只想笑。

    又有声音从隔壁的院子里传来,“哎呦这啥味儿哪来的可熏死我了”

    一听,就知道是隔壁大牛媳妇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