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莲的晚饭,依然吃的是用大白米细细熬制成的白粥。

    郑家有良田二十七亩,每次收下粮食之后,孙氏都会留下几十斤好米以备不时之需,剩下的则全部运到镇上去换银钱和次等的糙米。

    糙米四文钱一斤,普通的下等大米是一斤六文钱,中等米八文,上等米十文,而那比上等米还要好的精米足足要十八文一斤,比肉都贵。

    孙氏留下的那几十斤好米基本上都落入了郑玉莲和大房那几个人的口,从没有二房和三房几口人的事儿。

    不过,小姑她今天好像没什么胃口,竟连这么好的大米粥都“呼啦啦”的全部吐了出来。

    “呕”

    刚进门就遇上如此糟心的一幕,云萝忽然有点后悔陪着二姐过来了。

    郑玉莲此时正有气无力的趴在床沿连连作呕,神情还有些迷迷瞪瞪的,似乎连趴都趴不稳当,看起来真是十分可怜。

    如果她不要一看到云萝姐妹两进门就抬头来瞪她们的话。

    “死丫头,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要不是你,我呕”

    云萝“”

    竟然弄错了,小姑瞪的不是她们,而只是她么

    郑云萱快步走了过去,将手中的药碗往床边的凳子上一放,就去扶呕了几声之后便趴在那儿一副快要死了的模样的郑玉莲。

    “小姑,你快躺着吧,躺着兴许会好一些。”

    “滚开”郑玉莲却一把甩开她的手,没想到甩得太用力,不仅将云萱的手给甩了出去,更把她自己甩了个脑中震颤,眼前冒着花花的又趴下呕了起来。

    郑云萱被她这激烈的反应吓得不轻,踌躇一下后转身跑出了西间,跑堂屋里找祖父去了。

    “爷爷,小姑瞧着不大好,将刚吃的粥都呕了出来,这可如何是好”

    老爷子一听,顿时也顾不得跟长子长孙唠嗑了,连忙站了起来就往西间过来。

    一进来就看到小闺女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更是心疼得脸都皱了起来,一边打发郑丰谷兄弟再去请他们六叔,一边叹着气坐在了凳子上满脸忧愁的看着郑玉莲。

    “你快些躺着莫要动了,都这么大了怎的还这般不省心看把这一家人都给折腾的。”

    郑玉莲本身正难受着,听得老爹这话更觉得委屈,当即就哭闹了起来,“还不都是郑云萝那死丫头害的要不是她,我能撞着脑袋该死的丫头还捉了黄大仙回来,也不怕遭报应”

    转头又冲云萝喊道“你怎么还站在那儿滚出去,滚呕滚出去”

    说得好像我很想待在这里似的。

    这满屋子的酸腐味,我都被熏得快要吐了好么你还真不愧是被黄大仙直面关照的人物

    云萝眼皮一掀,当场也是毫不犹豫的甩手走了出去。

    在门口的时候,正面遇上了刚回去东厢的郑云兰和郑云丹姐妹,郑云兰的手上还拿着一个装饰得甚是精美的盒子,不知里面装了些什么。

    堂姐妹三人正面相逢,皆是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直接错开眼擦身而过,谁都不乐意搭理对方。

    过不多久,郑大夫就被郑丰谷急匆匆的请来了。他的鞋上还沾着草叶,身上也扑着一层灰,显然是从别村刚回来都还没来得及收拾一下。

    经过诊断,郑玉莲的脑震荡果然是加重了。

    既然病情加重,那原来的药方自然是要换一个了。

    郑大夫挥舞着毛笔删删减减,但方中还是有几味药得明日到镇上的药铺里去抓,他家中并没有配备。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郑玉莲并没有停止作呕,还一副头晕眼花辨不清方向的模样。

    李氏暗中扯了下郑丰年的袖子,忍不住的皱眉。

    这可得多花多少银钱呀

    这边忙活完,郑大夫又转身去了对面的东间。

    那里还有个至今没从黄大仙的屁味里缓过神的老太太呢。

    孙氏倒是并无大碍,在被扎了一针之就清醒过了神来,但不知是那气味太刺激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还是她确实神经衰弱身体亦比不上郑玉莲的健壮,便是缓过了神也依然有些恍惚,还一闭上眼睛就做些稀奇古怪的梦。

    对于这个情况,却是连郑大夫人也表示无能为力,只说多歇两天就好了。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被熏迷糊了,加上孙氏年纪大了精力有限,就有些迷了神。

    此事若交给云萝来解释,她能给出几十页的科学依据来说明黄大仙和迷人心智之间的正确关系。

    可惜,大人们是不会听云萝的,当然云萝也不会巴巴的凑过去跟他们解释这些。

    一时间,家里很是有些人心惶惶,他们一致的认定,就是黄大仙迷走了老太太的魂魄。

    如此一来,明日欲要祭拜黄大仙的人数,豁然增加了好几倍。而对于造成这一切的云萝,家中也颇多了些怨怪。

    只是云萝早已经回了屋,这些埋怨责怪也就尽数落到了郑丰谷和刘氏的身上。

    郑文彬“蹬蹬蹬”的从上房跑了回来,甩掉鞋子就往云萝和郑云萱两人的床上爬,窝到云萝身边气呼呼的说道“太过分了三姐你又不是故意的,怎么就全都怪上了你有本事,他们别吃你拿回家来的肉啊”

    云萝正在想白天山上遇见的事情,还有点挂心被她留在山洞里的那个少年。

    虽然那少年想杀她灭口,但现在仔细回想,他最后似乎是手下留情了,她才能趁机躲过。

    也不知他是什么人,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厉害的身手,而且手段还十分狠辣。

    此时郑小弟带着满腔的怒气跑了回来,她思绪回归,侧头看他,语气淡得更像是敷衍,“他们说了什么”

    小文彬习以为常,只歪着脑袋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然后带着满满的气愤开口说道“说三姐你胆大包天竟敢得罪了黄大仙,害得奶奶被你连累遭了黄大仙的报复,还说爹娘太放纵宠爱我们,才会纵得你不知轻重厉害,什么都敢做。要爹娘以后对你严加管教,免得你惹出更大的祸来。”

    “哦这都是谁说的”

    “大伯说得最多,三叔也说了,爷爷坐在那儿什么都没说,但看着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其他人呢”

    “其他人”他咬着手指又想了下,说道,“二姐和四姐、六妹妹不在堂屋,我刚看到灶房里有光,肯定在那儿。大伯娘、三婶和娘坐在一起看大伯娘从镇上带回来的绣花样子,三婶可高兴了,但是娘好像也不大高兴。大姐和五妹妹在小姑的屋里说话,我没听清她们在说什么。大哥回屋读书去了,二哥在吃红枣糕,爷爷给的。”

    “爷爷给你吃了吗”

    他沉默了下,蔫蔫的耷拉下脑袋,语调低低落落的,“没有。”

    看吧,这个家里看似最公正的老爷子,其实也是极偏心的。谁家的老人能够做得出把好东西拿给一个孙子吃却让另一个更年幼的孙子在旁边看着这种事情即便是不舍得,但你难道就不能偷偷的,等小孙子不在的时候再把东西拿出来吗

    又或者,是因为习惯了小二房的沉默,让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旁边还有一个更小的孙子在眼巴巴的看着

    云萝摸着他毛绒绒的脑袋,“等下次我让虎头给你带几块红枣糕,听说桂花糕也很好吃。”

    “真的吗”小文彬顿时抬起了头来,黑暗都遮不住他闪闪发亮的双眼。而惊喜之后,他忽然又垂下了头,缠着手指扭扭捏捏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想吃。”

    “哦那算了。”

    “三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