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萝坐着二爷家的灶房里埋头大吃。

    这是听说了她还没有吃晚饭之后,庆伯娘小胡氏亲自下厨给她做的一大碗疙瘩汤。

    白面的

    还有鸡蛋

    两个

    郑丰谷坐在堂屋与二叔和堂兄说话,胡氏在刷锅洗碗,小胡氏则坐在灶膛口烧火,目光却落在云萝的身上,白白净净的脸上拧出了“心疼”两个大字。

    “先前就听见你家里又闹了起来,又不好过去探问,不过想来肯定是因为卖兔子的那事了。唉,都怪虎头那孩子不知轻重,一回来就大张旗鼓的把东西背了过去,要是悄悄的给你送去,便没这一场事故了。”

    为此,萝丫头竟然连晚饭都没得吃,真是太过分了

    小孩子家家的养点肉容易吗万一饿瘦了可怎么办大房里可就只有这么个胖乎乎的小可爱

    什么郑文浩那小崽子也白白胖胖的

    不不不,她喜欢的是有点肉的软乎乎小可爱,不是满身肥肉把五官都挤变形了的大肥仔。

    云萝咽下嘴巴里的那一口疙瘩,摇头说道“没用的,郑云丹昨天说的话一院子的人都听见了,都盯着那只兔子呢,三叔今天还问了我好几遍那兔子去了哪里。”

    小胡氏顿时眉头一皱,但她身为隔房的嫂子,并不好说些什么。

    倒是在刷锅的胡氏开了口,“你三叔也是个不着调的,好吃懒做还总盯着侄女手里的那一点东西亏得你心宽,有了好东西也从不忘他那两个闺女。”

    “四妹妹和六妹妹还是好的。”

    这是实话,郑云桃性子急、脾气倔、嘴巴有时候也挺坏,小毛病不少,但总的来说还是个挺好的小姑娘。至于四岁的小云梅,那真是个又软又呆又笨的小孩儿,一点都不像是郑丰收和吴氏的娃。

    胡氏就横了她一眼,回头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本是极不喜欢大房一家子的,尤其厌恶郑大福和孙氏。

    那两人当年害得她几乎走投无路要一根绳子吊死了自己才好,要不是后来她婆婆出面,她怕是早已经去阎王殿里跟爹娘团聚了。

    为此,她孙女都十六岁了,却从不曾踏足过大房的门。

    所以一开始看到自家宝贝孙子老想跟萝丫头玩耍的时候,她其实是很不高兴的。但她既舍不得逼迫宝贝孙子,又顾及着两家毕竟是亲兄弟,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所幸萝丫头是个好的,又乖巧又懂事又有礼貌,让子孙单薄、唯一的孙女也大了的她渐渐又有了看孙女的感觉,真不明白孙氏怎么就这么看这孙女不顺眼,没一天是不能听到她谩骂声的。

    老太太赵氏在郑云蔓的搀扶下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虎头紧跟在后直接窜到了云萝的面前,神秘兮兮的说道“你猜猜,那只小兔子究竟卖了多少钱。”

    云萝瞅他一眼,转头就跟老太太打招呼,“太婆。”

    从他傍晚离开时给她使的眼色里,她就知道那兔子肯定卖了不止一百文,不然也不会今天晚上就摸黑来特意还篓子了

    见她竟然不搭理他,虎头笑容一收,冷哼了一声。

    但终还是忍不住蓬勃的心情,生气不到一秒就又凑了过去,伸出一根手指压着声音说道“一两银子,足足卖了一两银子呢”

    这下,云萝也忍不住有点惊讶了,本还以为最多多卖了一两百文钱,毕竟这东西不过是宠物,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值多少,全看买方的喜爱程度和接受能力。

    虎头又嘚瑟了起来,咧着嘴说道“我刚到镇上都还没想好要怎么卖呢,就遇上了一队马车也是刚进镇,一个像是丫鬟的下了马车便问我那兔子怎么卖。我本想说一百文,又看他们穿得挺好,还有仆从丫鬟,就说了个二钱银子,结果那丫鬟回头就给了我一两银子,说剩下的是她家小姐赏的。”

    顿了下,他又说道“要不是我身上没带铜钱,我都舍不得把那锭银子给花了。”

    长这么大,他还没有拿到过那么大的一锭银子呢。

    老太太笑看了他一眼,然后将一块帕子打开放到了云萝的面前,“这是剩下的钱,你都收好了。这事,咱都没有跟你爹说起。”

    整整齐齐的九串铜钱,云萝看了眼,然后抬头看向老太太。

    这数量不对。

    老太太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太婆知道你跟虎头说好了每次都分他两成,往常几文钱的我也就不多嘴了,只这一次数额太大,可不能再拿你这么多钱。他当哥哥的,给妹妹跑个腿本也是应当应分的事,况且这么些日子以来,可没少占你的便宜。”

    虎头站在旁边冲着她笑嘻嘻的,说道“刚送去你家的那些东西总共就花了一百文钱,那掌柜的看我买得多,还多送了几块糕点呢。唉,我长这么大都没这么爽快的使过银子”

    站后头的胡氏闻言一巴掌就往他脑瓜子拍了过去,怒道“臭小子,咱家是少你吃了还是少你穿了”

    “哎呦,奶奶,那怎能一样呢再说你也没一次给过几百个大钱我花啊”

    胡氏拎起门边的扫帚就要揍他,老太太见状连忙伸手阻拦,可不能把她的曾孙子给打坏了

    而作为亲娘的小胡氏却只坐在那儿笑眯眯的看着,一点都不担心。

    就婆婆的那几下,放开了让她打,怕也打不出一朵花儿来。

    云萝看着闹闹腾腾的灶房,又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

    人跟人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然后,她将铜钱连同帕子一起推到了虎头的面前,说道“说好的,就不能擅自坏了规矩。二百文你拿着,剩下的七百文你也帮我藏着,等我什么时候要用了再来问你拿。”

    “啊”他一呆,就要反驳,然对上云萝的眼神,他不由挠了两下脸颊,最后将一堆铜钱往怀里一搂,嬉笑着问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钱也全部花了啊”

    云萝认真想了下,说道“首先,你得保证你能打得过我”

    郑虎头“”

    好想把这些钱都扔回到她的脸上啊

    臭丫头

    反对的话都已经到了嘴边的老太太、胡氏等人“”

    你这么当着我们的面威胁我家的金孙,小心被打死啊

    云萝已埋首回了疙瘩汤里,将剩下的几个面疙瘩连带着汤一起,“咕噜噜”的一口闷进了肚子里。

    “对了,我明天要进山,虎头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去干啥”

    “去抓兔子”

    能找到小白兔最好,没有小白兔的话其他颜色的纯色兔子也可以,杂毛的,不要

    就是野兔不大好养,还得仔细挑拣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