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已过去三天,这天一大早,云萝他们就忙碌了起来,连郑丰谷都没有出门下田去伺候庄稼。

    一家五口加上三叔一家全都围在了靠墙的水缸和两个大坛子前面,紧张的看着云萝首先揭开了一个坛子上的箬叶盖子。

    盖子一揭开,一股浓郁的有些刺鼻的气味就飘了出来,顿时呛得文彬他们捂着鼻子后退了两步,郑丰收却吸着鼻子往前凑了点。

    “还真有股子酒味。”

    坛口窄小,透不进许多光,就着那一点光,能看到坛子里灰白色的一层像是食物发霉长毛的颜色,实在不是让人喜欢的颜色。

    “这是坏了吧?”吴氏说道,她身旁的刘氏也皱着眉头一脸担忧。

    郑丰谷将早已清洗晾干的水桶捧了过来,水桶去了提手,蒙上两层麻布,抱起坛子将里头的酒液连着渣一起倒进了水桶。

    水流声“哗啦啦”的,葡萄皮、籽都在麻布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经过发酵,颜色灰白暗沉,可麻布下过滤的液体却呈现着通透的淡红色。

    再重新过滤两遍,浑浊的淡红色液体也逐渐澄清。

    陶碗虽粗糙,装了澄清的淡红色酒液却似乎更多了些光泽,郑丰收不由得“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凑到碗边深深的吸了两下。

    云萝转身将碗递给了从开始就站在旁边看着的郑大福,“爷爷,你尝尝这葡萄酒。”

    郑大福一愣,随之露出个笑脸来,捧着碗犹豫了下,然后凑到嘴边先闻了闻,再小小的抿了一口。

    一口入喉,他眼睛都瞪大了几分,紧接着又闷了好大的一口酒,“还真被酿出了酒来,只不知跟那真的葡萄酒有啥区别。”

    郑丰收又跟着凑了过去,“都是葡萄酿的,那自然也是葡萄酒。”

    车轱辘滚滚,无痕驾着马车停在了大门外。与他并排一起坐在车辕上的还有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灰布衣衫,荷叶巾束发,脚上的一双黑面布鞋已经起了毛边。

    两人一起跳下马车,然后车帘掀开,景玥就从马车内走了出来。

    他今天穿了一身紫衣,罩着同色的菱纱外衫,乌发高束,面如脂玉,唇红齿白,桃花眼中波光粼粼,真是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郑家的所有人都不由得看呆了眼,反应过来后更是神态拘谨,几乎手足无措。

    总觉得这位公子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好看了,虽然上次也没有敢多看两眼。

    “公子,咋……咋还劳您亲自来了?”郑丰谷上前招呼,不然还能咋办?身为一家之长,他难道还能推妻儿出去招呼贵客?

    景玥微微一笑,拱手说道:“郑二叔不必客气,在下景玥,你直呼姓名就是。”

    “景……景公子。”

    景玥看了云萝一眼,又对郑丰谷说道:“听闻你家酿出了葡萄酒这种稀罕的东西,自是要亲自过来才能放心,倒是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景公子能来,真是那啥蓬荜生辉。”郑丰谷脸都憋红了,竟是让他憋了个成语出来,此时格外的庆幸他也曾读过两年书。

    而见他紧张,景玥也没有为难的再与他客套,领着人就进了门。

    如此贴心的景小王爷,若是被京城的那些人知道了,怕不是要把眼珠子都给瞪得掉了出来。

    葡萄酒已经全部都过滤装进了洗净晾干的坛子里,五十斤的大坛装了三个,十斤的小坛装了两个,就差封口了。

    还有些许多余的装了两个半小酒壶。

    无痕转身从马车里取了个檀木盒子出来,打开后便见一只晶莹剔透的琉璃水晶杯,在阳光下折射出十分耀眼的光芒。

    院子里有一阵抽气声响起,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这只水晶杯上,被刺到眼花都舍不得移开目光。

    淡红色的酒液在水晶杯中缓缓流转,那中年男子仔细的察言观色,品尝滋味,半晌朝景玥拱手说道:“启禀公子,这葡萄酒虽不及西域来的葡萄美酒,但也有了五六分滋味,若是再仔细的封藏上几年,无论色泽还是醇香都应当会更佳。”

    景玥早已经顺着心意,自动自发的站到了云萝的身边,闻言便低头问云萝:“你有多少葡萄酒要出售?想要一个怎样的价格?”

    云萝伸手一只那三个大坛子,说:“每坛五十斤,共三坛,价格就按二百文一斤算。”

    景玥摇摇头,说道:“你大可不必以为价格过高会占我便宜,这样的稀罕东西,我转个手就能赚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的利润。”当然,总共就这么点,他若真拿去转手卖了才是真的傻了。

    云萝听他这么一说,竟也觉得自己先前的预估有些差错。毕竟这不是物资丰富的时代,葡萄酒这种东西在这里大概真的是挺稀罕的,既然稀罕,二百文的价格或许是真的有点低了。

    可也不能真的漫天来开价,总觉得不论她开出个多高的价格,他都会欣然接受。

    算了算,云萝最终说道:“一百五十斤葡萄酒,收你一百两银子。”

    “一百五十两吧,正好一两一斤。”

    “好。”

    答应得似乎过于利索了些,景玥不由得默默,随之莞尔一笑。

    这一笑,只见他的眉眼舒展,那张过于靡丽的脸都在刹那间柔和了许多,桃花眼潋滟温柔,看得人直泛眼晕。

    云萝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眼神有点怔愣虚惚,好一会儿才忽的回过神来,连忙撇开目光,白生生的小脸略有些发热。

    她竟然看一个少年看傻了眼,真是罪过!

    不过,真的从没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少年,精致如仙,又艳丽如最惑人的妖精。

    景玥看着她微微粉红的脸颊眨了下眼,然后笑得更欢了阿萝果然还是喜欢他的脸。

    不过,仅仅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啊!

    价格商定,那中年男子又仔细检查了三个大坛子里的葡萄酒,然后取了箬叶和苎麻线,将坛口包好捆扎得牢牢的,再沿着口子糊上湿黄泥来密封,等把黄泥晾干一些,固化之后就能搬上马车运走了。

    那一包沉甸甸的银子看得孙氏眼都红了,看着云萝理所当然的拿进屋里藏了起来,围观到现在的郑玉莲终于找到了插嘴的空隙,“长辈都还站在这里,哪里有你一个小丫头来收银子的道理?咱家的规矩可不是这样的。”

    说着,竟含羞带怯的看了景玥一眼。

    云萝忽然起了满身的恶寒,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小姑倒是挺有规矩的,可惜我家跟你家不大一样。”

    “你……”郑玉莲下意识瞪起了眼睛,偷偷的瞄两眼景玥,将要爆发的怒火竟又收了回去,还不知从哪儿撤出了一条粉蓝碎花的手帕,在手指间绕啊绕的,低着头羞答答的对景玥说道,“乡下丫头没啥规矩,小小年纪的就想着要当家做主的,让公子见笑了。”

    云萝被她的表现惊呆了,总是微微耷着的狐狸眼都不由得睁大瞪圆。

    不是刚刚还在吵着非李三郎不嫁的吗?现在怎么又对着景玥含羞带怯上了?

    景玥脚步往后一拐,就拐到了云萝的身后,笑容在瞬间收敛,淡淡的说道:“郑姑娘多虑了,阿萝如此正好,并无任何可指摘之处。”

    郑玉莲便觉得心里又酸又涩又嫉妒,不禁狠狠的瞪了云萝一眼,却不想景玥当即便沉下了脸来,那一双刚还神光灿灿的眼睛在顷刻间暗沉黝黑,冷冷的没有一丁点温度。

    郑大福的心忽然突突直跳,他虽也曾远远的见到过这位据说是金公子亲戚的公子,上次还将云萝送了回来,但因为每次都离得有点远,他年纪大了眼睛还有点花,所以一直都没有看清楚。

    直到现在,看着几步之外的少年公子,那精致到了极点的容貌,一身遮掩不住的尊贵气度,总觉得莫名熟悉。尤其这一刻他忽然冷下了脸,扑面而来的气息顿时如锋锐钢刀,让人只感觉浑身都被刺疼了,一股子寒气从脚后跟顺着脊柱直窜上头顶。

    他喝止了还意图搭讪纠缠的郑玉莲,其实他也觉得有些丢脸,不明白原来玉雪可爱、只是稍微有点点娇气的小女儿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不舍得拿太厉害的话来说她,但也觉得小闺女确实有点失了规矩。

    郑玉莲不甘不愿的进了屋,郑大福也朝景玥拱手说道:“乡下丫头难免粗俗了些,让你见笑了。不知景公子是哪里人氏,怎么来了咱这个乡下地方?”

    云萝也歪着脑袋看他,他便后退了两步好让她不必仰着脑袋太辛苦,双眼之中又漾起了微光,然后对郑大福说道:“不过是随朋友一起游玩到此罢了。”又问云萝,“这葡萄酒的酿制方法一直不曾从西域传入大彧,没想到竟是被你想了出来,不知你是否愿意将酿酒的方子卖给在下?又或者,像肥皂方子一般,我用红利换你的方子。”

    孙氏不懂这些,但也觉得这应该又是个大买卖,当即插嘴对云萝说道:“这是咱家的方子,可没的由你个小丫头随便做主卖了!”

    这贪婪的嘴脸也真是难看极了,云萝的眼珠子往那边一滑,一眼之后就又转回到了景玥身上,“既然我奶奶都这么说了,那你不如去问她买方子吧。”

    景玥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真是怎么看都觉得不够,哪里有空去看别的闲杂人等?“方子不是只有你知道吗?还是说,你家虽已经分家单过,家中的大小事情却仍得别人来做主?”

    景玥的一席话,将孙氏的脸打得“啪啪”响,但她并不羞愧,只觉得生气,气景玥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小辈,竟如此没有教养的还管起了别人家的事。

    倒是郑大福被臊红了老脸,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对景玥格外忌惮,发自内心的不愿意跟这位富贵公子起龃龉和冲突。

    云萝也半点没有要惯着他们的意思,不过也没有在外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景玥谈生意的想法,便索性暂且将这个事情略过不提。

    他们被招呼着喝了一碗糖水,又磕了会儿瓜子,等到三个坛子的封泥略干不会轻易散落就带了东西离开。

    离开时,景玥面前的糖水纹丝不动,倒是塞了云萝一个荷包。

    那荷包触手丝滑,绣着极精致的海棠花纹,在日头下流转着温润又艳丽的光泽,就像是个仅供观赏的艺术品,他却用来装了满满一荷包的瓜子仁。

    “我不要!”

    她想把荷包还回去,却被他再次塞了过来,还说:“要的,这瓜子滋味尚可,你应该也会喜欢,我好歹剥了这么许多,你不要岂不是白费了我这么多工夫?”

    “你可以自己吃。”

    “我不爱吃这些。”

    云萝:“……”不爱吃你倒是别乱剥啊!

    景玥退后一步,低头笑看着她,说道:“你不必觉得难为情,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

    但其实他知道,她不过是下意识的防着他而已。

    可上辈子那样糟糕的开头,他们到最后都能成为好友,而这一次的开头虽也不大愉快,但已经好了许多,他不该着急的,不着急。

    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握起,又缓缓松开,似乎这样就能缓解心口的刺痛。

    云萝手上捏着那个荷包,看着他似有点隐隐发白的脸色,不解。

    怎么好像一副被她欺负了的模样?总不会是她拒绝他的瓜子仁,就玻璃心的委屈受伤了吧?

    这这这让她还如何敢再把荷包还回去?如此情况还不如直接跟她干一架呢。

    又捏了捏荷包,一粒粒瓜子仁隔着丝滑的料子捏起来也甚是滑溜,她说:“你已经报答过了,不再欠我什么。”

    见她那不自觉皱起的眉头,双眼清亮,脸颊肉嘟嘟的又白又嫩,小模样极其可爱,景玥心不疼了,小脸也不白了,还缓缓的弯起了眼睛笑着说道:“我祖母若是知晓我仅用二百两银子就报答了救命之恩,怕是要打死我。”

    “说什么救命之恩,太夸张了。”

    景玥终于忍不住的弯下腰来捏了下她的脸,手感果然滑嫩得很,就跟想象中一样。

    然后忽听见“啪”的一声,他那只不安分的手背上霎时多了个红印子,而云萝已远离到三步之外,捂着被捏的那边脸颊,面无表情,目光沉沉的看着他。

    景家侍卫默默的撇开了眼,不敢再看一家主子丢脸的模样,感觉要瞎。

    景玥也轻咳了一声,然后站直身子,就又是个温柔纯良的小公子,若不注意看,谁都发现不了他微微发红的耳垂。

    “今日就先告辞了,你若是有任何需要都尽管来找我,我暂且住在金家,你可以去镇上找我,或者让金来给我带个口信也成。”

    说完便上了马车后离开,而云萝一气之下,也已经没空去想要不要还这一荷包的瓜子仁这件小事了。

    只是他们一走,家里面却立马闹腾了起来。

    亲眼看见云萝拿进屋里一百五十两银子,孙氏如何能不眼馋眼红?只恨不得现在还没有分家,她就能理所应当的白得了这大笔银子。

    郑家虽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裕人家,但那么多口人,还有两个最最费钱的读书人,孙氏抠抠搜搜这么多年,都存不下几两银子,不然也不能陆陆续续的卖了十来亩良田。

    而她如果能得了这一百五十两银子,家里一下子就能宽松许多,甚至还能重新再买几亩良田回来。

    可惜,她想得再美也没有用,以前是没分家没办法,现在都已经分家了,云萝若是还能让他们来染指她的东西,那真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在孙氏闹得最凶的时候,她说:“奶奶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已经分家?那白纸黑字可是写得清清楚楚,我们以后除了逢年过节的礼和每年一两银子的孝敬之外,其他的花费皆由你们自己和大伯家来负担,上面可还有你的画押呢。”

    “呸!你们发了财了,就理该拿出一些来孝敬长辈!你想全都自己藏了,就是不孝,是大逆不道!”

    “那怎么不见你们挣了钱就拿出一些来孝敬给我?咋地,就你们是父母长辈?”大门外忽然传来太婆的声音,转头就见她老人家扶着虎头的手气势昂扬的走了进来,指着孙氏骂道,“瞧你那贪婪的嘴脸!身为长辈,不想着疼惜儿孙,惦记儿孙的东西倒是半点不知羞,说出去我都嫌丢人!”

    又指着郑大福骂道:“你不是最要名声的吗?现在由着她这般闹腾,你就有好名声了?”

    郑大福被骂得面红耳赤,连连作揖赔罪,让老太太消消气,转头又呵斥孙氏,“老二家正是最需要花费的时光,得了钱就该替他们高兴,偏你眼皮子浅,就这么看不得儿子们好?”

    孙氏不服气,可当着老太太的面,她更觉得畏惧和心虚。

    云萝也没想到她才刚准备发威,极少登门的太婆就这么出现了,还一出场就接连压下孙氏的气焰和郑大福的蠢蠢欲动。

    说不感动是假的,其实一直以来,她都得了这位老太太的许多疼爱和帮衬,也因为有这位老太太在上头压着,孙氏才不敢放飞自我的抖到天上去。

    哪怕她只是郑大福的继母,哪怕她跟着次子过几乎从不登长子的家门,也极少管这边的事,但她仍是站在郑家这两房金字塔顶端的活祖宗。

    云萝走了过去,扶着老太太的另一边,问道:“太婆,您怎么过来了?”

    老太太轻拍了拍她的手,叹气道:“你这丫头平时精怪得很,今天咋就突然傻了?那么大一笔银子,你咋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就收下了?财帛动人心,我就晓得要坏事!”

    所以她一听说就急急忙忙的过来了,就怕孙氏这个眼皮子浅还心偏到天边去的要闹事,可别跟她说已经分家了啥的,哪怕断绝了关系,亲娘要找事,除非是那狼心狗肺的,不然当子孙的就不敢真忤逆了。

    想到这儿,老太太不由得又瞪了郑大福一眼,“你还真老糊涂了不成?也是越发的拎不清了。她这么费劲吧啦的抠两小儿子的东西贴补给大儿子,你也不管管,敢情就大儿子是你亲生的,另两个都是外头捡来的?哪怕分了家,他们也不配多得一点东西,多挣一文钱?”

    这话可扎了老心了,郑大福再偏心大儿子也不可能对两个小儿子刻薄到这个份上。只是乍然看到那么大一笔银子,难免有些心动,嘴上虽不说,但当孙氏闹起来的时候也就顺势的没有阻拦。

    “娘,何至于此?老二家得了这一笔银子,往后的日子也不知要宽松多少,我只有为他们高兴的。”

    毕竟都是当祖父的人了,老太太见他这么说,也就没有再继续责怪,只是说:“照理,我也不该再多管你家里的事,但说句实在话,在分家的事上你已经委屈了两个小的,他们不吵不闹就是孝顺了。丰年中了秀才,又有那么些束脩银子好拿,分家也得了大头,再怎么也不会比两个弟弟更拮据。”

    郑大福面露惭愧,连连说道:“娘切莫这么说,无论何时,能得您指点都是儿子的福分。今儿的事确实是孙氏过了,儿子回头定会好好教导她。”

    老太太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低头点了下云萝的脑袋,“你这丫头倒是个旺财的,从跌跌撞撞会走路开始,就没真在钱财上发过愁,眼下得了这么些银子,也能好好的捯饬你家那新房子了。”

    除了“旺财”两个字让她不大满意之外,其他的话云萝倒是全盘接受,不由就微微弯了双眼,说:“等新房子造好了,我去接太婆到我家来住。”

    虎头在旁边听着,不乐意了,“太婆在家里住得好好的,干啥去你家?你咋就不请我呢?”

    “你要是不介意跟文彬睡,我也没意见啊。”

    文彬当即就兴冲冲的凑了过来,却下一秒就被虎头嫌弃的推了出去。

    “我才不要跟尿娃子睡呢!”

    文彬可不服气了,“我早就不尿床了!”

    几个孩子顿时就闹成了一团,而经他们的这一闹,家里原本有些紧绷的气氛也自然的缓和了下来,孙氏的那一场闹就此轻轻的揭了过去。

    直至傍晚,大门外又响起车轮滚动的声音,郑丰年带着妻儿休沐回家,同时还带回了一封信。

    “爹,我姑来信了,说是不日将要带着儿孙回家来探亲。”

    郑丰年一进大门就喊道,直接将郑大福喊得“噌”一下从小凳上跳了起来,“你说啥?你姑要回来?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