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远在他乡的姑婆来信,顿时将刚刚离开的太婆也再次震了过来,同来的还有郑二福和郑丰庆。

    虎头当然也是跟着一块儿来了,虽然他对这个姑婆毫无印象,他其实就是来找云萝玩的。

    几个长辈在堂屋里捧着信追忆往昔,谈论多年不见,也不知这位姑奶奶过得好不好,尤其说到姑奶奶这次回来是因为要陪孙儿回祖籍科举,脸上更多了几分光彩。

    “你们的这个姐妹往常有信,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不过既然能养出个读书人来,想必日子过得是真不差了。”太婆捧着信念念叨叨的,“她是个命苦的,离乡背井,都不知道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头。”

    郑大福和郑二福都陪着一起感叹,陪坐的郑丰谷几人却有些茫然,也就郑丰年和郑丰庆的年纪大一些,对这个姑母依稀还有点印象,倒是能接上几句话。

    除他们两人,莫说是云萝,就是郑丰谷都对这个姑母没有一点印象,毕竟已经走了二十多、近三十年,他便是见过,但当时年纪幼小,并没有什么能存在记忆之中。

    所有的印象都来自于父辈和祖母的口中。

    不过即便如此,有着老太太和郑大福兄弟两人,这个话题依然说得热热闹闹,好久才散去。

    书信暂且搁置,归来仍然无期,两家人却为迎接久未回家探亲的姑奶奶而忙碌了起来,郑大福这些天都不由得红光满面,干啥事都精神十足,还时常走到村口去眺望。

    那可是他的亲妹子,是这个世上与他血脉最亲的亲人,二十多年未能见面,哪怕偶有书信往来,却终究相隔千里,又如何能够平复惦念之情呢?

    倒是孙氏的神色有些不大好看,时常在暗中嘀咕,云萝好几次都听到她背着郑大福骂骂咧咧的,骂得最多的便的“搅事精”这三个字。

    看到孙氏这么不喜欢,云萝忽然就对这个传说中的姑婆充满了期待。

    一边等着姑婆归来探亲,家里的事也不能停歇下来。

    三叔家的院子已经打好了地基,铺上两层大青石,再垒上一层层的青砖,墙壁已经有半人高。

    夏天的日头长,三个泥瓦匠配上几个小工,从天亮干到天黑,也就中午日头最盛的时候休息一两个时辰,地基打好之后,垒墙的速度简直是飞快。

    二房也开始打地基了。

    请了两个瓦匠和三个村民,郑丰谷也跟着每日天不亮就到了屋基那里,到天擦黑才回家来。

    本该是极辛苦的,但因为几乎每天都有云萝带回家的肉食补充,人不但没有瘦下去,反而可见的壮了些,连帮工造房子的人们也对每天中午都能吃到一顿肉食而满意的不得了。

    身怀巨款,云萝已经不在意卖野物的那几十文钱了,这肉谁吃不是吃呢?吃了还能养身体,反正她现在也不缺钱花。

    只是每天飘荡在院子里的肉香味总是让孙氏心气儿难顺,即便从没有缺了孝敬给老两口的那一碗肉。

    她吃着二房送过去的肉,却依然能毫无负担的对着二房的几人破口大骂。

    所幸郑丰谷一整天都不在家,而刘氏在儿女的影响下,也逐渐的没那么畏惧这个婆婆了。

    云萝却有点受不了白给肉吃还要天天被骂,真是从没见过像孙氏这么不知好歹的人!

    她逮了个机会,问刚扛着锄头从田里回来的郑大福:“奶奶为什么还要每天骂人?是我娘做的肉不够好吃吗?”

    孙氏的骂声戛然而止,郑大福也不由得红了老脸,瞪了眼孙氏,又对云萝说道:“她就是这么个性子,你莫要理会她就是了。”

    云萝“哦”了一声,“我还以为是我娘做的肉不够好吃呢,瞧她都把肉分给小姑和郑文浩吃了。”

    郑大福眼角一抽,下意识的要解释点什么。

    但他还没开口,云萝紧接着就又说道:“当然了,肉既然孝敬给了爷爷奶奶,那要如何分配自然也是你们的事,毕竟大伯和大伯娘要养这么多孩子还怪不容易的,辛辛苦苦的这么多年了都没能给侄儿侄女们买上一块糕点、一粒糖。”

    吃她的东西倒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分家虽说一分为四,但其实就是二老跟长子过,因此长房独得了半数田地和全部的房产,以及其他的几乎所有东西。

    也因此,孙氏在熬了十天之后,等上一次郑丰年休沐回来时,她理所当然的要留下李氏在家里伺候公婆,最后因为郑丰年和郑文杰在镇上少不了人照顾,才退而求其次的只留下了郑云兰和郑文浩姐弟两。

    郑云兰一直以为跟两位叔叔分家了,她就能过上更自在的日子,却万万没想到分家之后老太太没了使唤的人,就直接把目标对准了长媳和她这个大孙女。

    郑文浩的脑袋在大门外探了一下,看到云萝之后又迅速的缩了回去,然后只听见一阵“哒哒”的脚步声跑远。

    云萝朝门外看了眼,她可没忘记这小子还欠着她一顿揍呢。

    什么?已经揍过他爹了?

    不不不,他爹是他爹,他是他,这个可没有替代之说。

    可惜这个小子在其他姐妹面前抖得厉害,却一见了她就躲,她又不好意思众目睽睽之下的按着他开揍。

    郑文浩回来又离开没多久,云萱拎着个大篮子,身旁跟着三个大大小小的弟妹,吵吵闹闹的回来了。

    因为家里的两头猪二房和三房共分得了一头,她们仍要出门割猪草回来喂猪,但相比以前每天都要喂饱两头猪,现在真是轻松太多了。

    吴氏和孙氏吵了几场,后院猪圈里的两头猪从混住到猪圈被从中间隔开,又因为孙氏的小动作不断而到现在的各喂养一天。

    上房和大房喂一天,二房和三房喂一天。

    再算得仔细些,四天才能轮到一天呢。不过二房和三房最近亲厚了许多,小辈的姐妹几个本来就亲近,经过云萱伤手之后就更亲密了,云桃恨不能够替云萱把所有活计都给干了,所以现在依然是不论干什么活都在一起。

    云萱仍然吊着手臂,但精神很好,还说,她觉得她的手臂大概伤得没有那么重,现在虽仍没什么力气,但手指活动无碍,一天比一天有力。

    对此,郑大夫也十分惊奇,而云萝只能当做不知。

    但其实云萱的伤势并没有预想中那样好,因为条件所限,断裂的筋虽接上了,但左手即便是完全好了也终不如以前灵活。

    “三姐,看!”云梅把她的小篮子递到了云萝的前面。

    云萝低头一看,就看到了里面黑黝黝挤挤攘攘的半篮子葵花籽,不由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周围的村庄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田坎边角地上种几株葵花,成熟之后瓜子能炒了待客,杆子还能捆扎成火把,火光明亮能燃烧很久。

    不过今年干旱,葵花大都早熟干瘪,村里的人家早已经把瓜子收了回去,现在该是没有这样新鲜又饱满的生瓜子了才对。

    云梅睁着大眼睛,软绵绵的说道:“是月牙儿姐姐给的。”

    云萝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耳熟的名字在哪里听见过,可不就是上次云萱出事时站出来帮忙的隔壁村那个小姑娘嘛。之后也来看望过云萱,不过那时候云萝并不在家里,所以没有碰见。

    将东西放下后,云萱也说道:“月牙儿家的地靠近河边,倒是长得极好,今天才收了回去,月牙儿就兜了好大的一兜来送人。”

    文彬也把他的小篮子递了过来,“还有李子,这是妞儿姐姐给的。”

    哦,那个非常害羞的小姑娘。

    几个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说话的工夫,把猪草也都剁碎了,期间遭到了郑玉莲的多次白眼,可惜无人理会她,却不知越是不理会,郑玉莲的心里头就越憋气。

    她这几天被关在家里哪都不许去,即便她说她现在对李三郎已经没了那份心思,郑大福也只当她是在找借口。

    少女怀春,哪里就能这样轻易的放下这点心思?

    云萝却觉得她大概是真的对李三郎没兴趣了,因为她开始时不时的询问景玥的事情,那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半点不作假,尤其是当云萝半点没有要满足她好奇心的时候,那气怒的表情更是活灵活现。

    初见郑玉莲的变化,云萝是震惊的,万没想到她竟然还真的敢惦记景玥,该说她有眼光呢,还是不自量力?

    郑玉莲又往这边瞪了几眼,嘴里也嘀嘀咕咕的不知在骂什么,但终究还是顾忌着云萝不敢上来,毕竟就在半个月前,云萝还因为孙氏抢了云萱的补食和欺负刘氏而冲进来把她按着打了一顿,又一顿。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可自从动了一次手之后,郑玉莲就觉得云萝看人的眼神都变了,好像随时随地都是一副准备要冲上来打人的模样。

    云萝如果知道郑玉莲的这个想法,怕是要喊冤枉。

    你不来招惹我,我疯了才会主动去跟你们纠缠不清!

    郑玉莲甩手进屋,云萝几人继续若无其事的说话,就在这个时候,有村里的小孩“哒哒哒”的跑了来,在门口往里面一看,就喊道:“小萝,你家里来客人了!说是从老远的地方来探亲的,好像是你家的姑母还是姑婆啥的,坐着马车来,可气派了!”

    郑大福猛的就冲了出来。

    云萝他们跟着郑大福一起迎出去的时候,还没到村口就遇到了迎面而来的一群人。

    郑丰谷和郑丰收本来都在自家的屋基地上,此时都没来得及回家清洗一下换一身干净的衣裳,正是满头满脸的泥灰脏污,却被一个五十余岁的老太太毫不在意的牵着手,神情激动、泪光盈盈,郑丰谷笑得拘谨,还有点手足无措,倒是郑丰收向来性子外放,正在不住嘴的逗着老太太。

    老太太的身后还安静的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衫少年,身形瘦长,五官俊秀,气质斯文,与周围的乡野村民有些格格不入。

    郑大福猛的就停下了脚步,怔怔看着前方那个陌生却又分外熟悉的老太太,半晌才喊出一声:“阿妹!”

    那老太太也蓦然转头看过来,眼泪霎时就掉落下来,“大哥!”

    这一声“大哥”已阔别二十多年,叫得郑大福也不由得红了眼眶,忙侧过脸去拿袖子擦了擦。

    在他们的身后,赵老太太也得到消息,在儿孙的搀扶下急匆匆的迎了出来,“七巧,你可算是回来了!”

    七巧,正是郑家这位姑婆的闺名。

    郑七巧见到赵老太太,当即松开了抓着两个侄儿的手,快步朝前迎了过去,“娘,不孝女儿回来看望你了。”

    赵老太太泪水横流,抓着郑七巧的手用力的摇了摇,依然难掩激动,“一走就是整整二十八年,我还以为这辈子都再见不着你的面儿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便是马上死去,也没啥不能闭眼的了!”

    “娘你可千万莫要这么说,若能求来您的长命百岁,我是宁愿一辈子不回来的!”

    赵老太太当即用力的拍打了她一下,怒道:“混账东西!你还想一辈子不回娘家了你?”

    郑七巧被打了一下,却忽然就笑了,笑着笑着又忍不住的哭了起来,抱着赵老太太哭道:“娘,我真是做梦都想回家来看看您!”

    母女两顿时抱头痛哭。

    两人皆已年过半百、生了无数的白发,生命对她们而言,其实都所剩不多了。

    云萝看着这一幕,忽觉得鼻子酸涩,忍不住用力的闭了下眼睛。

    相隔着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她的亲人却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郑七巧回家探亲,不仅是两家人,村里所有听到消息的人都迎了出来,围拢在四周,好不容易把赵老太太和郑七巧劝停了下来,然后热热闹闹的簇拥着进了郑大福家。

    屋里又是好一通热闹,等到天色灰暗,众人才依依不舍的散去,各自回家吃晚饭,而自家人也终于能坐下来好好的叙叙话了。

    郑七巧指着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少年介绍道:“这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孙儿,是老大家的长子,单名一个‘承’,年十六,尚未取字。”

    袁承就上前两步,朝着屋里几人一一行礼道:“拜见太外婆,大舅公、大舅婆、二舅公,各位表叔、表婶、表姑。”

    尽管刚才郑七巧并没有特意跟他介绍这里的人,但显然在到来之前是有介绍过这里都有哪些亲戚的,加上刚才的那一通认亲场景,他自己就基本弄清楚了在场之人都是些什么身份。

    赵老太太高兴得一把将人拉了过去,摸摸索索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靛青色的荷包,塞到他手里说道:“咱乡下人没讲究,我老婆子也不晓得你们年轻人都稀罕些啥,这一点点见面礼你别嫌寒碜了。”

    袁承看了眼他祖母,然后利索的将荷包给收下了,不谈荷包里的东西,只说它:“早就听祖母说,太外婆的一手刺绣极为精巧,当年还是靠着这一份手艺才养活了我祖母他们。小子今日得了这一个荷包,回去后怕是要羡慕坏了家中的姐妹们。”

    这话说得老太太更高兴了,满脸的褶子都似要舒展开来,拉着他都舍不得放开手,“不过是个小物件,哪里有那样好?年纪大了眼睛就不好使了,不然还能给你绣一些笔袋扇套啥的。”

    “可不敢劳烦您,若是把您给累坏了,我祖母怕是要打死我。”

    一句话把另外的人都逗乐了,郑大福问郑七巧,“这一路千里迢迢的走得很辛苦吧?就你祖孙二人吗?”

    说起这个,郑七巧就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哪能呢?本来还有他祖父和几个仆人的,只是离乡近三十年,再回来竟是有些水土不服。他祖父一到江南的地界就病倒了,我算着日子怕赶不及,就只带着承哥儿和赶车的小厮先走一步。”

    老太太一听,连正稀罕的曾外孙都顾不得了,一巴掌拍在郑七巧的手臂上,训斥道:“咋能把女婿一个人丢下不管?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郑七巧不服气,“哪里就一个人?好几个仆从留着照顾他呢。”

    老太太又瞪她,“那能一样吗?你个当媳妇的,男人病了还有闲心回娘家?”

    郑七巧轻哼了一声,颇有些撒娇的意味,“可不单单只为了回娘家,承哥儿八月要参加院试,可耽搁不得。”

    这事倒让老太太无话可说,毕竟考试科举对所有的家族来说都是大事,尤其袁家更是足足等了三代人。

    郑大福问道:“承哥儿也是直接参加八月的院试吗?”

    郑七巧看了孙儿一眼,又忍不住的叹气,说道:“说来都是气。本来他去年就该来拜访长辈了,只是年少好玩,仗着有些许拳脚功夫硬是不肯让家人陪同,只与同乡好友一块儿结伴回来,一路东走西逛的差点连县试的时辰都没有赶上。好容易过了县试和府试,在院试前夕却因为贪凉发起了热,连考场都没能进,又不好意思拖着病体过来给你们添麻烦,稍好一些就急急的回去了。”

    说到这个事情,袁承也不禁摸着鼻子有些赧然,赵老太太更是心疼的拉着他,说:“你这孩子咋这样见外?胆子也大得很,生病了还敢着急慌忙的赶路,幸好没出啥事,不然让太外婆和你两个舅公咋跟你爷奶爹娘交代?”

    这时代出门赶路可不是寻常事,拖着病体赶路更是危险至极。

    郑七巧也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去年他回到家中时整个人都瘦脱了形,可把家里人给吓坏了,今年是万万不敢再放他一个人出来的,所以我和他祖父索性就陪着他一块儿过来,一来能看着他些,二来也是离乡多年,想趁此机会回来探探亲。却没想到这小子好好的啥事没有,反倒他祖父给病倒了,请了大夫来,还说是水土不服。”

    她可真是太不容易了!

    郑二福就笑着说道:“阿姐你们在外乡的日子比在家乡更久,突然回来,遇上水土不服也是有的。”

    郑七巧叹息道:“可不是。”

    郑二福又看了看袁承,说道:“既然回来了,就安心住下。说起来倒是巧了,大哥家的文杰八月也要去府城考试,正好能与承哥儿结伴同行,相互也能有个照应。”

    郑七巧顿时惊喜道:“真的?我恍惚记得好像丰年的长子也有十六了,可是他?”

    说起长孙,郑大福不由得笑着摸了摸胡子,点头说道:“正是他,他也是去年过了县试和府试。不过这两场考试都是在县里,不然说不定还能遇上承哥儿。”

    袁家的祖籍并不在长乐县。

    孙氏坐在旁边,几次想要插嘴都插不上,此时终于找到了机会,就带着几分显摆的说道:“书院里的先生们都说我家文杰那啥文采出众,要不是运气不大好恰巧遇上了他最不擅长的题目,去年就能考中了秀才。”

    郑七巧就笑着说道:“那还真是不凑巧,不过多了一年的学习,想必文采更加出众,今年定能考中。”

    转头将目光落到了其他人的身上,赵老太太就指着人一个个的给她介绍,“这是丰庆,这是丰谷和他媳妇刘氏,这是丰收和他媳妇吴氏,这个是玉莲,比承哥儿还要小一岁。”

    几人上前行礼,郑七巧看着他们也感慨良多,“一晃都这么多年过于了,玉莲我只在信中见过,在我的印象中,丰收也还是个尚在襁褓中的奶娃娃,丰谷连路都走不稳当,最后一次见面时,他向我走来,短短的五六步路,他跌了两次。”

    一句话让其他人都不由得笑了起来,而她又转头看着和云萝站在一块儿的虎头,笑眯眯的说道:“这肯定是丰庆的儿子,瞧着跟他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

    赵老太太也乐了,“这的确是丰庆的儿子,小名虎头,大名郑文琰。丰庆还有个闺女,十月就要出嫁了,今日去了镇上,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那可真是巧了,我这一趟还能喝上一顿喜酒?那闺女好像是叫云……云蔓是吧?”

    “对!”老太太又指着另几个小的介绍道,“这是丰年的大闺女云兰和小儿子文浩,长子文杰在镇上书院里读书,还有个小闺女叫云丹,年纪小离不得娘身边,也在镇上。”

    又指着另一边,说:“这是丰谷的三个孩子,云萱、云萝和文彬,那是丰收的两个闺女云桃和云梅,他还有一对刚出生的儿子,身子有些弱,不能抱出来给你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