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萝在河边的浅滩上找到了正挽着裤管低头摸蟹的文彬、虎头,还有袁秀才。

    除这三人以外,周围还散落着好几个同村的孩子,从四五六岁到十三四五岁,年龄的跨度还真有点大,吵吵闹闹、叫叫嚷嚷的。

    “哎呦喂,好大一只”袁秀才突然大喊了一声,右手上还抓着刚翻开的石头,左手就迅速的往水里按了下去,下一秒捏起一只张牙舞爪的溪蟹,黑褐色的背壳足有婴儿的手心大,在溪蟹之中也算是少见的大块头了。

    文彬和虎头迅速的围拢了过去,看着这只大螃蟹,又是欢喜又是羡慕。

    里正家的狗蛋也淌着没到脚踝的水走了过来,看看元秀才手上的大螃蟹,又低头看看挂在他自己腰上的竹篓子,唉声叹气的说道“我怎么就找不到这么大只的呢”

    袁秀才得意的一笑,捏着大溪蟹在周围小伙伴的眼前晃了一圈,然后分外利索的扔进了他拖在腿上的竹篓子里。

    李狗蛋扒着他的竹篓子看了几眼,“袁表哥,你咋捉了这么多”

    袁承更得意了,嘴上却谦虚的说着“运气好,运气好。”

    这位新晋的秀才公显然是在乡下玩耍得颇有些乐不思蜀了,上山打猎,下水摸蟹,前天他还在田沟里拦了半篓子的泥鳅和手指头大的小鱼,太婆亲自动手将小鱼和泥鳅清理干净后裹了面粉下油锅炸出好大一盆,吃得袁秀才更来劲了。

    反正吧,自他从府城考试回来,就再没见他把书本捧在手心里过,跟躲在屋里埋头苦读的郑文杰简直是两个极端。

    “三姐”文彬看见了站在岸上的云萝,当即兴奋的把腰上的小竹篓捧了起来说道,“我摸了好多螺蛳。”

    云萝看着他那个滴滴答答落水的竹篓,轻挑了下眉头,“有螃蟹吗”

    他低头看了眼竹篓子,又笑嘻嘻的说道“有三只。”

    他这两天跟着虎头和袁承都快要玩疯了,对这个初见面的袁表哥从生疏到熟悉再到亲昵也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尤其当得知这位表兄不仅玩得好,读书更好的时候,那崇拜更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当然,云萝并没有要把他拦在家里专心读书的打算,更不阻拦他的玩耍,毕竟高三生还有周末呢。

    她脱了鞋,也踩进了浅水滩里。

    玩了小半个时辰,一直玩到云萱找了过来,说是要开席了让他们赶紧回家去,河边的孩子们才三三两两的窜上岸,甚至有的连鞋子都不穿,拎着篓子赤脚的飞奔回了村里。

    “三姐,你的脚咋受伤了”

    文彬忽然指着她的左脚喊了一句,顿时把旁边虎头和袁承的目光的吸引了过来,也一眼就看到了她左脚外侧靠近脚后跟的地方开了道口子,皮肉外翻已经被水泡得发白,在她肉呼呼白生生分外秀气精致的小脚上面分外刺眼。

    云萱紧走两步在她身边蹲下,皱着眉头说道“咋这样不小心定是在水里被石头割伤了。”

    云萝看了一眼,将脚丫子往裤腿上蹭了两下后直接套进鞋子里面,并不在意的说道“没事,都不疼了,过两天就连伤口都不见了。”

    这却并不是刚才在河里被石头割伤的,而是昨晚赤脚出门的时候伤的,只是具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被什么东西割伤,她倒是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乡下人,手上脚上的多几个伤口并不是多大惊小怪的事情,云萝说没事,云萱瞪了她一眼之后也就撇开不再提了,只领着他们回家去吃午饭。

    酒席自然是极丰盛的,每一桌都摆出方方正正的九大碗,炖到酥烂的猪肉,黄澄油亮的兔肉炖芋头,鲜香扑鼻的老母鸡炖干菇,酱褐色的炖鸭,一条足有三四斤重的大鱼被酱油沁透成黑褐色,黄橙橙的鸡蛋,肥嘟嘟的扣肉,连绿油油的青菜上面都浮着一层晶亮的油,看得来客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