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莲又被郑大福责骂禁在了家里,可村里的风言风语却依然迅速的洋洒了开来,刚刚被村里出了两个秀才这事儿给压下去的那些八卦也被再次的挖了出来。

    接下来的许多天,郑大福的脸色都是黑的,只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脸都被他最宠爱的小闺女给丢尽了。

    酒席上出现这般不和谐的一幕,还惹来了全村人看笑话,作为此次酒席的主人家,袁姑丈倒是并无丝毫怨言,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大舅兄,可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终归是给袁承得中案首的大喜事沾上了一点阴影。

    时间迅速的进入了九月,离云蔓出嫁只剩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虎头家里所有人都忙了起来,连姑婆和姑丈都跟着一起搭手帮忙。云萝家的新房子也终于全部完工,在完工的那天整了顿丰盛的饭菜邀请匠人师傅和帮工的几个村民之后,接下来就只需要等新房子晾一晾,再选个黄道吉日入住了。

    郑丰谷还得照顾田里的庄稼,刘氏就带着儿女们天天往新房子那边跑,挺着个五月有余的大肚子忙上忙下的将新房子的每一个边角缝隙都清扫干净了,还丝毫感觉不到疲累,只有神采奕奕,红光满面。

    这建在村口的新房子,因为宅基地的面积小,所以除开西边的一排屋之外,正房三间一明两暗都不大,堂屋稍稍宽敞些,两间卧房都不足十尺见方,堂屋待客,左右两间靠东的是郑丰谷和刘氏的卧房,靠西的那间对着院子开了两扇窗,预备着留给文彬,将来读书写字都能亮堂些。而为了让院子尽可能的大一些,东边的一排两间屋真的是极为狭小了,放下一张床,就只剩一个走道了。

    为了有一个单独的房间,云萝是死活不同意两间打通成一间,并一再表示她对房间的大小一点都不在意,能放下一张床就够了。

    西边的那一排三间是预留着要开小铺子用的,所有除了进门第一间做灶房的窄一点外,另两间还打通成了长长的一间,除开炉灶还能挤挤挨挨的摆上几张桌子,地上也整整齐齐的铺了青砖。

    不止那三间,其实每一个屋里都用青砖铺了地,这让郑丰谷和刘氏一度十分咋舌和心疼,都觉得花这银子还不如存着给文彬将来读书用呢。

    可真铺上了之后又禁不住的十分欢喜,毕竟这可是连老房子里都没有的排场呢,用青砖铺了地,日后哪怕是下雨天也不会把屋里弄得泥泥泞泞的了。

    也就多花几两银子的事,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他们卖葡萄酒挣了百多两银子,稍稍多花一些,还能少些人琢磨惦记。

    云萝对他们的这个想法非常满意,之后还撺掇着郑丰谷拿出剩下的银子来置办田地。

    这个时代,田地永远都是不会嫌少的。

    郑丰谷自是心动不已,可想到还要送儿子去读书,就又有些犹豫了。文彬若真能进入书院,一年光是束脩就得十两银子呢,若考不过,那去学堂读书也同样的花费不少。

    “爹,造房子花了多少银子”

    “三十三十六七两吧。”说出这个花费,郑丰谷自己的不由得咋舌,他真是做梦也没有想过他还能造出这么这么贵的房子,大块的条石垒地基,青砖砌墙,黑瓦盖顶,还把几间屋子都铺上了青砖地面,这这这简直跟地主老爷家的房子似的。

    其实他一开始的时候,只想又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就够了,自己垒起泥墙,盖上茅草也是极好的。黄泥、茅草都不用花钱,自己垒还能省下工钱,算来算去只需几两银子就够了。

    郑丰谷想着想着就想多了,转头打量着干净整洁的新房子,既欢喜又感慨不已。

    这都是多亏了他的小闺女啊

    云萝却不知道他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想到了那么多东西,只扳着手指头说道“咱本来有一百五十两银子,减去造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