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祖、吃团圆饭、守岁、放炮仗、发压岁钱……眼睛一闭再睁开,时间就到了泰康十七年的正月初一。

    一大清早,郑丰谷开了门,带着媳妇孩子们先去给老人家去拜年,稍坐一坐,然后大人们或回家或在村子里串门,小孩则开始满村子的乱转。

    云萝自觉已经是个大人了,就安分的坐在家里,迎面晒着冬日的太阳,暖融融舒服得想就地躺下再睡一个回笼觉。

    “哒哒哒”的脚步声混杂成片,今日最先上门的是隔壁宝生家的两个孙子和二根家的几个孩子,每一个都穿着最干净最新最好的衣裳,向刘氏拜年讨果子吃。

    刘氏早在家里准备了许多的干果点心糖,给他们每人抓了一把干果子,又各分了两块糖,得到了孩子们一致的欢喜。

    “阿婆,嘟嘟呢?”李宝生家的大孙子金娃先把果子和糖在兜里放好,然后抬头问刘氏。

    郑丰谷和李宝生是同一辈人,所以金娃喊刘氏一声阿婆并没有错,他也喊得十分利索,但让他喊嘟嘟叔,却是怎么也不能答应的。

    刘氏笑着摸了摸几个孩子的头,说道:“嘟嘟刚跟他哥哥往村子里去了,你们也快去吧。”

    几个孩子答应了一声,然后一边呼喝着一边飞一般的跑走了。

    之后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好几拨孩子,在一大堆瓜子枣子这样的干果之中,刘氏分给他们的每人两块糖就特别受欢迎,几乎把全村的孩子都吸引过来了。

    下午,金来乘着马车亲自过来了,站在门外就喊道:“二叔二婶,我给你们送年礼来了!”

    郑丰谷和刘氏早听见动静迎了出去,这几年,他每年的正月初一都会亲自来送年礼,美其名曰与生意伙伴增进感情。

    “咋又带了这么多东西来?”刘氏看着被金家小厮抬进屋里的东西,各色点心礼盒,滋补佳品,好酒好肉好料子,一下子就把桌子都堆了个满满当当,哪怕已经看了三年,刘氏仍看得眼花,便轻轻责怪道,“你人过来就行,带这么些东西也太抛费了。”

    分家后,金来就时常到这边来找云萝玩耍了,相处日久,郑丰谷和刘氏在面对他的时候也都不再拘谨,甚至是把金公子也当成了自家的半个孩子。

    听了刘氏的话,金来微微一笑,混不在意的说道:“二婶别客气,这才多点东西?我家在各年节送往各家的礼都是有定数的,您可千万莫要再让我回头带回去了。”

    目光转了一圈,然后自动的凑到了坐在堂屋门口靠着墙晒太阳,看到他来竟连动也没有动一下的云萝身边,伸腿往她坐着的小板凳上踢了两下,“客人上门来了,你都不起来迎接一下?”

    云萝懒懒的眯着眼,阳光投射在她的脸上,反射出一片润泽的光芒。

    她随手拎过另一条小板凳,“坐吧。”

    金来拖着小板凳往后移了一点,坐下后正好能把他的脸藏在阴影里,却把肩膀以下摊开在太阳底下,“你怎么没出去转转?”

    云萝耷拉着眼皮呼吸轻浅,显然正处于十分放松和懒散的状态之中,淡淡的说了一句:“不想去。”

    在家里清清静静的晒太阳多好,做什么要想不开的跑出去经受寒风和长者们的双重蹂躏?

    金来的眼珠一转,连着小板凳一起往她靠近了些,贼兮兮的问道:“屠六娘嫁给你大堂兄也有好几天了,咋样,你家里这两天有没有出啥事?”

    云萝凉凉的瞥他一眼,“我家好得很。”

    金来伸手拍了下他自己的嘴,讨好的说道:“行行行,是我说错了。你大伯一家现在是跟你爷爷奶奶一块儿住的吧?那边这两天有啥动静没有?”

    云萝侧目,“你对我大堂嫂这么好奇干嘛?”

    “什么我对你大堂嫂这么好奇?你可别乱说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