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亲访友、招待客人,转眼间就到了正月的中旬。

    云萝家要走的亲戚不是特别多,太婆的娘家兄弟子侄,孙氏的兄弟姐妹和侄儿外甥,然后就是本家的一些还算亲近的姑婆姑母,反倒是亲大姑郑玉荷,因为她从不往二房来走动,云萝他们在分家后的这几年正月里也一样从不去镇上她家做客。

    本来,刘家那边除了刘氏正经的娘家之外,她还有一个伯父和两个姑母,但从刘氏记事以来,她家跟伯父和两个姑母就从没有来往。

    究竟为何,似乎是因为大伯父生了好几个女儿却没一个儿子,她爹在她二哥出生之后曾几次三番的说要把小儿子过继给大房,却都被伯父和伯娘拒绝了,最后不知怎么的就连两个姑母都一起闹翻了。

    刘氏偶尔跟孩子们提起过一回,也只是含含糊糊的两句话,毕竟她亦是从邻居同村人的口中听说过那么几句,到底情形咋样,她并不很清楚。

    走过亲,待过客,作坊在正月十二开工,食肆也在十二这天把里外上下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并于正月十三重新开张。

    清闲了一个年的白水村又忙碌热闹了起来。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去作坊做工的伙计们忙得脚不沾地,在家的农人也没得闲,要开始除草、灌田、肥地。

    先细细的整理出一块秧田,等待谷种在家里捂出白色的一点点嫩芽之后再撒进柔软细腻的秧田之中,用耙子连带着灰褐色的泥水一起从上面划过,动作既轻且快,既要给种子盖上一层轻薄的湿泥,又不能伤着它们娇嫩的芽点。

    初春的水冰凉刺骨,农人们却都赤着脚踩进了积满水的农田里,仔细伺候着田地和庄稼,一年又复一年的轮回忙碌。

    郑丰谷也把家里的事都交给了媳妇,天天扛着锄头往田里钻,整理秧田、浸种、捂芽、撒种,等到细细软软的秧苗在田里钻了出来,他又要担心哪天清晨会不会降霜。

    新发的禾苗娇嫩得很,遇上一点白霜,就都冻坏了。

    等到秧苗长到半指长,天气也渐渐的暖和了,所有的村庄农田都开始大批量的翻地耕田,刘氏也不再继续待在家里。她要跟着郑丰谷一起去耕田,所以食肆和嘟嘟小祖宗就都交给了刘月琴、云萱和云萝三个人来照顾。

    其实云萝更乐意去耕田,可惜被刘氏严词拒绝了,还絮絮叨叨的训了她半个晚上,并顺道把云萱和刘月琴都给一块儿连带上了。

    “别看现在天气暖和了些,但水里却依然凉得很,你可别仗着身子好就又给我胡来。姑娘家最受不得寒凉,以前是没法子,现在你们就都给我安安分分的在家里待着,把食肆的生意照顾好了就行。还有嘟嘟……这臭小子又跑哪里去了?”

    春来日渐暖,换下了厚重的棉衣,就感觉整个人都轻快到飞起,郑嘟嘟一天天的在长大,手脚也日渐灵活健壮,已经不再满足于周围的这一片小小地界了。

    他开始带着隔壁宝生家的两个孙子金娃和银娃,还有王二根的小儿子王小石朝村子里进发,拉上郑小虎,交了好几个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天天在村子里疯玩,爬树捉虫追雀儿,追鸡撵狗抓蚂蚁,调皮捣蛋,简直就是一群安静不下来的小恶魔。

    这天,趁着日头好,在食肆关门之后,刘月琴就带着两个外甥女把冬天厚实的被子都拆了下来打算拎到河边去洗洗干净,忽然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和大呼小叫,间或还夹杂着几个孩子的哭声。

    “这是又干啥了?”她走到门口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看到远远的一群孩子们跑过来,像是正在被什么东西追赶着。

    距离太远,她也看不清楚,只隐约看到孩子们的后面一大片黑乎乎的不知是啥东西。

    十来个孩子大呼小叫、跌跌撞撞的飞快捣腾着小短腿往这边跑来,挤挤挨挨的跑得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