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上午,才刚刚吃过早饭而已,门房就来禀告说知府陈大人前来拜访景公子。

    当时景玥和云萝都还在正院里,老夫人就先把人请进了正院,云萝也就看到了越州府的这位知府大人。

    那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细看的话,容貌与陈琛有几分相像,但他肚腹突出,两颊生肉,显然是中年发福,细长的眼时常弯着,笑眯眯的一副甚是和善的模样,说是个当官的,又像是个和气的土财主。

    他没有穿着官服而来,而是一身褚色的夏衫,夏衫轻薄,但他一路走进正院花厅的时候背上仍是湿了一片,额头上也是一片亮晶晶的。

    “老夫人安好。”他先朝老夫人行礼问安,又朝侧首的景玥行礼,“下官参见王爷。”

    “陈大人快快坐吧,不必如此多礼。”老夫人请他坐下,丫鬟又送上了香茗。

    他又道了声谢,在景玥的下手位坐下,抬头看着老夫人身边的云萝,笑眯眯的说道:“早几天就听说了大小姐回家之事,可惜一直不得见,今日倒是有幸。”

    云萝朝他福身行了一礼,老夫人又拉着云萝跟陈知府说道:“府里就我一个老婆子也太冷清了些,就想着等她兄长过来之后再开门宴客,把我这个孙女带出来给大家伙都见见。”

    “不知小侯爷何时回江南?”

    虽然已经收到了京城来信,但老夫人显然没有要直言说出来的意思,只说:“我已经去信催促了,应该过不了多久便会过来。”

    “那敢情好,到时候老夫人可千万莫要忘记遣人往我家送一张请帖,我夫人可是早已经把见面礼都备好了,就等着啥时候能上门做客呢。”

    老夫人笑开了颜,“忘了谁家也不能忘记你。”

    寒暄几句,陈知府就跟着景玥去了客院,两人会说些什么话老夫人似乎并不关心,云萝也没那个好奇心。

    在景玥离开之后,云萝再坐了会儿就也回了锦兰院。

    今日没有再继续学习管账理家,因为她要为明日回白水村收拾整理。

    是的,虽然京城来信说卫小侯爷正在往江南赶来,但老夫人并没有因此阻拦云萝回村。

    老夫人体谅孙女第一次离开从小长大的家心里不习惯,挂念那边的爹娘亲人,就催着她回村去,左右她此次来府城的主要目的就是认祖归宗祭拜先祖,之后宴请宾客将她介绍给往来有交情的人家并不急于一时,所以现在只管安心的回村,等卫漓抵达江南之后再让他亲自去白水村接妹妹回府。

    云萝面上不怎么显,心里却是暖融融的,对于这个真心疼爱她的老人家也逐渐的亲近了些。

    离家半月,她也确实有些想念爹娘和姐姐弟弟们了。

    她这些天从街上搜罗了不少东西,另外还有老夫人也吩咐下去又给她准备了许多让她带回去送人,零零杂杂的看得人眼花缭乱,兰卉和兰香领着锦兰院里的另外四个二等丫鬟将东西都一样样归整,从上午忙到了傍晚,塞了满满当当的两辆马车。

    临出行,云萝又遇到了另一个问题。

    “小姐,您不带奴婢们回去吗?”兰卉一脸幽怨,一瞬间让云萝仿佛感觉到了自己就是个骗财骗色之后翻脸无情的渣男。

    见云萝沉默,兰香也说道:“小姐,让奴婢们伺候您回去吧。”

    好容易让大小姐稍稍接纳了她们一点,眼下她要回村子里去却把她们丢在府城,这不是转眼就要被打回原形吗?

    从没觉得想要当个贴身丫鬟都这么困难重重。

    几日相处,云萝虽不至于对她们多信重,但也确实比一开始的稍微多了点情谊,此时见她们这眼巴巴的可怜模样,不由得嘴角一抽,“乡下没太多规矩,也没府城中舒坦便捷。”

    兰卉眼睛微亮,连忙说道:“小姐都不惧辛苦,奴婢又如何会耽于享乐?洗衣做饭洒扫舂米,奴婢都不在话下。”

    兰香亦说:“听说郑家老爷和太太开了家小食肆,奴婢们过去还能帮忙打个下手,让郑老爷和太太松快些。”

    云萝却并不松口,“我家地方狭小,住自家几口人就已经十分拥挤了,再腾不出空余的地方给你们住宿。”

    “奴婢只需在小姐的床边打个地铺就行。”兰卉直言道。

    “打地铺都没足够的地方。”

    “那……”兰卉眼珠一骨碌,说道,“食肆在夜间不是要关门的吗?在那儿打个地铺也行。”

    “……”你还真是不挑。

    老夫人就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丫鬟纠缠云萝,看着云萝那从冷淡中透出无奈的模样,更是乐不可支。

    她好像又看到了孙女的另一面。

    谁说她孙女是个冷淡无情的?明明就是个心性善良的好孩子。

    云·善良的好孩子·萝被缠得没办法,这两个丫鬟并不惧怕她的冷脸,脸皮还超厚,还说她不带她们也没关系,她们可以跟在马车后面一路走到村里去。

    云萝无奈,她们的这些行为又不足以让她生气,最后各退一步,“我只带一个人回去,你们自己商量好谁跟我回村,谁留在府里吧。”

    刚还团结一致的两个丫鬟瞬间剑拔弩张了起来。

    云萝轻轻的挑拨了一下之后就甩手不管,转头听候起了老夫人的殷殷嘱咐。

    也不知两个丫鬟是怎么商量的,最后是兰卉一脸蔫然的送了云萝和兰香登上回白水村的马车。

    景玥送她出城,一路送到十里亭才停下。

    “下午我也要离开江南回京了,等下次见面,恐怕就是在京城。”景玥看着站在马车上的云萝,目光含笑,更深处还激荡着不舍。

    云萝刚听说的时候还有些不舍,不过现在已经迅速的调整过来,抱着拳朝他拱了下,说一声:“一路保重。”

    俏生生的小姑娘却做出男儿的拱手礼,不见粗俗只觉得可爱,晨起的阳光照拂在她脸上,让她整个人都在跟着一起发光。

    景玥目光微动,不自觉的朝她靠近了些。

    云萝霎时警觉,目光紧紧的盯着他。

    你想干啥?又想跟上次一样?

    景玥失笑,动作却不停,伸手将她颊边的一缕碎发别到了耳后,指尖似不经意的从她脸上划过,带起一阵酥痒。

    云萝并没有躲避,只是微微蹙着眉头看他,你这动手动脚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景玥平静的收回手,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看着她说道:“时辰不早了,启程吧,趁着现在还不是很热多赶些路,到午间的时候就不要在太阳底下赶路了。”

    云萝转身回到了马车里,在几名侍卫的护送下启程顺着官道远去。

    景玥一路目送,直到再看不见车马的影子才调转马车,却忽然听见坐在旁边侍卫身前马背上的瑾儿小公子幽幽的说了一句:“姐姐她肯定不知道你刚才占她便宜了。”

    瑾儿今日也跟着来送别,他还有另外的一份特意准备的礼物托付给云萝,让她带给胖嘟嘟呢。

    忽然说的这句话让身旁的侍卫们一个个都或低下头或撇开脸,景玥则侧头看了他一眼,“江南书院名传天下,林山长更是当世大儒,给你当个师父想必是绰绰有余的,不如你就别回京了,先在这儿读上几年书……”

    话还没说完,瑾儿已经迅速的转了话锋,微微仰着脸用最无辜最真挚的表情说道:“舅舅,我刚才那都是胡说的!你怎么会占我姐姐的便宜呢?关心爱护都来不及呢!”

    我能屈能伸,我识时务者为俊杰!

    “噗”一声,一个侍卫首先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其他人亦是肩膀抖动,想必忍得甚是辛苦。

    无痕努力的压了压嘴角,也没有对着景玥,反而是转头跟身旁的其他侍卫说:“老夫人疼爱萝姑娘,不忍她一下子远离熟悉的家乡,给了萝姑娘极大的缓冲。但过不了多久,萝姑娘肯定会去京城,毕竟长公主殿下还在京城等着她呢。”

    侍卫中顶顶壮实的大罗瓮声瓮气的说道:“等小侯爷到了江南,广发请帖让萝姑娘与这边的世交大族们结识之后,就该张罗入京的事务了。”

    “那咱们岂不是很快就能在京城见到萝姑娘了?”

    景玥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官道,尽管已什么都看不见,他却似乎预见到了他们在京城重逢的景色。

    另一边,云萝赶路并不着急。

    现在正是六月酷暑,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他们一早出发,到将近午时的时候就靠着路边寻了个阴凉的林子休息,躲过中午最热的两个时辰后才再次启程。

    快马加鞭,从府城到白水村只需要大半天,但如此不紧不慢的赶路,到傍晚的时候旅途也才走过了大半而已。

    他们顺路进了一个镇子住宿一晚,第二日天才蒙蒙亮就起来继续赶路,趁着清晨凉爽的时候一口气就进入到了长乐县的地界,再往前几十里就是庆安镇了。

    一路奔波,云萝的身体倍儿棒,并没有多少不适,就连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兰香竟然也全无疲累之色,透过敞开的窗户看外面沿路的风景,她的眼睛都是亮的。

    “小姐,还有大约三十里就是庆安镇了。”她看到了路边的界碑,回头问云萝,“您是想一口气到镇上,还是先在路边休息会儿?”

    “不用进镇,先找个地方躲太阳,之后直接回白水村。”

    从这里到白水村,庆安镇并不是必经之路,只需从镇子旁绕过,直奔白水村还能省下好几里路程。

    他们在路边找了个树荫,主仆侍卫十几个人连带着车马都能躲个清凉。

    兰香从马车里拎出两个巨大的食盒,一食盒蒸饭和一食盒的面饼,都已经凉了。

    又揭开一个篮子,油纸包着今晨从那个小镇出来时买的三只烧鸡,另有小菜若干,虽然都凉了,但如今天气炎热,吃些凉的反而还爽快些。

    “出门在外,也不能准备些像样的饭菜,让小姐受委屈了。”

    云萝显然是不在意的,让兰香把吃食和其他人都分了,她自己也抱着张脸盆那么大的面饼子啃了起来。

    她身边带的人不多,一个丫鬟,三个车夫,还有就是六名侍卫,加上她自己正好十一个人。

    九个壮小伙加上两个同样胃口不小的姑娘,满满两食盒的东西落下肚子似乎也没觉得有多饱。

    云萝本身的胃口就不比成年男子差,兰香起先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发现即便她放开了胆子吃也是所有人中胃口最小的,也就不扭扭捏捏了。

    云萝忍不住有点怀疑,卫家的人,是不是连丫鬟仆从都格外的能吃?

    填饱了肚子,兰香将东西收拾了收拾放回到马车上,侍卫和车夫们主动散开到四周,将中间空旷的位置留给云萝。

    烈日当空,把大地都照耀得白晃晃的,知了声嘈杂,从身后小树林里吹出的风却分外清爽,轻轻的把人身上的暑气都给拂走了。

    云萝正靠着树干闭目养神,兰香坐在旁边给她打着扇子,侍卫们在四周有的警戒,有的也在午休。

    其实也没什么好警戒的。

    云萝不知道别的地方如何,但江南确实富庶,老百姓的日子虽穷困却也没有到过不下去要落草为寇的地步,小偷小摸拐子恶徒不少,但山贼强盗,她长这么大还没听说过附近有这样的人物出没。

    听说在爹娘小的时候还有强盗出没,但后来不知不觉的就销声匿迹了,而云萝所经历的最接近的就是四年前的那场干旱。

    干旱让许多地方一整年都颗粒无收,老百姓在家乡活不下去了自然就流窜到外面,连白水村都出现了好几个从外面游荡过来的流民,听说镇上县城里还出现了流民冲进人家里抢劫的事情,让里正和村民们很是紧张了一段日子。

    但事情没等发酵,官府就出动了,将那些作恶的流民全抓了起来,然后开仓放粮,一下子就把因为饥饿、因为官府抓人而激动的流民给安抚了下来。

    更远的,就是从郑大福的口中听说过,说他年轻时候出外走商,遇到过几回拦路抢劫的,钱财货物的损失不说,还有好几次差点连命都保不住,实在是惊险。

    所以,拦路抢劫、夜宿黑店这样的事于云萝而言,还都只存在传说中。但侍卫们要警戒,她当然也不会阻拦,毕竟这是个很好的习惯。

    正歇的安稳,云萝忽然睁开了眼睛,兰香见状就问道:“小姐,怎么了?”

    “有人来了。”

    兰香一愣,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地面似乎有些震动,然后沉闷的车轮滚动声也缓缓的传来了。

    他们坐在树荫下没有动弹,目光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神情却都还算放松。

    毕竟光天化日的,又是大路旁边,八成是过路的行人。

    很快,在他们视线的尽头出现了漫天的粉尘,然后是一队驴马拉着鼓鼓囊囊的大麻袋,伴随着车轮滚滚和车夫的吆喝声,缓缓的走近过来。

    烈日当空,赶车的汉子满头大汗,面庞黝黑发亮,他们显然也看到了这边树荫下的云萝等人,缓下了前行的速度。

    云萝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附近入目所及的唯一一个能躲阴凉的地方,道路的一边是一片不大的小树林,另一边则是分割成一块块的大片农田,农田里的稻秆尚且青绿,但谷穗却已经沉甸甸的弯垂下来,着急的话,已经可以收割了。

    那些人在小树林外略微停顿了下,目光小心的从云萝身边的那几个侍卫身上扫过,然后试探的靠近小树林。

    随着他们的靠近,粉尘也朝这边扬了过来,云萝伸手在眼前挡了一下,转头跟身边的侍卫说道:“我们往边上走走,给他们腾些地方。”

    那侍卫叫罗桥,是卫府侍卫中的一个小头领,也是此次护送云萝回村的侍卫队长。

    他听到云萝的话时愣了下,似乎没想到她会说出给这些粗鄙车夫腾地方这样的话来,随之抱拳躬身应了声,“是。”

    这边动了起来,车夫赶着三辆马车,侍卫走在云萝的身周往前走了一段,让出了他们原本所在的最中间的位置,在靠近小树林边缘的位置停留下来。

    那边的动作也因此而停顿了下,然后井然有序的将驴车赶到树荫底下,人也随着一起聚集,一下子将这个本来就不大的小树林挤得满满当当。

    从唯一的一辆马车上下来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拿着帕子不住的擦拭脸上怎么擦也擦不干的汗水,迟疑了下,然后朝云萝这边走了过来。

    他的目光迅速的从围绕在外的几名侍卫身上扫过,神情已然郑重,待看到三辆马车上某个看似不起眼的印记时,拿着帕子的手都忽然哆嗦了一下。

    夭寿哦,那绝对是卫侯府的家徽!

    他越发端正了表情,擦擦脸上脖子上又冒出来的热汗,朝云萝躬身说道:“小的庆安镇余家管事,多谢小姐给我等腾让地方。”

    她若是待在原地不动,他们也没办法,到时候要么半数车马在太阳底下继续晒着,要么就得绕过她将她围在中间,不管哪一个都不是好选择啊。

    云萝不在意道:“不用客气。”

    兰香目光一动,暗暗的朝罗桥使了个颜色。

    罗桥当即心领神会,与这位余家管事闲聊道:“可是庆安镇上那三家之一的余家?”

    三家就是金、余、屠,不仅仅因为他们三家在镇上最富庶,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是书院的资助者之一,家中子弟皆有资格科举入仕。

    余家管事有些惊喜,“正是,没想到这位爷还知道我小小的余家。”

    罗桥笑了笑,“我也是听我家小姐说起过,似乎与余家还有点渊源。”

    余家管事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既然认出了车马,他自然也猜到了云萝的身份,毕竟“白水村的一个小村姑竟然是卫侯府失散多年的大小姐”这件事早已经在镇上传的沸沸扬扬,而余家跟这位大小姐可真没什么渊源,要说一定有的话,也只有三房的五公子余焱因为郑文杰纠缠败坏四小姐清誉而带着人打上门去的那一回了。

    听说郑家的大房和这位大小姐的关系不大和睦,可当日五公子带人去找郑文杰的时候这位大小姐好像也在场呢。

    余家管事越想脑壳越疼,满头的大汗就又滋滋的冒了出来,都分不清是热的还是冷的。

    罗桥看他表情就知他定是想多误会了,也肯定是认出了他家小姐的身份,毕竟他们并没有遮遮掩掩的,而此地又已接近云萝自小长大的地方。

    他就随口解释了一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家小姐也不是那等小气的人,余管事大可不必担心。”

    “是是是,一看小姐就是心胸宽广不计较的人,金贵之躯却能毫不犹豫的给我等粗鄙之徒让地方,实在是……小的也算走过不少地方,还真没遇见过这样通情达理的千金小姐。”这话一半奉承一半却也是真心话,又试探的问道,“小姐这是回来探亲的?”

    “是啊,小姐离开多日,甚是想念这边的亲人,老夫人心疼小姐,就派了我等护送小姐回来探望亲人。”

    余家的管事闻言心中一动,然后他又听见罗桥说:“与亲人分离,小姐总是心里挂念的,老夫人也从没想过要小姐与这边断了往来,往后还是要当爹娘一样孝顺的。瞧我,说这些做什么?你们这大热天的还跑外面拉货,可不容易吧?”

    前一句话都还没消化完全呢,就忽然转了话题,余家管事不由得一愣,然后笑着说道:“也没啥辛苦不辛苦的,都习惯了。”

    “瞧着鼓鼓囊囊的这么多车,都是些什么货物?”

    对此,余家管事倒也没有什么犹豫或隐瞒,“都是些种子,有粮食的,有菜蔬的,有药材的,还有一包听说是从海外带回来的种子呢,我也不晓得究竟是个啥,要不是价格便宜我还真不愿意要。”

    云萝原本不怎么留意,忽然听到这话不由得抬起了头来,“你说的那包从海外带回来的种子,能让我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