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萝看着蒋华裳,又转头看了眼另一边的顾安庭,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浮起了四个字——灾难现场!

    她不知道自退婚后两人有没有碰过面,但如今在这梅林里撞上了,两边的人都还什么也没有说,无形的火药味和尴尬却已经迅速的弥漫了开来。

    除了切身相关和十分亲近的几个人,其余人倒不至于相互敌视,但尴尬是肯定免不了的。

    毕竟这两人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到现在也不曾降低了热度,当日退婚亦是谁都没有落个好脸面。蒋华裳与未来小叔子勾搭到一起固然坏了名声,但顾安庭被自己的弟弟挖了墙角、戴了绿帽也是惹人耻笑。

    两方人面面相觑,皆都沉默了一会儿,但出乎云萝预料的是,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冲突。

    与蒋华裳走在一处的那位宝蓝锦衣的公子摸了下鼻子,脸色既尴尬又无奈,然后主动上前攀谈道:“远远的就听见了这边有人声,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竟是你们,可真是巧。”

    这片梅林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真心想要去寻个人未必能遇见,碰巧遇上对头真是倒霉透顶,早知道就不过来了,还省得两边都别扭。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虽然笑得有些别扭,但顾安庭也不至于因为一个蒋华裳就把所有与她有关的人都给迁怒了,况且京城就这么大,年龄又相仿,与蒋华裳亲近的人未必就与顾安庭没有交情。

    顾安庭也朝他拱手道:“方才在寺院里也遇到了成安侯夫人,凌云兄是陪夫人来礼佛的?”

    见顾安庭待他似乎比以前没什么差别,程凌云的笑容也更自在了些,指着身后说道:“说是陪母亲来礼佛的,可惜我家这几个弟弟妹妹根本就不耐烦听和尚念经,被母亲压着好歹坐了半个时辰,就忙不迭的跑了出来玩耍。”

    他身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少年当即不满的说道:“大哥你胡说,从辰时到巳正,至少也有一个时辰!”

    说完后,他转头看向这边,有模有样的拱手喊了声“安庭哥。”又与站在后面的温家二郎说道:“温黧,我正想去找你玩呢,跟这些丫头片子在一起真是太没趣儿了!”

    话音未落,就被身旁的姑娘敲了脑袋,“没大没小的,你说谁丫头片子呢?大哥也在这儿,你说话可小心点!”

    少年看一眼他大哥,直接嫌弃的撇开了脸,也不管旁边的姐姐妹妹们,蹬蹬蹬的就跑了过来,目光从温家五个姑娘和顾家二位小姐身上扫过,又是嫌弃的一撇嘴,对温二郎说道:“你也别跟丫头片子玩了,男子汉就应该和男子汉一起玩!”

    温三郎马上就凑了过去,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也是男汉子!”

    少年看着他,无情的吐出了三个字,“小屁孩!”

    站在旁边的三姑娘温如玉顿时就不高兴了,斜着眼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冷笑道:“你不是小屁孩儿,也没见你长得多高呀,亏得还比我多长了一岁!”

    少年顿时气得脸都红了。

    女孩本就比男孩子要发育得早,成安侯府的这位小公子虽然比温三姑娘大了一岁,但就身高而言,还真没有三姑娘来得高挑。

    几个年纪小的弟弟妹妹相互争闹几句,一开始尴尬的气氛反倒缓和了不少,但程凌云并没有要与他们同行的想法。

    程小公子却不愿意跟他们一起走,除了大哥就都是姐姐妹妹,听她们说话真是没趣极了,倒是有个表弟与他年纪相仿,可是他自小就跟这个蒋家表弟不和,相看两相厌、说不上几句话就必然要动手打起来的那种!

    顾安庭见温黧混在姐妹堆中也确实不大说得到一块儿去,就说:“二郎不如就跟凌霄一起去玩吧,带着小厮,别走太远了。”

    温黧看了看自家的姐妹们,有些犹豫,“我还是先等大哥回来吧。”

    大哥不在,他就得担起护卫姐姐妹妹们的责任,就算是在佛门之地也不能保证她们不会被人给冲撞了。

    说到温墨,顾安庭就转头问云萝和景玥,“我刚才见子然追着你们跑了出去,没有与你们在一起吗?”

    云萝的小眼神不由得轻轻一飘,正想说他被和尚抓走了,就听见身旁的景玥说:“之前确实在一起,不过后来就走散了。”

    这话说得也没毛病。

    顾安庭没有多想,只是又跟温黧说道:“这边有我和王爷看着,你只管安心去玩吧,只要注意别走太远,也别往僻静危险的地方去。”

    温黧看向了温如初,这里也就只有二姐比他大了。

    温如初直接朝他挥挥手,“去吧去吧,这么多人跟着呢,用不上你!”

    程家的小公子早等得不耐烦,听到这里就直接拉着温黧跑了,唉,温黧跟家里的姐姐妹妹们待得久了,也变得娘们唧唧的。

    幸亏温二公子不知道这位好友心里的想法,不然再好的修养都得翻脸。

    温小公子跟着追了几步,发现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脚步,不禁撅着嘴一脸郁郁的走了回来。

    叶蓁蓁就捏了下他的脸,逗他道:“你哪里追得上他们?还是安安生生的跟我们走一道吧。”

    “哼!”

    打发走了两个小少年,顾安庭与程凌云告辞了一声,就带着身后的几个妹妹和因为追不上哥哥的脚步而被滞留下来的温家小郎往另一边走去。

    程凌云的目光从顾安庭转到云萝的身上,又看向走在云萝身边的景玥,脸上有着明显的惊讶,等回身看到身后自家的妹妹和蒋家几位表弟表妹的时候,又忍不住的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成安侯府与镇南侯府乃是关系极好的世交,因此程凌云与卫漓的关系也不错,连带着跟顾安庭他们都有交情,平时一起骑马游玩、设宴赴会的事儿没少干,所以他真是想不通蒋华裳为何放着好好的世子妃不当,竟与顾二勾搭到了一起。

    论身份,顾安庭是广平王世子,顾安城却只是个由侧扶正的二公子。

    论品性,顾安庭对外人稍显冷漠,对亲近之人却是极讲义气的,且身边没有莺莺燕燕,也从不随意勾搭小姑娘。而顾安城虽看似文质彬彬、温文有礼,也没听说过有什么通房小妾,但他向来怜香惜玉,之前传出他与安宁侯六姑娘谈婚论嫁的流言时,他也依然与杜六姑娘常来常往,不懂得避嫌二字。

    论才能,顾安庭不擅文却学得一身好武艺,顾安城倒是走的文举之路,在京城里也颇有些才名,两人不好比较。

    但是,广平王府本身就是武勋之家,广平王如今还掌着京都八卫之一的神机营。

    程凌云弄不明白小姑娘的心思,可这是他的亲表妹,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他总不至于也跟着落井下石,这不是程家人的教养。

    但也亏得只是个表妹,不然他怕是当时就要大耳刮子抽过去了。

    真不明白姑母是怎么想的,不在家里避风头,今日竟然还带了她一起来兰若寺参加法会,害得他也老尴尬了。

    在程凌云心里犯嘀咕的时候,蒋华裳正看着顾安庭远去的背影,目光晦暗,用力的抿紧了嘴角。

    他刚才在最初的一瞥之后,就再也没有往她这边多看一眼了。

    还有灵素和灵佩,以前见了她都是高高兴兴的围着她转,许多时候还会带着点讨好的意思,今天却用那样厌恶憎恨的眼神看她。

    眼看着那边身影将要隐没入梅林,蒋华裳下意识的抬起了脚步,却又即将落下的时候一个激灵猛的回过神来,把抬起的脚又缩了回来,垂着脸面色阴沉。

    她垂了头,与她年纪相仿或是年长的兄长姐妹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比她小了不少的程家小表妹却是一抬头就正好看见,不禁被吓了一跳,慌忙垂下头撇开视线,乌黑溜溜的大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惊惶。

    她悄悄的挪到了自家姐姐的另一边,扯着对方的袖子轻声说道:“大姐姐,我想去找二哥哥玩。”

    而与这边人分开的另一边,气氛一时间也有些凝滞,云萝在安静的想着刚才发生的事,然后忽然发现她被三个小不点包围了。

    前面两步,顾三小姐正拉着她妹妹凶巴巴的说着:“刚才若不是如初拉着你,你是不是还想冲上去跟蒋华裳吵架?没出息的,你去跟她吵有什么用?把事情翻来覆去的嚷嚷出来,她是没了脸面,我们自己的面上就好看了?说不得到时候还要给你自己招来一个刁钻的坏名声!”

    顾灵佩不服气的说道:“我才不怕呢,再坏还能坏得过她蒋五姑娘?”

    股灵素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啪”的一声又脆又响,两条眉毛也都竖了起来,“你还想去跟她比?她的名声都坏透了!如果不能嫁给顾安城,她这辈子都别想嫁个好人家!”

    顾四姑娘摸了摸被打疼的后脑勺,嘀嘀咕咕的说道:“顾安城又是什么好东西?”

    “对,他也不是好东西,所以我们干什么还要去跟蒋华裳闹?以后见了她就当没看见,做什么都不要去理会她!”

    “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顾灵素看着皱起眉头仍满脸不甘心的妹妹,冷笑了一声,“她是个什么东西?自己不知羞耻还想保住名声来暗害你和大哥,下作无耻!退婚后她就跟我们再没有关系了,你去跟她吵跟她闹跟她作对才是便宜了她,显得我们有多在意她似的!”

    温如初耳朵一动,惊讶的说道:“蒋华裳还暗害过安庭哥哥和灵佩?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害的你们?”

    顾灵素气息一乱,连忙说道:“没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反正我们现在跟她没了关系,不管她以后能不能成为我们的二嫂,我都是不打算再理会她。”

    教训妹妹教训得太激动,一不小心竟是把不该说的话也说了出来。

    当日沐国公府的赏菊宴上,大哥和小妹出的事情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外人可都不知道,也万万不能传出一句闲言碎语。

    温如初的性子大大咧咧的,听顾灵素这么说了也就没有多想多问,还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对顾灵佩说道:“我觉得灵素姐姐说得对,你以后就不该再理会她,我看她刚才就在一个劲的看安庭哥哥呢。”

    顾灵佩顿时就炸了毛,“她还要不要脸?”

    顾灵素也皱起了眉头,她倒是没注意,毕竟她真是一眼都不想看到那个人!

    不由转头看了眼自家大哥,然后皱着眉头默默的盘算了开来。

    看来,是时候赶紧给大哥找个大嫂了!

    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哭声,所有人都惊了一下连忙转身去看,就见不知不觉被落在了后面的小短腿温四姑娘抓着温三郎的手张嘴哇哇大哭,温三郎一边想要把自己的手挣出来,一边也拧起了眉头有些委屈。

    “你别哭了!”

    “哇——”

    他不说还好,一说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前面的哥哥姐姐们连忙转了回来,叶蓁蓁拿帕子擦着小表妹脸上的泪珠子,有些懵的问道:“好好的怎么哭了?是不是三郎欺负你了?”

    温小公子超委屈,大声喊道:“我没有!”

    四姑娘的眼睫上还挂着泪珠子,就那么湿漉漉的看着自家哥哥,指控道:“你有!你跟我抢云萝姐姐,我不喜欢你了!”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转头看向了站在旁边的云萝。

    云萝:“……”看我干嘛?是他们自己在那儿争风吃醋的,我也烦恼得很呢。

    众人的视线缓缓下移,又看到了温五娘抱着云萝的一边胳膊,笑嘻嘻的看着吵架的哥哥姐姐,笑得可得意了。

    四姑娘温如兰也看到了,顿时顾不得继续跟哥哥争吵,只是瞪大了眼睛用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妹妹,又是委屈又是生气,就像是在看一个叛徒。

    我在这儿跟哥哥吵架,你竟然趁机独占了云萝姐姐?

    如喜小姑娘大概也被姐姐看得有一点点不好意思了,慢慢的收起了得意的表情,也放开了云萝的胳膊挨着她站在那儿,只是扭着手指,笑容中还带着一点暗搓搓的小狡黠。

    温二姑娘对此一点都不觉得惊讶,虽然她也想不明白自家的两个妹妹怎么会那么喜欢云萝,但她其实也很喜欢呢。

    顾灵素却很惊讶,越发仔细的打量起了云萝。

    刚才在山脚一见不过相互见个礼,她也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只觉得这位卫家大小姐是个模样精致,有些清冷的人,此刻再看,小姑娘表情寡淡,看着就不是个容易让人亲近的,为何温家的两个小姑娘和小公子都那么喜欢她?

    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吗?

    她看了眼始终站在云萝身旁的景玥,目光微闪。

    景玥此时上前一步,将温五娘往旁边一拎,“看来阿萝在这儿不大合适,不如还是分开走吧,也省得几个小的闹别扭。”

    还能甩开这些碍眼的。

    温五娘愣了下,抬头看了景玥一会儿,然后两只眼睛里也浮上了一层水雾。

    现在的王爷哥哥好讨厌呢!

    不过景玥虽那么说了,温如初还不愿意呢,难得见一次面,她还有许多话想要跟云萝说。

    当即就朝着最小的三个挥了挥手,说道:“都不许缠着云萝姐姐了,不然她要嫌你们烦、不喜欢你们了。”

    姐姐都发话了,三个小的之后倒是没有再紧缠着云萝,但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不时拿眼角偷瞄云萝,十分委屈的模样。

    云萝直接撇开脸,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

    不然还能这么办?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她既不能打又不能骂,什么动作都要小心翼翼的,还是躲着吧。

    之后他们在梅林里转了一圈,期间也遇上了几拨人,有的关系平平就打个招呼,有的交情甚笃同路游玩,有的则相互看不顺眼免不得要争锋相对。

    不知不觉的,队伍就分散又聚集,到下山的时候,云萝的身边就只有景玥和在林子里遇见的师父师娘。

    中午吃斋饭的时候,温墨温大公子终于出现了,龇牙咧嘴的跪坐在蒲团上面仿佛底下有针在刺着他,扭来扭去没一刻安分,惹得温夫人都骂了他一句,“坐好了!扭来扭去的像什么样子?”

    温大公子憋气,又不敢跟娘说他在后山烤肉吃被了尘大师逮住了这件事,只能在人群中搜寻景玥的身影,然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混蛋,你给本公子等着!危难时刻竟然抛下好友自己跑了,这朋友没法要了,绝交,必须绝交!

    景玥一脸泰然,半点不为温大公子的愤怒所动,甚至都没有往那边丢个眼神,只侧头与云萝轻声说着:“西镜湖边也有一处梅林,虽比不得这里漫山遍野,但也不小,最妖精的是就在城里,往来十分方便,你若是喜欢,等半个月后梅花盛开时可以去那里赏梅。”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