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水村而来的书信每次都是厚厚的一沓,文彬用各种口吻将家里、村里和他们身边的事情全都书写下来,让云萝虽离开了村子,却对村里的事不至于一无所知。

    上一封信中写了文彬考中秀才回村后,村里又如同过年过节一般,家里办了酒宴,还请了戏班子,让对上次的戏文一直念念不忘的乡亲们又看了个过瘾。

    今日的信上就写了此事的一些后续,“爷爷如今待我与往日不同,曾暗中给我几两银子,我推辞后他便有些不高兴,强塞了回来,絮絮叨叨叫我好生读书,光耀门楣,平常读书时还可以去找大哥一起探讨学问,兄弟相持。我可不愿意跟大哥探讨学问,又不好与爷爷明言大哥如今早已无心读书,在县学里的名声都不大好了,只是家里人都还不晓得,真是烦恼得很。”

    “我如今在县学一切都好,每旬与栓子哥和继祖哥结伴回家,学里的同窗大部分都甚是和善,已经约定了明年三月要一起随先生出门游学,娘为此担忧得很,现在就已准备起了我出游时要带的包袱。”

    “二姐的婚期已定,就在明年的十一月廿六,我和嘟嘟都十分不舍,但爹娘说,明年二姐都十八了,栓子哥比二姐还要大一岁,若是再不成婚,shu23.cc村里怕是都要有闲话了,只不知三姐到时能否回来?”

    “虎头哥哥随三姐去了京城,通信不便也不知现在境况如何,上次三姐来信中有所提及,二爷爷他们知道有三姐看顾着,虎头哥哥应当也受不了委屈,只是希望下次来信时能再多写几句,家里人都十分惦念。”

    &shu17.ccnbsp;   “入了冬,太婆就病倒了,一直没有好转,六爷爷也不敢保证她老人家能不能熬过年。此事虽不曾与太婆说起,但她自己也似乎觉得时日无多,翻出了压箱底的东西分给我们,我和嘟嘟还有三姐每人都分到了两个银锞子,虎头哥哥的被伯娘收着,四姐他们的被三婶收着,大伯家没有,这让大伯娘很不高兴,直说太婆偏心,凭什么下头的三家都有,就长孙家中没得分,当时就被二奶奶轰了出去。”

    看到这里,云萝不禁有些难受,连还在冒着热气的鲜香小馄饨都抚慰不了她的心情。

    其实,在七月离别时她就有预感,那恐怕是与太婆的最后一次见面,但当这一天真正将要来临的时候,她唯一庆幸的只有老人家无病无痛,寿终正寝。

    两个银锞子对如今的云萝来说算不得什么,却让她想起了前年二姐定亲时,太婆送给栓子的见面礼,听说就是两个银锞子。

    老太太这一生,自幼丧母被卖身为奴,从丫鬟到继室,没两年又成了寡妇,凭着一手精湛的绣技养大三个儿女,嫁女娶媳,最终也算是儿孙满堂了。

    云萝缓缓的将信纸折叠,塞回了信封里面。

    兰香疑惑的问道:“郡主不看了吗?”

    这信还没看完吧?难道是村里出什么事了?

    云萝抬头,见外面的天色已不早,犹豫了下,就走进旁边的小书房里提笔写了张帖子,完事后递给兰香,说道:“让罗桥亲自跑一趟瑞王府,去问问虎……郑文琰如今在何处。”

    兰shu28.cc香接了帖子就脚步匆匆的出去了。

    云萝在原地站了会儿,伸手又把书信拿出来,接着刚才的地方继续往下看。

    之后的倒是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新造的房子已经打好地基,村里第二季的玉米土豆收了多少,临近的其他村庄有人到村里来打听玉米种子,里正大爷受到了县太爷的表彰,但他自觉年老体弱,决定要放下里正的位置了。

    里正提议让郑丰谷接任,乡亲们也甚是推崇,却被郑丰谷拒绝,最后还是由老里正的大儿子,秀才李继祖和李狗蛋的爹当了白水村的新里正。

    肥皂作坊又往外扩建了一圈,招收的伙计更多了,几十乃至上百里外的地方都有人闻讯而来,想进作坊里谋一份养家糊口的活计。

    爹娘决定年后就送郑嘟嘟去学堂,云蔓姐姐听说后专门做了两个绣花精美的书袋,一个给嘟嘟,一个给小虎,如今两人天天凑在一起捡着文彬写坏扔在篓子里的纸就往书袋里塞,还缠着爹娘说笔墨纸砚一样都不能少。

    小姨生了个小姑娘,小姨父甚至疼爱,亲自伺候月子,洗衣做饭皆都不假人手。小姨父的大嫂生了个胖小子,那个之前因为她不会生孩子而把她休弃,紧接着就又娶了一个的前夫至今无儿女,如今许多人在笑话那个男人。

    兰香从前院回来的时候,云萝已经把信看完又重新收了起来,等罗桥从瑞王府返回,云萝已经在正院,陪着娘和哥哥一起等待晚膳上桌。

    罗桥站在门口回禀道:“郡主,帖子已经送去瑞王府,不过王爷今日一早就出城去军营了,此时尚未回府。”

    卫漓瞬间心里头警铃大作,忙问了一句:“妹妹找景玥有何事?”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云萝便将今日的信简单说了下。

    长公主一听,就问道:“浅儿可是想让那个叫虎头的小郎回家去送老人家最后一程?”

    云萝默然,随之摇头说道:“既已入了军中,自当遵守军中的规矩,能不能回家不归我管,但我既然已经知道消息,于情于理都应该跟虎头说一声。”

    晚膳后从正院离开,云萝又往自己的小库房里塞进了无数的金玉绫罗等上品好物,都是祖母大人千里迢迢的从江南给她送过来的。

    时辰尚早,云萝就在小书房里指使着月容和兰香将这近一个月来收到的契书整理归纳,有的是单人的,有的则以村里为单位,足足几万份契约装满了两个大箱子,放在地上,月容使尽了力气都撼动不了分毫,兰香习武力气大,和云萝一起把箱子抬到墙角叠放好,就觉得手臂一阵酸软。

    不由轻声嘀咕道:“这箱子也太大了,装满了契纸该有好几百斤重,下次应该换几个小点的箱子。”

    云萝也觉得箱子太大了,她张开双手都抱不住,只能一人抬一边,迁就着兰香的速度慢吞吞的挪,浪费了不少时间。

    “你最近松懈了不少,明天开始早起和我一起练武。”

    兰香顿时脸色一变,看到月容在旁边捂嘴偷笑,气得就想把她拉下水,说道:“练武最是强身健体,我看月容姐姐身形娇弱,不如明天也一起吧,以后还能与我一起保护郡主。”

    月容轻轻的瞪了她一眼,“我根骨不佳,再怎么练,也练不到能保护郡主的地步,还是一心一意的只把郡主伺候好就行了。”

    两人斗了几句嘴,云萝嫌她们吵,就让她们下去歇息了。

    她又在小书房里看了一会儿书,到将近亥时才放下书吹熄了灯火。

    进了卧室,她衣裳解了一半正准备休息,忽然听见窗外几声叩击,“笃笃”的在漫天的风雪声中也分外清晰。

    云萝的动作一顿,然后默默的把刚脱下一半的衣裳又穿了回去,系好腰带转身走到了那扇窗户前。

    打开窗户,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凛冽寒风,夹杂着纷扬的雪花直扑了进来,然后她才看见站在窗外的红衣少年。

    少年风姿靡丽,在飞雪的映照中宛若勾人的精魄,微微一笑,动人心魂。

    云萝也不由得晃了下神,这人长成这样,真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你怎么这时候过来?”

    景玥的手往窗台上一按,笑着凑近过来,带着一点点邀功的说道:“听说你递帖子想见我,我到家后连热茶都没有喝一口,衣裳也没有换就又出来找你了。”

    云萝微微往后让了些,也注意到了他身上衣裳似乎沾染了些污渍,凑近了还有一丝极淡的血腥味,也不知是从哪里沾来的。

    目光微闪,她说:“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都在帖子上写明了,等风雪停息之后再派个人过来说一声,或是我的人去询问就行,不必你冒着风雪的亲自过来。”

    他又往前走了一步,几乎要贴到窗台下的墙上,“阿萝的事岂能马虎?自然是要我亲自过来才能放心。”

    鹅毛大雪从天空飘落,被风卷着吹进屋檐下,又从敞开的窗户飘了进来,更多的却被他挡在身后,落在他的头上、肩膀,很快就覆了薄薄的一层。

    他却仿佛感觉不到,扶着窗台又说道:“可惜,你这个消息恐怕暂时传不到郑文琰的耳中了。”

    云萝一愣,“他不是在北大营吗?”

    “昨天还在,不过今日一早就随军离开往西北去了。”顿了下,他解释道,“原本他的名字并不在其中,是他听到了些许风声,知道我过去就主动凑上来的。”

    这一回,云萝沉默得有点久,很久才幽幽的问了一声,“又要打仗了?”

    不然何至于让一个才训练了不到半年的新兵蛋子在这样寒冬腊月的大雪天气出征?

    当然,虎头的武艺很好,可丛林搏杀和真正上战场进行人对人的厮杀是完全不同的经验,杀野兽和杀人的感觉也截然不同。

    忽然感觉头顶一重,抬眸便对上了景玥关切的目光,他手心的温度透过层层发丝传到她体内,迎面的寒风都好像没那么冰冷了。

    她一默,一时间都懒得挥手拍开他乱放的爪子,只是说:“我不担心,是他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总会有这么一天,以后不管他是立功或默默无闻,无论凯旋而归还是横尸沙场,都该由他自己承担。”

    景玥不禁莞尔,稍用力的揉了下她的头发。

    发丝柔滑,一直从手心软到了心里头,垂眸对上她清透的目光,看到她背着光却仍莹白的小脸和樱红的唇,他忽然触电般的飞快缩回了手。

    云萝也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不由略微瞠大了眼睛,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头顶。

    emmm……难道有静电?

    景玥轻咳一声,悄悄的摸了下有些发烫的耳朵,然后将她往窗户后面推了推,说道:“别在这儿站着了,天寒风冷,当心着凉。郑文琰此去西北,说不定是他的造化,你莫要过于担心,还不如早些休息,我也该回去了。”

    然后“砰”一声把窗户给关上了。

    云萝在窗户后默默的站了会儿,再伸手推开的时候,外面已空无一人。

    雪花从窗户缝隙中飘了进来,因为外面少了个遮挡的人,好几朵雪花直接扑在了她的脸上,冰冰凉的激得她一下子又把窗户给关上,并紧实的插上了窗闩。

    转身,她又举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眼里有一点点困惑一闪而过。

    次日一早,文武百官开朝就被一个消息当头砸下——西夷犯边,劫了十余村庄,上千百姓被屠,数百妇女被抓!

    满朝哗然,满城哗然,才不过两年而已,西夷贼子又不安分了?

    将要过年的喜庆被一扫而空,京城百姓纷纷放下手上正在为过年所做的准备,涌上了街头,茶楼酒肆,街头小馆,甚至连花街柳巷中都在大声议论着这件事。

    “西夷贼子着实可恶,皇上宅心仁厚不愿对他们赶尽杀绝,没想到才老实了两年就又不安分了!”

    “要我说,两年前就不该轻易的放过他们,景王爷都把他们的皇宫给打下来了,怎么不干脆把人都杀光一了百了呢?蛮夷之人就不该活在世上,全杀了才能安生。”

    “你这般行为与蛮夷又有何区别?蛮夷之所以为蛮夷就是因为他们不通教化。我大彧乃礼仪之邦,天朝上国,应该怀着慈悲宽容的心去感化他们。”

    “呸!说得好听,你这么慈悲宽容,咋不到边境上用你的礼仪教养去感化他们呢?”

    “真是读书读傻了,那等蛮夷就跟野兽一般,只有拿大棍子把他们打痛了才会乖乖的听话。”

    “直接杀了才好呢,杀光了他们,边境才有安宁的日子!”

    “说得简单,那你怎么不去当兵杀敌呢?你知道西北那一片地方有多大吗?知道那里的气候地形和各族联盟吗?把你扔到那一望无际的荒漠草原之中,你怕是连个鬼影都找不到,就会躲在安乐窝里胡咧咧!”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别不是西夷的细作吧?”

    “你他娘的才是细作呢,你全家都是细作!”

    从议论到争吵再升级到打架不过是眨眼的事情,从一对一的冲突到几人劝架再到一大群人打成一团也只在转瞬之间。

    一队京兆府的衙役挎着刀飞奔了过来,又撕又扯又扔的把这群人分开,领头的衙役怒斥道:“干嘛呢干嘛呢?陛下都在为西夷之事忙得觉也睡不着,饭也吃不香,你们还在这里给大伙儿添乱?再有几天就是过年,我也不想大过年的还要去牢里给你们送饭,今天就不抓你们了,但是下不为例,都不许再吵再打架了!”

    随着他的呵斥,人群逐渐平静下来,又在他们的驱赶下散开。

    云萝就坐在对面茶楼的临窗雅间,将这一幕从头到尾看了个完整,转头看向对面据说觉也睡不着、饭也吃不香的皇帝陛下,默默的耷拉下了眼角。

    泰康帝掩嘴咳了一声,忽然叹息道:“浅儿,你可知西夷原本并无犯边之意?此事皆因你而起啊。”

    云萝顿时眼皮一跳,“舅舅这话是什么意思?”

    泰康帝又叹了口气,此时雅间里并无旁人,但他仍压下了嗓音说道:“西北的三十多万大军如今全由阿玥掌控,想要压下点消息还是容易的。外头的人只知道西夷打劫屠戮我大彧的百姓,却不知他们一开始是冲着送去西北的那一万斤玉米种子而来的,劫玉米不成,回程的途中就顺手打劫了十几个村庄。”

    虽有几十万大军守在边疆,但边境线实在是太长了,小股的部队从一些边边角角的缝隙里钻进来并不很困难,大彧如此,西夷更是如此。

    见外甥女没说话,泰康帝屈指在桌上轻轻的叩击了几下,又说道:“朝中的你几个世家狐狸若是知道这事,怕是又要借此起幺蛾子,索性就不让他们知道了。朕也没想到阿玥对西北军的掌控已然到了这个地步,当真没有将消息泄露给一个不该知道的人!”

    这话让云萝忍不住的多想了,不由问道:“景玥掌控了大彧的近三分之一兵权,且西北将士们都对他忠心耿耿,如今舅舅或许还信任他,但等到大彧内患尽去,他是不是也会成为新的内患?”

    泰康帝叩击着桌面的手指蓦的一顿,然后抬起在她的额头上用力的弹了一下,“你这张肆无忌惮的嘴可得稍微改一改,不定哪一点惹怒了你舅舅我,‘咔嚓’一下就把你的脑袋给砍了!”

    云萝捂着额头表情木然,您这是默认了吧?

    泰康帝摸着鼻子下的那撇小胡子,“真是个傻丫头,阿玥可比你想的还要聪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