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夷犯边虽初时震动,但之后就很快把这起骚动平息了下来。

    大彧的疆域辽阔,周围环伺着诸多小国,边境之地总会时常发生一些摩擦和冲突,只要不是大规模的进犯或出击,基本在朝中激不起多大的浪花。

    此次短时间的哗然却是因为西夷的王庭被攻占,王族之人死伤惨重还只在两年前,日常的小打小闹小冲突也就罢了,竟然这么快就敢偷入境内,劫粮食,屠百姓,抢妇孺!

    朝堂上,皇上龙颜震怒,当即命令瑞王景玥领兵出京,再战西夷。

    如今寒冬腊月,西北之地早已被冰封,绝不是能轻易出征打仗的时机。

    但皇上的圣旨一下,京城各部还是飞快的运作了起来,景玥也迅速的集结兵力,清点辎重粮草,整装待发。

    这天,已到了腊月除夕,京城街上却比去年少了许多过年的热闹喜庆,人们三五聚集,除了说道过年家常,更多的却在议论景家的瑞王爷要领兵出征去西北的事情。

    也是在这一天,又有八百里加急从西北送达京城——西夷求和,他们王族的大王子亲自押送贡品和侵犯大彧的塔拉部落首领,前来京城请罪。

    消息传到景玥耳中的时候,他正在宴月楼里陪云萝喝茶,闻言便放下茶盏轻笑道:“看来这一趟西北之行是走不成了。”

    云萝小脸木然,蠢蠢欲动的想要把手中茶盏往他脸上扔过去。

    亏她大冷天的出门来给他践行,然而看他此时的表情,怎么都像是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

    景玥眼睫轻颤,小心的伸出手来想要将她的茶盏接过去。

    捏着杯盏,他手上稍稍用力,云萝也适时的松手,下一秒便听到一阵轻微的“咔嚓”声,茶盏碎裂,落了他满手的滚烫茶水。

    他嘴角一抽,然后把手中的碎瓷片放到桌上,又拿帕子擦干水迹,并“嘶”了一声,将掌心摊开在了云萝的面前,“你这也太狠心了。”

    摊开的掌心一片红痕,云萝看了一眼就默默的移开视线,抬头对上他桃花眼中的点点委屈和控诉,并不为所动,“一点红痕而已,连个水泡都没有。”

    景玥缩回手自己安慰自己,似解释的说道:“西夷诸部在两年前死伤惨重,短短两年时间并不足以让他们休养生息,积蓄起足够与大彧开战的力量。如今的西夷王族是乌赫部落,他们如果不想才坐了两年王族就被重新打落,就必然要来求和。”

    云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明知不会离京,还来请我喝茶叫我给你践行?”

    景玥一点愧疚都没有,以手撑着下颌,侧头说道:“总得做出个样子来让人看见,更何况,难得与你单独相处,我一丝机会都不愿错过。”

    积雪的反光投入雅间,映照在他的脸上,桃花眼潋滟仿佛含着无尽的绵绵情意,直入人心。

    云萝也似乎被他眼中的光芒闪了一下,然后垂下眼睑淡然说道:“你该走了,用不了多久,宫里就会有人来请你去商量大事。”

    景玥并不想走。

    他重新取了一只干净的茶盏,拎起茶壶添到八成满,然后放到对面,又把几盘茶点往云萝的面前推过去,“不急,这核桃酥是宴月楼新出的点心,咸口不腻,你尝尝。”

    云萝并不很想吃。

    &nbspshu17.cc;   但她还是取了一块,咬一口,不甜不腻微咸,松脆酥软,细细品味似乎还能尝出一丝肉味。

    云萝突然就想吃肉了,红酥肉、酱烤鸭、糖醋排骨、辣子鸡丁……

    她这辈子都还没吃过辣子鸡丁呢!

    景玥见她有些失神,不由问道:“怎么了?可是不合胃口?”

    云萝一口将剩下的大半块核桃酥全塞进嘴里,就着滚烫的茶水囫囵吞了下去,从窗口看向对面的醉霄楼,格外正经的说道:“你快走吧,我要去对面吃肉。”

    “……”他下次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约她?

    景玥虽然很想陪她再到对面的酒楼里去吃上一顿,但并没有等他将想法实施,宫里就果然来了人说陛下有请。

    云萝目送他离开,然后转身进了醉霄楼,要一个雅间,点一桌好菜,把自己喂得饱饱的。

    可惜,身为全京城最大的酒楼,这里也没有她突然想吃的辣子鸡丁。

    今年的除夕宫宴十分潦草,皇上只出现了一会儿就从宫宴上消失了,一起消失的还有好几个文臣武将,以至于留在宫宴上的大臣和各家女眷们都有些食不知味,看着下面的舞曲,思绪却都不知飞去了哪里。

    时间一晃又是一年元宵,西夷的使者带着朝贡和打劫屠戮了大彧百姓的塔拉首领终于到了京城。

    入城时,他们受到了京城百姓的热情欢迎。

    若非街边有官兵阻拦,百姓们恐怕要朝着这一队在冰天雪地中千里跋涉而来的西夷使者扔烂菜叶子和臭鸡蛋了。就算不能扔这些东西,言语谩骂却少不了。

    西夷人大部分都听不懂大彧话,但从街边百姓的神情和举止中,他们还是很清楚的感觉到了大彧百姓对他们的不欢迎和厌恶。

    没有郑重其事的欢迎仪式,甚至连迎接他们的大彧官员也只有小猫三两只,最位高权重的是就是鸿胪寺少卿和刑部侍郎,鸿胪寺少卿送使者到驿馆,刑部侍郎带人把塔拉首领押走关进了大牢。

    想要进宫拜见陛下?

    不好意思,今日乃元宵佳节,陛下要与民同乐,与民同欢,实在抽不出时间里接见外国使者,等陛下有空了,自会召见。

    西夷的大王子觉得他受到了冷待和屈辱。

    他却不知,因为今日迎接他们的这个阵仗,朝中还起了一番争执。

    有人认为如此粗陋有失大国风范,有人却认为,对西夷这等狼子野心之徒太客气才是失了大国风范,显得我大彧多好欺负似的。

    而从最后的结果来看,显然是后者占据了上风。

    元宵佳节不宵禁,满城灯火自是赫赫扬扬十分热闹,少年少女都往街上来了,三五成群的穿梭在灯火之中,笑容比彩灯更绚烂。

    云萝也上街来了,虽然她并不是很愿意大冷天的出门。

    卫漓拎着一个兔子灯挤出人群,走到了她面前,“给。”

    云萝犹豫了下,默默的接过,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去年兄长好像也送了她一盏兔子灯,这是对兔子灯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吗?

    卫小侯爷却觉得妹妹拎着兔子灯娇娇俏俏的站在人群中,毛茸茸的领口衬着精致的小脸,与她手上的兔子灯相映成趣,真是可爱极了。

    他拉起她的另一只手往前走去,侧头与她说:“我与安庭他们约在了醉霄楼,先过去与他们汇合可好?”

    云萝无所谓,“好。”

    醉霄楼在京城最热闹的正元街上,一路过去人流更加的拥挤,好几次,云萝手上的灯笼都差点被挤掉,当真是累赘。

    在醉霄楼门口,她遇到了温家人。

    温如初一见到她就扑了过来,挽着手臂说道:“可算遇到个熟人了,今晚我就跟你玩了,你可不许甩开!”

    &nbswww.shu28.ccp;卫漓和云萝朝温尚书和温夫人作揖道:“温大人,温夫人。”

    双方见礼,温夫人瞪了温如初一眼后对云萝说道:“这丫头的规矩越发松散,让郡主见笑了。”

    温如初笑嘻嘻一点都没有被批评的自觉,拉着云萝抱怨道:“我大哥如今不在京城,我娘就不许我和蓁蓁自己去玩,把我们拘在身边,真是没趣极了。”

    温夫人又瞪了她一眼,“跟我这个老婆子在一起就让你这般无趣?”

    感受到来自亲娘的森森威胁,温二姑娘当即缩了下脖子,然后躲到了云萝的身后探头说道:“娘,我今晚就要跟云萝一shu23.cc起玩儿。你放心,云萝那么厉害,贼人遇上她都不知哪个更倒霉,肯定能保护好我,是吧云萝?”

    云萝不想跟她说话。

    卫漓微笑的看着自家妹妹,然后拱手与温夫人说道:“我们在醉霄楼的翠轩阁定了座,安庭今日也会带他妹妹出门逛灯会,夫人若是放心,就让温黧也与我们一道吧。”

    说话的时候,顾安庭护着他的两个妹妹也从人群中慢慢的走了过来。

    不仅他,简王世子宗琦钧也带着他的妹妹安如郡主到了醉霄楼下。

    队伍一下子就庞大了起来,温尚书和温夫人寒暄了几句后就先带着他家几个小的进了醉霄楼,温如初和叶蓁蓁以及温黧则跟着云萝他们进了另一个雅间。

    少年与少年坐一起,姑娘与姑娘凑成堆,与云萝最熟的就是温如初和叶蓁蓁,其次顾家姐妹,简亲王府的安如郡主在此前却并没有什么交情。

    听说,在蒋华裳出事之前,她与安如郡主被并称为京城双姝。

    而今,蒋华裳一朝跌落泥潭,默默沉寂,已经有许久没有出现在京城人的视线里了,安如郡主就成了高居京城贵女之巅的第一人。

    她今日穿了一身红衣,浓眉大眼翘鼻梁,粉面含春樱桃嘴,神光熠熠,脂粉敷面,娇艳如热情绽放的玫瑰。

    她与温如初说胭脂,与叶蓁蓁说吃食,与顾家姐妹说现今流行的珠花头面,与温黧论诗词,和顾安庭论兵书,还能与卫漓说一说朝中事,当真是八面玲珑什么话题都能说上一嘴。

    不知何时,她与温如初交换了座位坐到云萝的身边,侧头看了她几眼,忽然说道:“安宁妹妹怎么不说话?可是嫌我们说话无聊?”

    云萝从茶盏中抬头看向她,“并没有。”

    “从见面到现在,都没听见你说过几句话呢,别是我不小心把你给冷落了吧?”她说着就笑弯了眼,伸手似乎想要来摸云萝的脸,“妹妹整日待在府中不常赴宴与人约会,想要与你亲近都找不到机会,今日难得相会,可得好好亲香亲香。”

    云萝下意识的往后让了一下,安如郡主的手便有些尴尬的停在了半空。

    温如初见状连忙打岔道:“郡主别介意,云萝她就是这样的性子,不喜跟人太亲近,但其实是个很善良很好的人!”

    安如郡主收回了手,朝云萝赔礼道:“是我唐突了,实在是见了妹妹就喜欢得很。”

    又转头跟温如初说:“温二妹妹怎么叫她云萝?安宁妹妹不是叫卫浅吗?这云萝莫非是在乡下……哎呀!”

    她忽然捂住了嘴,一脸不好意思并尴尬的看向云萝,缓缓放下手,歉然道:“我一时嘴快,并非故意提起……妹妹别介意。”

    云萝垂下了眼睑继续研究在水中舒展的茶叶,淡淡的说了句:“无妨,本来就是我在乡下的名字。”

    这个安如郡主对她有敌意呢,真是奇怪。

    今日之前,她们也只曾远远的见过几面,从没有相处过或有交流,她的这份敌意从何而来,因何而起?

    云萝这淡定的模样让安如郡主不由揉了揉手里的帕子,心里十分的不得劲。

    怎么就这么平静?被人当众提起在乡下长大还能面不改色,果真是心机深沉,不好对付。

    她目光闪烁,正想再开口,卫漓却在此时转过头来问道:“妹妹可是觉得在这里坐着无聊了?要哥哥陪你去街上走走吗?”

    云萝并不是很想,雅间里有吃的有喝的还有火盆暖烘烘的烤着,怎么也比外面舒服。

    但她更不想面对安如郡主的试探和算计,也不想去猜她的心思,于是就放下了茶杯点头道:“好。”

    她一说好,其他人也在雅间里坐不住了,毕竟今天元宵,外面的街上这么热闹,若是白白的坐在雅间里度过岂不是亏大了?

    说话喝酒什么时候不能够?

    一群人都站了起来,云萝就有点不想动了,却无奈被哥哥直接拉出了门。

    刚走出酒楼,迎面就走来一个红衣少年,宗琦钧当即挥手招呼道:“阿玥,你怎么这时辰才过来?”

    景玥先看了云萝一眼,目光温软,然当视线转简王世子的时候,他眼里的温软却瞬间消失,只随意的说了句,“被耽搁了会儿,现在也不迟。”

    一朵红霞从云萝身旁飘过站在了她的前面,身姿婀娜,盈盈福身道:“景哥哥,许久不曾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