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娇艳甚是动人,一低头一抬眸皆是脉脉含情,看过来的眼神软成一汪春水,似能把最坚冷的寒冰都给融化了。

    景玥顺着声音看向了她,神色莫测看不出心里在想些什么,但落在安如郡主身上的视线却许久没有挪开,直将安如郡主看得面红耳赤、心跳如雷,紧张的拧着帕子满脸娇羞的又垂下了眼睑,不敢与他对视。

    心里的思绪却飞快转动,想着该说些什么,该做出怎样的回应才能得到景玥更多的好感。

    这个时候,她应该继续主动,还是表现得矜持羞涩一些?

    太主动了会不会显得轻浮?可若是太矜持,又会不会让景哥哥觉得她过于冷谈,进而也疏远了她?

    景哥哥以前从没有这样专注的看着她呢,难道是许久不见终于发现了她的好?被他这样看着,她连呼吸都快要喘不过来了,可如何是好?

    想得太多,乱七八糟的正纠结成一团,她就听见景玥忽然说道:“原来是安如郡主,方才没有认出来,抱歉。”

    他的声音清朗舒缓,带着些漫不经心的散淡,却仿佛一盆冷水朝着安如郡主当头落下,让她瞬间从旖旎遐思中清醒了过来。

    她霍然抬头看向景玥,然景玥却已经转移了视线,目不斜视的从她身旁走过,走到了被她刻意挡在后面的云萝身边。

    “送你的。”她听见他在身后说,明明还是一样的声音,语气中却忽然多了温柔缱眷,丝丝缕缕的直往人心里钻,“过来时正好遇见有人在打擂,我觉得这盏灯你可能会喜欢,就上去跟他们比斗了一场,喜欢吗?”

    安如郡主下意识的转身去看,刚才只注意到了他的人,倒是不曾刻意关注他手上是否拿着什么东西,如今转头却一眼就看到了云萝手上的那盏灯。

    也不是多精致贵重的灯笼,甚至以安如郡主的眼光来看,无论做工还是上面的画像都可说一句粗陋。

    最寻常的椭圆样式,小小巧巧比小儿的脑袋也大不了多少,白色的油纸上用黑墨勾勒出一座农家小院,有妇人在院里舂米,姑娘在屋后喂鸡,几个小童在外面的大路上嬉戏,门口的石墩上还坐着一个摇蒲扇的老妇。

    灯笼随风轻轻的转过半圈,就见一弯小溪从屋旁经过,延伸到了田野之中,有个汉子挽着裤腿弯着腰似乎在拔草,更远的山脚下,还有个老汉挑着两捆柴悠悠的下山来。

    寥寥数笔,却栩栩如生。

    灯笼被高举在眼前,里面燃着蜡烛,黄蒙蒙的亮光透过油纸照在云萝的脸上,把她的眼睛都照亮了。

    她目光专注的看着灯笼上这一副简易图画,不由抿嘴轻弯了一下。

    卫漓忽然就觉得他的兔子灯被比下去了。

    景玥清楚的看到了她嘴角的那一点细微弧度,不禁目光闪亮,又跟她说道:“还有一盏灯我放在了马车上,等回去的时候再给你。”

    卫漓注意到了他手上几个细小的伤口,心思一转就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忽然冷哼一声,“花言巧技!”

    云萝的注意力从灯笼转到了兄长身上,目光一闪,又看向景玥,说道:“一盏就够了,其他的你自己留着玩吧。”

    景玥笑而不语,那是他亲手为阿萝做的,怎么能留着自己玩呢?

    简王世子凑了过来,好奇的看着云萝手里的灯笼,对景玥说道:“这么多人你就只带了一盏灯?可没这么偏心的。”

    景玥指着大街就说道:“这么多灯还不够你看的?”

    宗琦钧“啧”了一声,他并没有察觉到他妹妹对景玥的心思,但却注意到了景玥对云萝的不同寻常,不由得再次看向云萝,眼中的更多了些好奇的打量。

    景玥直接将他从面前推开,目光微眯,眼中是满满的警告。

    安如郡主将这一幕幕全看在眼里,手中的帕子都被搅成了一团,眼中光芒明灭,充斥着浓浓的不甘。

    表情扭曲了一瞬,又飞快的平复,她莲步轻移状似无意的站到了景玥的身旁,笑盈盈看着云萝手里的灯笼说道:“景哥哥还是这么贴心,连送一盏小小的灯笼都如此恰到好处,犹记得小时候有一年乞巧节,我在街上不甚与家人走散,正彷徨无助时,多亏遇到了景哥哥一直陪在我身边。”

    云萝忽然转头看向她,见她一身红衣娇俏的站在景玥身旁,竟莫名有种情侣装的既视感。

    眉头不自觉的一蹙,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此时的目光迅速冷淡了下来。

    下一秒,她就看见景玥远离了安如郡主,神情冷淡的说道:“安如郡主怕是记错了,遇到你的是我阿姐,送你回府的也是我阿姐,在我阿姐入宫之后,本王就再也没在乞巧节出过门。”

    安如郡主笑脸一僵,委屈的咬着嘴唇强行攀扯道:“可就是因为有景哥哥在,我才没那么无助害怕呀。”

    景玥飞快的看了云萝一眼,再看向安如郡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越发冷淡,眼中似有丝丝暗芒缭绕,“原来在安如郡主眼里,我阿姐还没有当时不过是垂髫之童的本王更让人安心。”

    安如郡主顿时神情一慌,“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然而景玥却不再理会她,转而朝宗琦钧说道:“人员冗杂,不如分开走。”

    宗琦钧看看他妹妹,又看着景玥欲言又止。

    一直站在旁边的顾安庭此时开口道:“出门前,我就答应了我四妹要带她去镜湖看花船放河灯,还不知她要如何折腾,就不与你们走一起了。”

    顾灵佩看向她大哥一脸懵逼,刚想张嘴询问她何时说过这话,就被身旁的姐姐顾灵素用力扯了下衣角,她顿时把嘴巴给闭上了。

    顾安庭又对温如初说道:“你们姐弟三个也跟我们一起吧,子然去江南读书之后就仿似挣脱了线的风筝,千里迢迢的连过年都不曾回来,也不知在那边过得如何,你们正好能和我说说。”

    温如初左右看看,一脸为难,她觉得云萝更有安全感呢?

    不等她纠结,叶蓁蓁和温黧就一左一右的拉着她站到了顾家兄妹的身边。

    队伍就此分开,顾安庭带着两个妹妹和温家三姐弟去了镜湖的方向,卫漓看了眼安如郡主,然后朝简王世子打了声招呼就拉着云萝转身离开,景玥一步不落的紧跟在云萝另一边,安如郡主迈步想要跟随,却被宗琦钧一把给拉住了。

    “哥!”安如郡主又气又急,对上宗琦钧的目光后又莫名心虚的垂下了脸,不敢与他对视。

    宗琦钧深深的看着她,好几次欲言又止,到最终却也只是伸手摸了摸她低垂的头,说道:“你也不小了,回去后我就跟娘说,让她给你相个好人家。”

    安如郡主顿时一惊,慌忙道:“我不要!”

    宗琦钧目光微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满京城的青年才俊任由你挑难道还没有一个能入你眼的?”

    安如郡主咬了咬嘴唇,幽幽的说道:“当真能任由我挑吗?”

    宗琦钧一噎,压着声音和脾气的说道:“除了阿玥,不管你看上谁,爹娘和大哥都能给你做主。”

    “可我就是心悦景哥哥!”虽是气急之下说出的话,但出口后还是羞红了脸,扭着手指声音也低落了下去,“哥,我很小就……就喜欢他,爱慕他了,你是景哥哥的好友,你帮帮我好不好?”

    “不可能的。”宗琦钧直接摇头,“这些年来,他身边从没有出现过一个女子,那年他刚从西北回来时,多少姑娘对他投怀送抱,你可曾见他多看谁一眼?因为纠缠被他亲手打飞的又有多少?”

    “以前没有,现在不是有了吗?你看他对卫浅多好,这么多人呢,他就只送了卫浅一盏灯,还是他屈尊降贵亲自去打擂比斗得来的。”说起这件事,安如郡主就忍不住的满脸愤恨,眼里的嫉妒都快要挡不住的满溢出来了。

    但她很快就把这些与她身份不符的表情收敛了起来,抬头委屈的看着兄长,说道:“自从卫浅来了京城,景哥哥就像是换了个人,陪她去兰若寺赏花,还陪她去江南,一走就是好几个月,也不知那段日子他们有没有……”

    话说一半,留给人无限想象。

    宗琦钧想到刚才好友的表现,也是脸色略有些古怪,因此看向自家妹妹的时候,神情却越发的坚定了,“你既已看出了阿玥对安宁郡主的别样心思,又何苦要再把自己给牵扯进去?”

    安如郡主脸色一变,然后垂下脸沉默的不说话了。

    宗琦钧便以为她听进去了些,又心疼她怎么偏偏喜欢景玥,语气缓和了下来,安慰道:“你是我简王府的郡主,金枝玉叶,就该找一个疼你爱你一心一意对你的郎君,护你一世无忧。景玥他……他虽身份尊贵,才智过人,模样也长得好,但他那脾气可不是会让人的,且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旦不甚惹恼了他,挥鞭就能打人。”

    不怜香惜玉,这难道不正是他的优点吗?

    安如郡主丝毫没有被说动,甚至是越想越不甘心,并把满腔的怨恨全都落到了云萝的身上。

    不过是个乡野出来的小丫头,行止粗俗、不通礼仪,恐怕连字都不识几个,也就一张脸还能看,凭什么竟吸引了景哥哥的关注?

    安如郡主低着头,在无人看见的角度,脸上的表情一片狰狞。

    云萝忽然觉得后背“飕”的凉了一下,不由转头看了眼来时的路,神色莫名。

    卫漓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云萝回身摇头,安静的继续往前走。

    卫漓陪护在身侧,很快就把注意转到了景玥的身上,忽然说道:“没想到你还曾救过安如郡主,倒是从没听你提起过。”

    景玥眼角一抽,下意识往云萝身边靠近,低头解释道:“我不记得那是哪一年发生过的事,但乞巧节我只在阿姐入宫前陪她出门逛过几回,阿姐进宫那年我才八岁。”

    云萝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

    不记得就不记得呗。

    卫漓把妹妹往自己这边拉近,又说:“如此说来,还是青梅竹马的缘分。”

    景玥觉得这个朋友真的没法要了,逮着了机会的给他扯后腿,在他和阿萝之前制造障碍,要不是看在阿萝的面儿上……

    暗暗的深吸一口气,他又朝云萝靠近,“什么缘分?我与阿萝才是青梅竹马的缘分呢。”

    小侯爷顿时冷笑一声,真想骂他一句“厚颜无耻的禽兽!”

    当年他妹妹才多大啊?这个混账就已经盯上了!

    这种人就应该和妹妹彻底隔绝!

    小侯爷想到就做,脚步一横,从云萝的身后绕过到她的另一边,一下就把景玥挤开了。

    景玥不跟他争,只是几步绕到了云萝的那边,再次与卫漓形成以云萝为中心一左一右的格局。

    卫漓于是又绕了回来,继续隔绝景玥的靠近。然而,几乎在他绕到这边的同时,景玥也绕回到了那一边。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你追我赶的绕着云萝转起了圈圈,云萝的眼前总有人影一晃而过,晃得她眼睛都有些花了。

    她起初还能面不改色的当做没看见,到后来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停下了脚步,耷拉着眼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还看不看灯了?”

    景玥毫不犹豫,十分坚定的说了句,“看!”

    不看灯你就要回家了。

    卫漓掩嘴轻咳了一声,为自己方才的幼稚行为而稍有赧然,垂头与她说道:“今晚戌时有彩灯游街。”

    “跟去年一样吗?”

    “差不多,但每年也都会有所不同。”

    云萝目光微亮,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就看完再回去。”

    卫漓微笑,去年元宵,妹妹就似乎很喜欢这个环节。

    景玥却在琢磨着如何甩开卫逸之这个碍眼的。

    彩灯游街是元宵节最热闹的一个环节,无数穿着喜庆的人行走在街上,簇拥着中间被各色灯笼装点的车轿,车上有敲锣打鼓,有身姿曼妙的女郎翩翩起舞,有杂耍戏猴,也有勾勒妆容的戏子咿呀唱曲……就像是一个个移动的舞台,上演着一幕幕精彩绝伦的好戏,总能引得两旁围观的百姓拍手叫好。

    不到戌时,正元街的两边就围满了人。

    云萝去外面转了一圈,抱着一堆小食也回到了醉霄楼,把雅间里的一张桌子都堆得满满当当。

    肉饼烧鸡炸豆腐,花卷酥酪烤肥鸭,只要是街上有的,她基本都搜罗了遍,醉霄楼还上了好几碗元宵,各种口味的。

    他们并没有回去原来的那个雅间,此时这里就只有三个人,云萝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吃东西,景玥和卫漓就坐在旁边看她,还不停的把她面前吃完的空盘子空纸包撤换下来。

    外面忽然有人高喊了一声,“来了来了!”

    顿时附近的人们都激动了起来,纷纷伸长脖子往灯火璀璨的那个方向张望,锣鼓声正从那边传递过来。

    云萝不用在外面人挤人,坐在二楼的雅间,看得也比下面的人更远更清楚。

    她已经看见一长串的灯火蜿蜒在街上,锣鼓声和百姓的喧嚣也在越来越近。

    挖了一勺酥酪送进口中,那穿着五颜六色,装扮得奇形怪状,踩着奇怪步伐,提着彩色灯笼走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已清晰可见,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一队身穿橘红衣的汉子,他们手敲锣鼓震天响,吹起唢呐长号直冲云霄。

    再后面,才是一辆马车,马车驮着一个大鼓和各色灯笼,一个妙龄女子踩鼓而舞。脸上画满了色彩的魁梧妇人腰间扎着彩带紧跟其后,随着鼓声扭出一个个夸张的动作,虽不怎么好看,但却意外的热闹喜庆。

    一个元宵盛在汤匙里递到了嘴边,云萝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将要走到窗下的彩灯,下意识的张嘴吃了进去。

    元宵含在嘴里,她忽然一愣转头,看到景玥正一手捧碗一手拿着汤匙,汤匙上舀了一只白白胖胖的元宵,笑眯眯的看着她。

    她的对面,卫漓冲他怒目而视。

    嘴巴无意识的一动,咬破了元宵外面的那层皮,里面的汁水顿时流出,香味充斥了整个口腔。

    唔,牛肉味的。

    不知不觉的一只元宵就咽下了肚,景玥紧接着又将汤匙递过来,“尝尝这个,好像是虾仁馅的。”

    还没吃进嘴里,那鲜香味就弥漫在了鼻间,云萝迟疑了下,明明觉得不大好,但嘴巴却不听她指挥的自动张开了。

    卫漓忍无可忍,当即在桌子下朝景玥一脚踢了过来,“你够了!若是被人看见,我妹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云萝觉得好有道理,伸手就捧起面前的另一碗元宵自己吃了起来。

    景玥缓缓的将第三只元宵吃进自己嘴里,幽幽的朝卫漓瞥过去一眼,这要不是阿萝的亲哥哥……

    在卫漓喷火的眼神中,他忽然手一抖,低头看着手中汤匙,瞬间连口中呼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

    卫漓简直要看不下去了,霍的站了起来,却突然听见外面一声惊呼,“啊,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