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云萝暗暗的下了决定,下次,她一定要把景玥也那么扛一回!

    真是一点都不舒服!

    马车载着云萝缓缓地离开了灯市,并在前方一个路口接上了匆匆赶来的兰香和月容。

    “郡主,您的鞋子怎么了?”看到云萝右脚上飞了鞋底的那半只鞋,兰香都惊呆了,“您冲进火海里去了吗?”

    云萝将还圈在脚踝上的鞋面扯了下来,默默不语。

    月容伸手接过,看到了边缘崩断的线头和火烧的痕迹,不由得眉头皱得紧紧的,不赞同的看着她说道:“郡主,您乃千金之躯,如何能亲身涉嫌?火场凶险,若是万一……便是哪里磕着碰着了,回去被长公主知晓,都不知要多心疼呢!”

    兰香也凑过去看了一眼,又满脸关切和紧张的在云萝身上不住打转,“郡主可有哪里受伤?”

    要不是深知郡主不喜欢有人靠得太近,她就要扑上去上下其手仔细检查了!

    鞋子都成这样了,鞋底都不见了,身上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云萝脱下了袜子,灯笼昏暗的光芒照耀下,一只脚丫小巧玲珑,晶莹剔透,白生生肉乎乎的宛若一团暖云,好看的让人想要咬一口。

    两个丫鬟都不禁看呆了眼,深深觉得她们家郡主的身上真是无一处不精致,就连一脚趾头脚都不知比她们的好看多少。

    云萝不知她们的想法,检查自己的脚上并没有损伤,身上也没觉得哪里疼痛不适,就把脚收进了裙摆里面。

    动作忽然一顿,她低头盯着裙摆上的几个小洞,还用手指抠了抠,说道:“这里被火星燎到了,不知还能不能抢救。”

    两个丫鬟都有些无奈,我的郡主殿下,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

    可这是自家郡主,她们不宠着她还能宠谁?

    月容凑过来仔细看了看,说道:“郡主若是实在喜欢这件衣裳,回去就让如歌补救一下,绣些小花小草外面也看不出来。”

    “嗯。”倒不是多喜欢,只是第一次上身就被火星燎出了几个孔洞,就此丢弃的话有点可惜。

    其实她的衣服已经多得穿不过来了。

    兰香转身拿出了马车暗格里预备的衣服,“郡主不如先把衣裳换下来吧。”

    云萝轻拢裙摆,“不用麻烦,反正都快到家了。”

    兰香犹豫了一下,就又把衣服收了起来。

    回到长公主府,衡阳长公主已经知道了驿馆失火的事情,甚至还知道了她的小闺女当着全城百姓的面把半边熊熊燃烧的屋顶一脚踢飞。

    担心之后又不禁有点忧愁,女儿这般彪悍,还一点都不顾忌的连番展现在了全城百姓的面前,以后也不知有哪个胆大不怕死的人家敢上门来求亲。

    离她及笄已不足两年了。

    当然,想虽这么想,但见到云萝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她身上是否受伤,确认她安然无恙后,才拉着她训斥道:“你真是越发的大胆了,冲上去之前可曾想过万一挡不住怎么办?那是一堵墙一个屋顶,砸下来何止千钧之力?能把人活生生的埋进去眨眼就烧成了灰!”

    想到有可能会出现那个场景,衡阳长公主就忍不住的心惊肉跳,一时间连气都有些喘不上来,捂着胸口就软软的倚在了榻上。

    云萝连忙上前替她顺气,说的话却并不怎么软和,“娘,行动之前我都预估好了,顶多就是从半空掉下来,不会受伤的。”

    长公主当即一巴掌拍过来,“从半空掉下来还不够严重?真是把你给惯坏了,不知轻重!”

    一巴掌拍在手上,仿佛只是给她掸了掸灰尘,云萝默默的受了,还有心思想道娘的身体近来恢复得不错,力气大了,中气也足了不少,明天的药膳可以再加重些份量。

    嗯,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