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篇充斥着深厚皇恩浩荡之气的贺表被一扫而过,云萝转眼就看向了别处。

    然后,她发现,自从把报馆交给公主娘掌管,纸上报道的东西就越发的大胆了,与朝政相连的速度也快到飞一般,民间八卦占据的篇幅越来越小。

    果然应该把事情交给最适合的人去做才好。

    廿八一早,文彬就被林二郎拉去参加文会了,郑嘟嘟醒来的时候得知哥哥将他落下,还拿走了他的报纸,顿时老大的不高兴,吃早食的过程就是一个向老夫人和云萝不断告状的过程,却不知反把老夫人逗得一口气多吃了一笼小肉包子。

    再有两天就到除夕了,该处理的事情也在这几天处理得差不多,老夫人就开始教云萝如何维系世交之间的情谊,逢年过节该有怎样的准备,收礼、送礼的轻重要如何衡量,情谊深厚的该送些什么,交情一般的要怎样保证不失礼。

    失礼固然不好,但太多礼了让对方感觉不适和猜疑,也不好。

    “你以后嫁人,就算不是世家宗妇,也必然是当家主母,身边虽有忠心能干的下人,许多时候都不必你亲自动手,但这些事情你自己也要懂得,以免被人糊弄了都不晓得,或是看不出别人送礼的深意。”

    云萝径直点头应下,乖巧得不得了。

    祖孙俩一教一学,正其乐融融,却忽然被外面的声音打断气氛。

    “承蒙老夫人庇护,让我住在府中,我来给老夫人请安,还听姐姐通报一声。”

    老夫人停下了教导,转头看向门外,眉头一皱。

    她差点忘了府里来了个陈秋娘呢,也是那丫头这两天还算安分,躲在马厩后的知心院没有出来乱晃,在不在都没区别,让人不由得就把她给忽视了。

    面对陈秋娘的拜见,守门的丫鬟当即就回道:“老夫人吩咐了不许任何人打扰,陈姑娘还是请回吧。”

    陈秋娘却说:“听说浅儿堂妹也在这里,自廿六那日一见之后,就一直没机会再与堂妹相交……”

    “陈姑娘。”守门的丫鬟忽然打断了她的话,说道,“陈姑娘虽出身小门小户,但好歹也在府中常来常往,多少应该晓得些规矩才是,你岂敢直呼我家郡主的名讳?这声堂妹也是极不合适的,还请陈姑娘下次一定要注意。”

    “你……你好歹也是老夫人身边得脸的丫鬟,怎能这般出口伤人?我与……郡主血脉相连,又稍长了两月,叫声妹妹也不为过。”

    老夫人忽然站了起来,云萝也紧跟着站起,却拦住了她,说:“祖母你先坐会儿,我去就好。”

    让老夫人亲自去处理这点小事,未免也太给人面子了。

    若非涉及到孙女,老夫人是根本就懒得跟个小丫头计较,此时听云萝这么一说,她犹豫了下,然后就又坐了回去,脸色也逐渐缓和。

    云萝转身出门,终于把九连环的第六个环解开的郑嘟嘟抬头看她一眼,然后从高椅子上跳下来,也蹬蹬的跟在了她身后。

    门外,丫鬟都被陈秋娘那大言不惭的话语惊呆了,一时间都不晓得要怎么姿态恭谨又不失风度的怼回去。

    她虽只是个丫鬟,但却是卫家的丫鬟,是老夫人院里的丫鬟,万万不能轻易丢了仪态。

    余光看见云萝从屋里出来,她忙转身,屈膝行礼,唤一声:“郡主。”

    陈秋娘也抬头看向了云萝,轻咬粉唇,无辜中带着几分忐忑,小心的问道:“我是不是打扰你和老夫人了?”

    她今日穿了身藕色的袄裙,也不知从何处而来,明明廿六那天在雪地里救起她的时候身上并没有带包裹之类的事物。

    藕色浅淡,勾勒出纤细的身姿,配上无辜又可怜的表情,确实有几分楚楚动人。

    只是,她是不是施展错了地方?

    云萝反正是无动于衷的,并直言道:“明知道会打扰别人,为何还要过来讨嫌,且赶也赶不走?”

    陈秋娘顿时一呆。

    这跟她想的不一样。

    云萝神色冷淡,继续说道:“这里是卫府,不姓陈,你若有自知之明,就该安分些别到处乱跑。我祖母允许你们进门是她的宽容,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并不代表她会喜欢看见你们到眼前来晃悠,你们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年轻时曾瞎了眼。”

    守门的丫鬟忽然低下了头,肩膀轻轻的颤抖。

    陈秋娘却又羞又恼,脸都白了,站在那儿摇摇欲坠的,“你怎能……怎能这样说?不管如何,祖父也是你的亲祖父啊。”

    “所以你才能踏入卫府,站在这里装模作样、扰人清净、大放厥词。”云萝真是半点不晓得怜香惜玉,甚至言辞越发的毒辣,“祖父的是非对错,我当小辈的不予置评,不过你身为奸生子的女儿,许你入府已是我祖母的宽宏大量、格外开恩,谁许你跑到正院来?又是哪来的胆子竟敢直呼本郡主的名讳,与本郡主攀亲说故?”

    低头憋笑的守门丫鬟瞬间挺直了腰杆,对院子里的几个粗使婆子说道:“你们都是吃闲饭的吗?谁放陈姑娘过来打扰老夫人和郡主的?”

    几个粗使婆子连连告罪,其中一人说道:“奴婢们都忙着洒扫,陈姑娘忽然就悄没声息的过来了,老婆子想着府中没有别的姑娘,陈姑娘又与郡主年纪相仿,说不定郡主愿意逗个闷子,犹豫了下,就没能拦住。”

    丫鬟便训道:“瞎了你的狗眼!郡主何等尊贵,想要玩伴自然有别家的小姐,哪里容得阿猫阿狗到眼前来乱窜?”

    郑嘟嘟别的没怎么听懂,但听出来了这个扭扭捏捏的姐姐想要跟他三姐玩耍,顿时挑剔的打量了几眼,然后绷着小脸义正言辞的说道:“有我陪三姐玩,她才不会闷呢!”

    云萝薅了下他的脑袋,对陈秋娘说:“把你的小心思都收起来,安分待在知心院里,不然就回你自己的家。”

    知心院还没她家在镇上的房子好呢,天知道站在整个江南顶端的顶级权贵——卫府之中为何会存在着那么一个破败院子,等天气稍微暖和一点,更是飘荡着浓浓的马屎味。

    但她此次是来躲难的,真不敢轻易离开回家去,一时间便觉得十分窘迫,终是忍不住捂脸,“嘤嘤嘤”的跑走了。

    老夫人在屋里吩咐道:“去那边知会一声,把人给管好了,再有下次敢把卫府当做自家似的瞎晃悠,别怨我把角门都关上。”

    这就是不让他们的子孙进府来探望两人的意思了。

    “是。”大丫鬟秋菊领命,从屋内出来朝云萝屈膝施礼后就快步朝陈秋娘追了上去。

    云萝转身回屋,问老夫人道:“祖母既然不喜欢他们,为何还要允许他们进府来探望祖父?”

    老夫人呷了口香茗,哼笑道:“你当那真是好事啊?那两个贱种可不是什么好品性,说多么孝顺更是笑话,娶的婆娘、生的儿女也是差不多的品类,我就偏不隔绝他们,让他们来折磨那两个贱人,乐得我能多吃两碗饭。”

    云萝不由目光古怪,忍不住有点想多了。

    她虽没有说出口,但老夫人却似乎看出了什么,便点了下她的额头,笑骂道:“我便是再厌恶他们,也不至于使些下作手段要故意把他们养歪养废,分明是那贱妇疑神疑鬼,总以为我要害她的两个儿子,拢在身边日夜防备,时间久了,还能有什么出息?”

    云萝也觉得祖母不至于使阴谋手段,毕竟对她来说,若当真想要对付两个孩子,有的是办法,完全没必要去弄脏自己的手。

    老夫人并没有被刚才的事影响许多,闲话两句后就继续之前的教导。

    之后一直到年后,陈秋娘都再没有出现在她们面前,倒是秋菊去知心院传了老夫人的话后,回来时也把陈老爷的话带了回来。

    无非就是些色厉内荏的无用叫嚣,老夫人听了连冷笑一声都不屑。

    除夕夜,云萝、文彬和郑嘟嘟三人陪着老夫人吃年夜饭,守岁玩猜谜、讲故事,还亲自动手包了几个不那么圆润的糯米汤团。

    一整个晚上,老夫人的笑容都没有落下,将近子夜吃汤圆时,更是兴致勃勃的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压岁钱分发给三人,笑得脸上都起了褶子。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过这么热闹的除夕了,今年身边伴着三个孩子,整个府邸都因此鲜活起来,尤其是郑嘟嘟,一个晚上没停过小嘴,又脆又甜,闹得老夫人都想把他留在身边,不还给郑家了。

    吃过汤圆已是将近子夜,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悠远的钟声,瞬间传遍了越州城的内外。

    老夫人带着他们出门站在院子里,抬头看向钟声传来的方向,对未曾见过此情此景的三个孩子解释道:“这是栖云观的钟声,九声落下,便翻过了年。”

    钟声悠远,已敲响了第三声,正院里的丫鬟们飞快的走动了起来,从一边的厢房里抬出了两个巨大的烟花,在院子的平地上摆放好。

    钟声敲起第八声,老夫人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摸出了两个火折子分给云萝和文彬,说道:“第九声钟声响起的时候,立刻把烟花点燃。”

    又对跃跃欲试的郑嘟嘟说:“你还小,等你再长几年,卫奶奶带你放烟花。”

    郑嘟嘟虽有点失望,但还是乖乖的让到了一边。

    云萝和文彬迅速的走到一个烟花前面,在丫鬟的指点下找到了引线,在第八声余音悠悠时吹亮了火折子,并在第九响传出的瞬间,点燃了引线。

    “咚——”

    “砰!”

    硝烟带着火光冲天而起,在空中炸开一朵绚烂又巨大的花火,在一瞬间把整片天空都点亮了。

    此花未歇,彼花又开,连绵不绝。

    院子外、府邸之外的城里也紧接着升腾起了更多的烟花,把暗黑的天空渲染得五彩缤纷。

    郑嘟嘟忍不住“哇”了一声,双眼睁得溜圆,用力的抬起脖子看漫天绽放的烟花,刚才不能亲自放烟花的一点失落也在这绝美的风景中烟消云散。

    “卫奶奶,你看那个,像一只羊。”

    “三姐三姐,掉下来了,像下雨一样!”

    满院子都是郑嘟嘟的大呼小叫声,把一个没见识的小土包子演绎得活灵活现,一直到被带下去休息还乐滋滋的,困倦被驱散,精神得不得了。

    正月初一,云萝难得睡了个懒觉,一直到天色大亮才起床。

    辰时过后,卫家的宗亲同族就结伴来拜年,老夫人往外发了数不清的压岁钱,云萝则收了满怀,文彬和郑嘟嘟也没有被落下。

    老夫人看到他们那一堆压岁钱,笑得不知有多开心,直说:“长辈给的压岁钱不能拒绝,只管放心大胆的收着。往年都是我大把大把的往外撒钱,今年可算是挣回了一点。”

    这样她发压岁钱的时候都不觉得十分心疼了呢。

    郑嘟嘟年纪小还不懂这些人情世故,文彬却觉得他又不是卫家的孩子,只是跟着三姐占了便宜,这么大笔的压岁钱却不好当真收下,打算回头要交给三姐。

    云萝不知他这点心思,午后,拜年的族人少了,她就拎着几样礼独自前往知心院。

    那里还是一样的破旧,三间屋塌了一间半,剩下的一间半也破破烂烂的,连窗户纸都在漏风。

    这与堂皇的卫府真是分外的格格不入。

    云萝到的时候,陈秋娘正在把两块嫩黄的点心包进帕子里,见到她,慌忙将手帕往袖子里一塞,又侧身遮挡石阶上的食盒,扯着袖口轻声问道:“郡主,您怎么到这儿来了?是来看望祖父的吗?”

    云萝对她的小动作视若无睹,甚是没有多看她一眼,拎着东西径直往屋里走进去,随口说道:“今天是大年初一,我来给祖父拜年。”

    不管心里喜不喜欢,看不看得起这个祖父,平时可以忽视,年节却不能再当作不存在。

    没错,她就是这么懂事守礼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