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牧枭一向懒得对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解释,他并非是要踢开那桂花糕,这是因为桂花糕混着泥土,脏得厉害,没法再吃了,他只能踢了,可面对男孩茫然无措的脸,又张嘴解释不了什么,只能离开。https://

    可是在离开以后,他有偷偷吩咐过佣人,让他再被一份桂花糕送过去,最后再发生什么他都忘记了,也懒得去想,难道当时还有其他他不知道的变动吗?

    “原来如此。”傅森屿音调稀松平常,最终像是叹谓的吁了一口气,“那真是可惜了你的心意,不过你那时候高高在上,当然不会想到,你给一个私生子备桂花糕,那些佣人根本不会送过来,随口答应了以后就不了了之了。”

    “……”臻牧枭垂眸,“是,我当时没考虑那么多。”

    “天骄之子,一向只有别人巴结你阿谀奉承的份,你考虑不到也是正常的事情,你要是考虑得到了,反而我还会觉得奇怪呢。”傅森屿眼眸嘴角噙着冷笑,“不像是我,从活下来以后我就跟野狗抢食,哪怕现在,我喜欢的东西还是要跟别人抢,才能拿得到。”

    臻牧枭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抬头黑眸凝视着他,“你要是想用什么直接说出来就是,也许别人根本就没有把你想要的东西放在心上,等你一句话,那人就会给你。”

    “不不不——”傅森屿摆手,“这样就没意思了。东西,当然是要从别人嘴边抢出来的才够香,别人巴不得要的,我才喜欢,哪怕我牺牲了全部,也要让那个人,不、得、安、生。”

    臻牧枭手握着的杯子杯水溅了出来,他一言不发,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冒着大雨跑了进来,急匆匆的贴着傅森屿耳边说话。

    傅森屿闻言,眸底加深,猛地起身,只是还没有等迈开一步,一个茶杯就朝自己身边飞了过来。

    傅森屿用扇子挡住,坐了回去,那杯子应声落地,掉落在地上,碎成半块半块。

    傅森屿仰头想要望天,可是屋檐密布,哪里来的天?

    而威国早已经大雨倾盆,不过才晌午时分,乌云遮得雾蒙蒙,黑得见不得人影。

    “看来你这一次回来真的是准备充分,你连我什么时候来到这里都算计得一清二楚吧?”傅森屿阴冷一笑,握着的扇柄发力,手中的扇子瞬间十分猛烈,直冲向正位那人。

    臻牧枭手一伸,躲开四个,唯一一个捏在手上只是微微发力就断成了两半掉在地上。

    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傅森屿脸也黑了。

    再这样继续争斗下去也无济于事,他寒惩伐心血被毁,自己也并不是改造人,与臻牧枭根本没有再继续打下去可能。

    他笑容发冷,带着不甘和恨意:“臻牧枭,我承认这一次是我输了,不过你也没有赢我多少,你只是幸运在有一个女人顶在你的前面。”

    臻牧枭被说成靠女人的小白脸,也没有半点恼怒,反而还带着轻微的笑意,点了点头说:“确实,如果不是她的话,这事情也不会结束的那么简单。”

    “……”

    傅森屿说这句话可不是为了让臻牧枭点头,称赞他一句不差,就是如此。

    傅森屿深吸了一口气,“你赢了,我会主动退出竞争继承者的位置,我先恭喜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让傅森屿亲眼见证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只是这一瞬间就消耗殆尽,本就有些无法忍耐,再继续待下去,他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起身就要离开。

    “慢着。”就在这个时候,臻牧枭突然先一步起身,“你留下,我走。”

    傅森屿瞳孔一缩:“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决定放弃这继承之位,回景城过自己的生活。”臻牧枭一脸冰冷,“反正你从来都比我有野心,如果是你继承这个位置的话,一定可以比我做得更好,而我只想要好好和家人生活。”

    傅森屿被惊得无法言语,因为在他的印象当中,应该会有人选择放弃继承臻家位置,臻家的位置,几乎是所有人眼红妄想夺取的王座。

    臻牧枭……臻牧枭竟然就这么一眨不眨的放弃了,明明他早就已经可以……

    臻牧枭脸上没有半点的不甘心,仿佛对于他来说放弃就那么简单。

    外头下午,他撑着一把雨伞就要离开,在离开之前,忽然之间面前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一开始看着这个身形竟然有些眼熟,但等到真正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一抬头,五官陌生且普通,这个相貌,是扔在大马路也不会被别人多看两眼的相貌。

    臻牧枭沉默了半晌,突然喊了一声:“温芷晴?”

    “是我。”温芷晴很坦然的承认,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只是摸了摸自己早已经改头换面的脸,扯了扯唇角说:“臻先生竟然还记得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臻牧枭没有说话,温芷晴也觉得好笑,怎么可能不记得,估计他就算是化成灰了,臻牧枭也不会忘记,毕竟她先前曾经干过那么多可以下地狱的事儿。

    臻牧枭没有说什么,直径绕开,只是还没有离开,温芷晴突然转过来,跪在雨地里:“臻先生,我知道我曾经犯下了很大的错误,我一直都心存愧疚,我不奢求你可以原谅我,但是我想你能不能把年年还给我,那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了……”

    臻牧枭回头,黑眸满是默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突生复杂和纠葛。

    对于这个女人要说不恨肯定是假的,即便她现在服软,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跪在自己的面前,他也无法原谅,就像是无法原谅自己曾经所犯下来的过错。

    他不是温初安,他没有资格替谁谅解,也做不到,谅解别人。

    半晌,臻牧枭道:“你应该知道,早在一开始,年年就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是我的儿子没有,还不还给你这一说,既然你觉得你自己犯下了滔天错误,那就留在威国悔改吧。”

    臻牧枭沉着声,声线比吸进来的冷空气更寒上几分。

    出门刚坐上车子,温初安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亲爱的!我们已经把寒惩伐大本营彻底搞崩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放心了,就像是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我们终于可以安心在一起了!”

    女人欢快的声音,像是春水沁入臻牧枭心扉,臻牧枭唇角缓缓带着笑,就连方才涌现的冷意也摒除的一干二净。

    “我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情也早就已经解决,我现在就回景城找你。”

    “好——”温初安迟疑了一下,“你真的要放弃继承之位吗?我听三长老说你那个位置很厉害,都已经得到手了,就这么选择放弃,你不会后悔吗?你要是后悔的话,其实也可以反悔,大不了我和宁宁住过去——”

    “不会。”臻牧枭语气笃定,“对于关于你的决定,我从来没有做后悔的事情。”

    他知道温初安放不下柯莱斯,于是淡笑道:“以后我陪你一起接受长老们的考验,相信三个月之内成为景城三大家族,不是难事。”

    “真的吗?太好了!”温初安声音夹杂着欣喜,“我刚刚听到三长老说,三大家族正在内讧,这对于我们而言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再加上有亲爱的你这么厉害的人过来帮我,相信不要说是三个月了,哪怕半个月!我们柯莱斯也可以跻身三大家族之位的!”

    “不说了不说了,我要上飞机回景城了,我在景城等你!”

    挂上电话,臻牧枭唇角仍旧带着笑,车子在一处店铺停下来,司机出去片刻回来,敲开车窗将东西递给臻牧枭解释:“先生,这是您前两天定制的,今天刚好完成。”

    臻牧枭借着光打开,璀璨闪烁的对戒安静的躺在盒子里,戒指里层刻着字母——

    w

    c

    a

    ,my

    true

    love。

    温初安,我的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