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最新章节_沧元图番茄新书_沧元图小说无弹窗_万域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狂妃甜且娇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我是你不可企及的存在
    秦偃月来到了白巅轮椅旁边。

    白巅想利用轮椅的机关攻击秦偃月。

    机关暗器明明已经击中了秦偃月,却像是被扭曲了一般,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拐了个弯,落在地上。

    “你,怎么可能?”白巅不敢相信。

    “你做了什么?暗器为什么打不到你?”

    “不可能的事多了去了。”秦偃月手上的刀子寒光四射。

    她阴气森森,整个人散发着诡异可怕的气息。

    白巅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然。

    不等她行动,秦偃月的柳叶刀已经落到了白巅的手上。

    刀子锋利,冰凉。

    手起刀落。

    轻轻一划之后,鲜血喷涌,喷出一条完美的弧度洒落而下。

    一同落下的,还有五根手指。

    “啊啊啊啊。”疼痛感袭来,白巅痛苦地啊啊大叫。

    “这不可能,你怎么能靠近我?你怎么做到的?你到底是人是鬼?”

    秦偃月在白巅鲜血喷涌之前已经后退了好几步。

    她态度淡定地掏出手绢,擦掉柳叶刀上的鲜血。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对你来说,我是神,是你永远不可企及的存在。”秦偃月将手绢扔到地上。

    “我一直秉承着我们那个世界的规矩,就算穷凶极恶之人,也想着用律法手段来制裁。”

    “遇见你之后,我第一次有了将你亲手送到地狱的冲动。”

    秦偃月的声音冰冷如霜。

    她站在四象祭祀之台上,无风,她的长发却在飞动。

    “你若是再敢多看我夫君一眼,你失去的下一个器官就是眼睛。若你敢用你的嘴侮辱他,那你失去的将是你的喉咙。”秦偃月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

    她的声音不大,却威严十足。

    那股威压之下,所有人都有种想要跪地臣服的感觉。

    “七哥,七嫂特别像神女。”东方璎眨巴着眼睛,“不对,七嫂就是神女。”

    “她的样子,好帅好飒,不愧是我喜欢的女人。”

    东方璎说完,猛地想起这是在东方璃跟前。

    七哥是个醋坛子。

    被七哥听见了这种话,七哥会打他的。

    “七哥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七嫂是我家人,我对七嫂的喜欢是对家人的喜欢,不是你想的那样……”

    “七哥?”东方璎转过头,瞧见见东方璃没吃醋,而是目光复杂担忧地看向秦偃月,手在他跟前晃了晃,“你怎么了?被七嫂迷住了?”

    “偃月她不对劲。”东方璃说。

    “哪里不对劲?七嫂很帅啊。”

    “我说不上来,就是有种感觉。”东方璃捂住心口。

    不知是不是错觉。

    他总觉得,到了祭坛之上,秦偃月的气质和性格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偃月是个“你若犯我斩草除根”的性子,按理说做出这等事是也符合她的性格。

    但,还有哪里不对劲。

    东方璃想到了常太妃说过的,秦偃月是最佳祭品的事。

    他其实一直在想,所谓的祭品是什么。

    他想不出,又因玉儿的预知梦,忐忑不已。

    “白临渊,速战速决,快将偃月带离那个地方。”东方璃道。

    “放心。”白临渊将秦偃月护在身后。

    他看着因断指而痛苦扭曲的白巅,身上的气势冰冷。

    那股冷意充斥之下,霎时间,便有层冰积雪。

    白临渊的手,微微颤抖。

    折磨了他二十多年,每每发作都会生不如死,活生生将自己逼成一个百毒不侵之人的双命蛊。

    终于,要结束了!

    “秦姑娘,抱歉把你牵扯进来。”白临渊,“接下来,是我跟白巅的恩怨。”

    “你知道白癜风将母蛊放在什么地方吗?”秦偃月问,“我不建议逼问,这个人狡猾奸诈,她的话,一个字都不要信。”

    白临渊点头,“的确。”

    “我不知母蛊所在,但,我能猜测到。”白临渊指着白巅的心口,“白巅这种人,谁也不会相信,她只会将母蛊藏在自己身上。”

    “她死,母蛊也跟着死。双命蛊很特殊,母蛊临死时,子蛊会拼命救母蛊,拥有子蛊的人会被吸走生命力而死。”

    “她不死,拥有子蛊的人要么死要么痛不欲生。”

    “能同时满足这两项条件的,只有心脏处。”

    白临渊,“而且,双命蛊之所以叫双命蛊,顾名思义,拥有双份性命。”

    “子蛊吞噬寄主的生命回馈给母蛊,母蛊的寿命会无限延长。白巅是研究这些蛊虫的高手,想必是想办法将母蛊延长的寿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秦偃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白巅能活这么久,双命蛊功不可没。”白临渊道,“所以,母蛊只会在白巅的心脏里养着。”

    “可是,若是母蛊死了,子蛊也会死,该怎么破局?”秦偃月问。

    “很简单,我要做的,是将白巅的心脏挖出来,找到母蛊,再引出子蛊。”白临渊,“只要母蛊是活的,我就有办法。”

    秦偃月对蛊虫不太了解。

    她相信白临渊的判断,往后退了一步,躲到了稍微远一些的地方。

    白巅的手指被秦偃月切断之后,痛苦大叫了一会。

    她本就是通晓医理,很快给自己止血处理。

    “太过分了。”白巅气愤不已,“你竟敢切断我的手指,小贱蹄子,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对我!”

    “我看上你的身体是你的荣幸!那个小白脸长了那般好容貌,与沈画章最为般配。他是我的,沈画章也是我的。”

    “我去你大爷的。”秦偃月恶心不已。

    “白癜风,你这是逼我把你喉咙戳破?”她握着柳叶刀。

    “你再敢提一句,我替白临渊将你的心脏挖出来,再切断你的喉咙!戳烂你的眼睛!”

    “你们想挖我的心脏?哈哈哈。”白巅大笑着,“祭祀已经开始了,我马上要脱离这具躯体,这颗心脏就算被挖走又如何?”

    “等我有了新的身体,我会变得年轻,漂亮。到那时,就是你们的死期。”

    白巅说完,滑动着轮椅,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祭坛之上的棺材。

    她不知用什么手段,从轮椅上弹起来,只剩下半截的身体跳到棺材之上。

    棺材里进了人之后,祭坛开始剧烈摇晃。

    守护祭坛的四方神兽也像是活了一般,发出龙吟虎啸声。

    那声音像是从遥远的空间里传来的,带着旷古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