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最新章节_沧元图番茄新书_沧元图小说无弹窗_万域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李蔓 > 章节目录 第1040章 说吧你想怎么死
    张澜的声音是那种很大气,不清高,也不妖媚的声音,叶枫一遍就能听出来,现在从楼梯上来的这个女人声音偏成熟御姐范。

    明显不是张澜。

    现在张澜大部分时间是跟她妈住的,上来的人不是她妈还会是谁?

    叶枫没有多想,赶紧下床,将门给反锁了,锁完门,心里就立刻砰砰跳起来,贼他妈尴尬,自己的衣服被张澜拿出去洗了。

    现在自己围着个浴巾,下面连个裤衩子都没有,自己怎么见人?

    更何况上来的人还是张澜的妈妈。

    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了,试问张澜妈妈看到一个男人,光着个身子躺在自己女儿床上她会怎么想?自己跟她解释,说自己是衣服被雨淋湿了,才把衣服脱了,她会信吗?

    脑子里刚出现这个念头,叶枫就将它甩出了脑外,虽然这是真的,但是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换做任何一个妈妈都不可能相信一个光着身躺在自己女儿床上的男人会没欺负她女儿的。

    咔嚓。

    门把转动的声音。

    叶枫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外面的人见门被反锁了,在外面奇怪的说道:“张澜,你把门锁起来干嘛,快点把门打开,今天我和你出去吃。”

    叶枫不说话,决定装死,争取拖延到张澜回来。

    想到这里,叶枫立马发消息给张澜了:“喂,你妈现在回来了,我该怎么办啊,我特么什么都没穿啊,贼尴尬,你还有多久回来?”

    等了一会,张澜没回消息。

    叶枫估计张澜在开车,也不能打电话,打电话的话,就暴露了,躲到卫生间倒是可以打电话,但是离开门,叶枫又没安全感。

    万一张澜妈妈拿出备用钥匙,岂不是很尴尬?

    “你在里面干嘛呢,怎么不应我一声,我都听见你刚才脚步声了。”外面又传来了张澜妈妈的声音。

    叶枫想了想,觉得应该主动说话,于是他咳嗽了一声:“你好,阿姨,是我,我是叶枫。”

    “叶枫?”

    门的另一边,站着一个白衬衫,黑西裤,黑高跟鞋,身材很好,气质干练的中年女人,正是张澜的妈妈王海琦,她先是念了一遍叶枫这个名字,觉得有点耳熟。

    下一刻,王海琦脸色一变,终于想起来叶枫是谁了,语气也随之变严厉起来,敲门说道:“你们两个锁着门在房间里面干嘛呢?把门打开。”

    “阿姨,不太方便……”门里面,叶枫紧了紧浴巾,心虚的说道。

    王海琦闻言心里一沉。

    叶枫现在是澜山公司的老板,身价不菲,在国内很有名气,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他能挤进去前五,又是跟自己女儿同学。

    现在两人见面,孤男寡女的,肯定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了,所以张澜现在才一直没敢吭声。

    王海琦平复了一下自己,忍着怒气,语气平缓的说道:“你先把衣服穿上,然后把门打开。”

    叶枫隔着门说:“我衣服没在房间……”

    王海琦又是一阵气急攻心,有种去厨房拿刀把房间里这小子给剁了的冲动,来自己家欺负自己女儿,都到房间外面去了。

    “衣服在哪,我给你拿。”

    王海琦现在就想进房间,好好质问一下叶枫和张澜。

    “可能在洗衣机里吧,衣服也湿掉了。”

    叶枫头皮发麻,他又不是傻子,听出来张澜妈妈生气了,果然,自己见到张澜有点得意忘形了,一下子忘了刚到人家家里。

    张澜性格不拘一格,她是不在乎这些细节方面,她家里人会不介意吗?

    在张澜妈妈眼里来看,怎么看也是不尊重她女儿吧?

    叶枫试想了一下,反正要是他的话,看到有哪个男的光着身子躺在自己女儿床上,问都不问,直接就拿刀把他剁了再说,但是一直不给张澜妈妈开门也不行,这样一直僵着,只会一直增加张澜妈妈的怒气。

    果然,门那边,张澜妈妈在听说自己衣服湿掉了,沉默下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沉默往往给人的是一种压抑的静谧感。

    叶枫没能抗住王海琦沉默给的压力,于是对着门说道:“阿姨,这样我开门,你等10秒钟之后再进来可以吗?”

    “好,你先开门。”王海琦沉默了一会说道。

    叶枫是真不想开门,但是不开不行,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给王海琦开门了,门刚打开,叶枫就跑被窝里面待着去了。

    但是想象中的张澜妈妈进来却没有来到,反而听到的是一阵下楼的脚步声。

    不进来了?

    叶枫愣了愣,紧接着外面高跟鞋底与木地板碰击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从下到上,并且是脚步很急促,很汹涌的那种。

    叶枫没由来的有点慌。

    下一刻,一个看不出年纪的成熟女人一脸怒容的提着一把菜刀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吓的叶枫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

    “别别别,阿姨,你别冲动啊。”

    叶枫看着王海琦提着刀进来,连连往后退,可是身后就是床头,他能往哪里去?

    砰!

    王海琦一刀剁在了张澜的床头上,剁出一个不小的豁口,接着又提起刀来,看着叶枫,喘着粗气说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语气不急。

    但是却带着令人心寒的语气。

    叶枫真吓到了,知道张澜妈妈是一个强势的人,很早就和张澜爸爸张振平离婚了,这么多年也没结婚,是一个国企单位的董事长。

    很强势的一个女人。

    但是叶枫真没想到张澜妈妈居然能极端到这个地步。

    “阿姨,真的,别别别。”

    叶枫头皮发麻的看着王海琦:“真的别冲动,有话我们好好说……”

    “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王海琦气坏了,虽然说叶枫有钱,但是王海琦也不看在眼里,本身王海琦就是广市前三十强企业,鑫药集团的董事长。

    现在叶枫第一次到她家里,就把自己女儿给欺负了,她如何能够不怒?

    还有点对张澜的恨铁不成钢。

    接着王海琦发现张澜没在床上,去了卫生间,也没在,于是回来冷冷的看着叶枫:“张澜呢?”

    “刚刚出去了,等会就回来。”

    叶枫实在是没有勇气跟王海琦顶嘴,问什么答什么,可是在王海琦的耳朵里就变味了,也理解成了叶枫到家里,诱骗着张澜给他发生关系。

    而且为了自己的一时之快,没做防护措施,现在让张澜出去买紧急避孕药。

    王海琦看向叶枫的眼神更加不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