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皇族也尝试过培养人族,接触地府,希望可以打入内部,可惜连谁是地府的修士都不知道。

    神秘的地府在这大千世界这么多年,依旧活跃,可见他们能力有多么强大。

    而姜凡,此时能加入其中,绝对有着意想不到的好处,就凭那来去自如的传送阵,就值得姜凡好好考虑一下加入其中。

    在这种大世界,想四处游历实在太难,光靠御空飞行,凭他的速度,根本难以想象要浪费多少时间。

    不过从琪琪之前的语气上来看,地府的情况显然和他想象当中并不一样,这也需要姜凡自己去体会才行。

    传送阵的另一边是一处乱石岗,不过这里显然不是目的地。

    二人相处的时间越长,能发现这琪琪很好相处,脑筋转的很快,十分聪明。

    大概又走了一天的时间,小艾突然开口:“公子,前方有阵法的气息,十分巧妙,是个连环阵法,公子请小心。”

    姜凡并没有回应,如果和小艾所说一样的话,那前面应该就是目的地了。

    只见琪琪手中出现两块黑色的势头,大小样子完全相同,上面以上古文字雕刻着地府二字。

    她将其中一块递给姜凡:“这个你可别弄丢了,没有这个进入禁制后便会被攻击。你认主之后,这石头离开你超过百米就会自动销毁。”

    姜凡顺势接过,然后注入自己的灵力,完成认主。

    琪琪开口道:“很好,有了这块信物,你也算是半个地府的人。”

    随后不再多说,直接带着姜凡朝着禁制的方向走去。

    刚刚踏入这里面,姜凡就感觉到那信物的中点燃一道灵力,将他完全笼罩,隔绝了自身的气息。

    不过这禁制当中的灵力,浓郁程度还真让姜凡吃了一惊,大千世界的灵力本就要相当于紫薇大陆中的福地,这里的灵力显然还要超过百炼秘境。

    哪怕不外出游历,单在这里修炼,恐怕也能得到极好的提升效果。

    “这只是地府一个据点而已,到了总部你才会明白地府的强大。”琪琪显然十分骄傲。

    姜凡则仔细打量着周围,将一缕灵力注入禁制当中,然后朝小艾道:“看看能否破解这里的禁制。”

    防人之心不可无,姜凡还是希望能自己掌控主动权。

    小艾应了声后便不再多言。

    跟在琪琪身后,姜凡仔细观察着周围。

    这里阴森森,灯光昏暗,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还真是如同其名。

    不过姜凡去过极阴之地,对这种感觉并不感觉到压力,反而乐得开启丹道篇,吸收着周围灵力,不管什么时候离开,都先得到一些好处再说。

    很快小艾便回应姜凡道:“公子和我联手,连续钻研,十年之内,可以破解。”

    “十年?”姜凡有些吃惊。

    小艾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品阶的连环阵。若不是你拥有那奇特的破解之力加上我对阵法的理解,缺一个恐怕百年,千年都破解不了。说句难听的,换做其他人来破解,恐怕根本没有机会。如果公子能把那阵道篇修炼成功,或许还能更快一点。更何况对修士而言,十年时间还不是转瞬即逝。”

    姜凡没好气道:“我才不会在这里浪费十年时间,百岁之前是修士真正的爆发期。”

    小艾道:“我也不推荐你破解这个阵法,因为布置这阵法的人还在,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被发现,后果公子承受不住。”

    琪琪见姜凡分了神,问道:“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什么!这里为什么这么安静?”姜凡转移话题道。

    “除了自己人之外,任何生灵都不准带入这禁制,否则你觉得地府凭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被皇族找到?靠的就是绝对的隐秘。”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来到另外一个禁制外,踏入其中后,景色完全改变。

    这里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生机盎然。

    可以感受到一些灵兽居住在这里。

    琪琪道:“刚才那片区域是战区,所有威胁在那里都可以解决。而这里则是原始世界,地府的修士修整的地方。这里更适合修炼,灵力也要精纯的多。这里的除了修士,其他灵兽都不准带走,也不准伤害,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说到这,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于是接着道:“别试图挑战我师傅的耐心,他很小心眼的。”

    “哼!你说谁小心眼?”一个老者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感受不到他的气息,却让姜凡十分忌惮。

    琪琪脸色一变,连忙脸上堆笑:“师傅,人家只是提醒这个愣头青别得罪你,一时口误而已。”

    那声音不再传来,但下一秒,姜凡感觉到身边空间一阵扭曲,下一刻他们二人被一股灵力包裹,直接带走。

    脚下一阵颤动后,二人已经来到一个房间内,方便干净整洁,一个老者从另外一个房间走出来,打量着姜凡。

    姜凡心情复杂,这老者的手段简直惊人,竟然以隔空之法将他们带到这里,这难度可是姜凡无法想象的,至少他所认识的高手,没人能达到这等程度,哪怕是墨无敌等人也远达不到这样的能力。

    老者慈眉善目,两鬓如霜,眼神明亮,睿智。

    他开口道:“怪不得那老家伙没有推算出来,原来并非大千世界诞生。”

    姜凡听到这话,全身一颤,没想到一个照面,对方尽然说出了他的来历。

    琪琪挑起眉头,显然也没想到,回过身上下打量着姜凡。

    “不是这个位面的人类?”

    老者点点头:“没错!不过他的气息纯正,血统也十分纯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来自九荒。”

    姜凡定了定神,抱拳道:“前辈果然慧眼如炬,晚辈正是来自九荒,姜族。”

    “哦?竟然来自姜族!姜族难道到现在还存在于九荒吗?不知道现在还能有什么样的规模。”

    听到这话,姜凡不由得心颤,姜族还真是历史悠久,难不成太古时期就已经存在了?

    姜凡道:“已经大不如前,恐怕还不如一个王族的战力。到了大千世界我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上古文明被完全毁灭,而天宫的威名现在除了那些大人物还能知道一点,常人根本已经忘记。时时刻刻都要提防外族入侵,情况不比这大千世界的人族好到哪里去。”

    姜凡的话让那老者沉默了下,脸上带着几分无奈。

    “哎!皇族根本不想天宫再现,所以才会发动毁灭文明,上一次已经是万年前,应该就是你口中的上古时期。不过那个时期距离全盛时期还差得远。而现在的九荒,更是不值一提,想成为大千世界的威胁,再有个三五万年应该差不多了。”

    说到这,他眼神落在姜凡身上,接着道:“不过你小子可让我真的有些没有想到,九荒现在这样的世界层次,竟然会诞生你这样的天才,实在让我想象不到,你夺命境界的三次大劫都是什么样的劫难?”

    对方显然是个行家,直接问出关键所在。

    “九天雷劫,众生雷劫,第九次夺命则是圣兽诛神劫……”

    姜凡并没有隐瞒,他也想看看对方的反应,也想知道自己这样的能力,在这大千世界中是否正常。

    “不可能!你真能吹牛!”琪琪张口道。

    而那老者却瞪大眼睛看着姜凡:“这期间可还有奇特之处?”

    “每次突破都会招来雷劫锻体,我原本只是凡身,如今战力都是一路提升而来,并非先天血脉。”姜凡回应道。

    琪琪看向师傅,显然想知道姜凡所言是否为真。

    就只听到那老者说了一个字。

    “好!”

    老者眼神闪亮,仿佛发现了宝物一般。

    琪琪则明白,姜凡所言非虚。

    老者接着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如果你只是渡普通大劫,天生血脉觉醒,那才不正常。以九荒现在的世界品阶,根本无法诞生出完美血脉。你逆天而行,竟然能走到这一步,简直堪称奇迹。你这几天先留在这里修炼,你刚从百炼秘境中得到最终传承,需要时间稳固修为。我感受你到你已经可以突破,在这里突破,没人会打扰到你。”

    姜凡摇摇头:“回前辈,我还没想突破。我的路便是极限,追求极致。”

    老者饶有兴致的看着姜凡:“说说你的想法。”

    “九次改命的战力!这才是夺命境能达到的极限。还差两个境界而已。我刚刚达到突破边缘,打算再等等看!”

    老者眼神欣慰:“很好!有这样决心的年轻人,你还是第一个。不过那实在太难实现,不要过分为难自己。”

    姜凡平静道:“既然有人能做到,我试试也没什么的。”

    老者点点头:“你去外面走走吧,熟悉下这里的一切,不要打扰其他人修炼,你有信物,在这里是畅通无阻的。”

    姜凡抱拳示意了下,然后转身离开,他也想尽快找个地方巩固修为。

    一直到姜凡离开房间,琪琪才开口问道:“师傅,你真相信他的话?”

    老者叹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九荒难道真的要在这一文明再次崛起吗?这个年轻人恐怕就是一个契机。命格脱离三界之外,未来不可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