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琪琪此时并不平静,她完全想不到姜凡出生时竟然只是个凡体。

    “那三种大劫怎么可能渡过?计算那众生雷劫和九天雷劫可以勉强撑过去,可那圣兽诛神劫,十死无生,那可是必死无疑啊。”

    “老天总会留下一线生机的,就看能不能把握住。徒儿,今后他如果遇到麻烦,你都要尽可能帮他,相比这个世界的人族在乱世之中挣扎求生,他来自九荒的修士,目标和我地府就没什么区别了。不要跟那几个老鬼泄露他的身份,适当的时候,还是由我亲自说才好。”

    琪琪道:“我以为师傅让他回来是来辅佐我的呢,怎么变成我要帮他了。他说的是真是假我都不知道。”

    那老者面带笑意:“师傅说的难道你还不信吗?这小子很专注,而且对自己也目标,否则他也不会到这大千世界中来,另外一点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

    “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看未必吧。”琪琪显然有些不服。

    “不用不服气,他比你成长的困难要多的多。逆境而生,注定不会平凡。他选择走极致这条路,徒儿你怎么看?”

    “九次改命的战力?那是传说中才能达到的境界,当世皇族当中,可没一个天才可以达到。如果不是师傅你非让我压制修为,我早就突破了,也不用浪费这两年时间,毫无收获。”琪琪有些不满。

    老者开口道:“你这丫头的潜力还远没到极限,不达到八次夺命的实力,你就别想突破了。我哪怕再压制你十年,也绝对不让你落后于皇族天才。”

    “我才不会落后于他们。只不过我实在想不到从哪个方向还能继续提升。”

    老者有些无奈:“功法上能指导你的已经不多了,肉身强度上或许还有提升,但需要那个孤僻的老鬼帮忙,可惜那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找不到。所以一切只能看你自己,看看能否再有顿悟,不要浪费了你的天赋。这千年当中,你是地府血脉中唯一一个觉醒的完美血脉,地府的未来还要看你。”

    琪琪笑道:“看我做什么,有你们几个老人家坐镇,我还是乖乖享福比较好。我去看小白,不陪你了。”

    “小白还有我这个老人家需要陪吗?你这臭丫头多久没回来了?”

    可惜琪琪没有说话,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另一头,姜凡离开房间后,在这块区域走动起来,越走越是心惊,因为那老者之前以手段摄走他们的位置,距离老者的房子足足有几千米的距离。

    试想一下如果对方是敌人,自己被直接抓到对方面前,岂不是会被瞬间干掉?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实力超乎想象,他

    恐怕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再看这块区域,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但从那强者的话中可以得知,这里应该还有其他修士,让他不要去打扰。

    姜凡并没有释放出神识,而是随心情四处走走,之后这几天他可能要留在这里修炼,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显然很重要。

    而这里生长着各种灵药,一些品质极其稀少,哪怕在大千世界当中,姜凡也没遇到过几次。

    这里显然算是个洞天福地,而且还是品质很高的那种,再配合上大阵加持,让这里的灵力达到一个近乎完美的程度。

    地府在这大千世界经营了这么多年,虽然只是在暗中,但却占据了不少宝地,设下大阵,让皇族都忌惮。

    姜凡对此地越是了解,越发现对他而言,这根本就是珍奇的灵药聚集之地。

    不过他并不着急采集,而是继续移动,寻找着他心仪的位置。

    按照灵药分布,可惜清晰的感知出哪里的风水最好,既然有办法,他当然要选个最好的地方。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一处半山腰上,一个中年人端坐在那里,背对着山下,正看着一块巨石,一动不动。

    遥遥望去,那巨石上什么都没有,不知这中年人在参悟什么。

    不过此人身上无法感知到丝毫气息,不是当面看到,甚至不知道这里还有个人。

    越是这种人物,越是让姜凡心生忌惮,因为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强。

    姜凡想走近一点看看那石头有何奇特,却被琪琪一把拉住。

    “姜凡,你不要命啦。我师傅不是说了,别打扰别人。师叔他已经在这里参悟三百年,得天大造化,你要是扰乱他,小命难保。”

    姜凡有些吃惊,此人竟然在这里对着一块顽石三百年,这是何等毅力,又是何等机缘?

    他站住,更加仔细的看了看那块石头,依然看不出门道。

    “看来这是有与我无缘,我无法参悟。”

    琪琪摇摇头:“那块石头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头,不过对师叔他来说却有着极大启发,你能参悟才奇怪。总之不要打扰这里修士参悟。”

    “放心,不会乱来的。”姜凡回应。

    姜凡不再理会琪琪,继续朝他想去的地方走去,跟着灵药分布,姜凡心中已经有了大致方向。

    琪琪可没想到姜凡说走就走,招呼也不打。

    跺了下脚,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姜凡走下去,陆续可以看到一道道身影修炼,甚至没人看他一眼,每个人都在认真修炼,忙着自己的事,看来他们在这里没有丝毫防范之心,对地府的禁制绝对信任。

    这其中不乏强者,唯独缺少年轻人。

    姜凡没有打扰任何人,压制着气息,继续向前,有几株高阶灵药他十分心动,但也没有前去摘取,因为这几株灵药距离那些修士太近,靠近的话必然会打扰他们,他初来乍到还是低调点的好。

    不过这些灵药的位置他都记在脑海当中,有机会他肯定是不会放过的。这里的面积比姜凡之前想象的要大的多。

    仿佛一片小天地一样,群山连绵,姜凡越走越是惊喜,灵药的种类之多,简直让人赞叹。

    “这次可没白来,能带走一些灵药,也算大收获,希望这里还能再给我惊喜。”

    接下来一段时间当中,姜凡却再没看到其他修士。

    按照灵药分布,他现在所去的方向是风水最好的地段才对,这里的修士都是高手,以他们的本事不可能一点也发现不了。

    更何况这里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绝对早已经被地府的人完全探索。

    也不多想,姜凡继续向前走,相信前面应该能给他答案。

    不久后,阵阵药香从远处飘来,顺着飘来的方向看去,可以看到一个不起眼的茅屋,丹香正是从那里传出。

    “药庐?”姜凡有些惊喜,这地府中的丹炉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虽然他如今追求修为极致,但对丹道依然充满期待。

    药香带着丝丝火气,可见刚刚出炉,那里必然有个药师存在。

    姜凡想都不想直接朝着那边走去,此时也明白为什么这边没有修士修炼,原来是为了照顾药庐炼药。炼制高阶丹药最怕的就是被人打扰,这里环境安静,遍山都是灵药,实在是个极佳的炼药地点,不过这茅屋显得有些简陋。

    而在此时,琪琪的师傅正在自己的房间中双目紧闭,脸上浮现笑容。

    “有趣的小家伙,还真会找地方,竟然去那个老鬼的地盘转悠,看来要吃苦头了。”

    姜凡离开后,他就在以强大的力量观察姜凡,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姜凡来自九荒。这毕竟关乎到地府的安危。

    另一头姜凡距离药庐还有不到百米,突然一声怒喝响起,吓了他一跳。

    “哪来的臭小子,这里是禁地,谁让你过来的!”

    从声音上来看是个老者,火气十足,可见对姜凡的到来非常不满。

    姜凡也不着急,高等药师有些脾气也正常,更何况确实是他先打扰。

    他脸上带着微笑,开口道:“天阶七品,小玲珑丹!品质高等,前辈在丹道上的造诣让人佩服。”

    凭借丹药的味道,姜凡就分辨出这丹药的种类和品质,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姜凡知道,自己恐怕要见到重生后第一个王阶药师。

    在九荒当中,姜凡见过一位云游老者,当年姜凡也追随过他一段时间,也帮姜凡打开了全新的大门。

    寻常修士眼中,天阶的药师就已经十分稀有,几乎难得一见,但在天阶药师眼中还有更强的存在,否则更强的丹药从何而来?甚至那传说中的仙丹。

    天阶之上还有王阶,尊阶,皇阶和传说中至高无上的仙阶药师,更准确来说,已经不是药师,而是药仙。

    姜凡当年成名便是踏足王阶,在九荒几个大陆丹道之上全无对手,也因此获得药王称号。

    而被埋伏坑杀之前,他刚刚踏足尊阶药师不久,恐怕在上古时期这个品阶的药师也不多见。

    被姜凡张口道出丹药的品阶名字,那老者显然愣了下,随后远处的药庐中走出一道身影,朝着姜凡这边看来。

    这道身影并不高大,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样子,但姜凡知道此人绝非药童,身上那浓郁的丹道之气是无法掩盖的,此人绝对是个丹道高手。

    对方显然也在打量姜凡,眼神充满疑惑,显然不敢相信,一个年轻人竟有如此分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