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最新章节_沧元图番茄新书_沧元图小说无弹窗_万域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巅峰战神 > 章节目录 第158章 迎春花前,造化弄人。
    “哥,你去和仙城做什么?”

    坐在副驾驶的张清韵,扭过脑袋,眨着美眸疑惑问道。

    “去见个老朋友……”

    秦楚歌揉了揉小妹秀发,一脸宠溺的神色,“放心吧!不会耽误太久的。”

    昔年杀害父母的人,被秦楚歌称之为“老朋友”。

    普天之下,怕是唯有秦楚歌,有这份自信和漠视一切的泰然。

    “你说的昂,不许半路丢下我。不然回家打你小报告,让咱爸收拾你。”

    张清韵呲着小虎牙,故作虎威。

    “清韵,咱们这次在江州要待两天的,有的是时间玩,不在乎这一会。”

    李文杰笑着附和道。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张清韵白了一眼李文杰。

    “面子就这么重要吗?”

    “明明告诉你,开你那辆上下班的高尔夫就行,你非要耍排场。”

    “租车也就算了,你租一辆跑车?”

    “这车就是喝油的油鬼,你有钱烧的啊!”

    张清韵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瞪了几眼李文杰。

    李文杰挠了挠脑袋,尴尬道:“我这不是头一次见大舅哥,担心怠慢他……”

    “谁是你大舅哥?别把没的说成有的,死缠烂打在我这不管用。”

    “好好反思你自己,不然朋友没得做!”

    张清韵是真生气了,撇过头不搭理李文杰了。

    秦楚歌笑而不语。

    在这俩年轻人眼里,他也算长辈了。

    小辈们吵吵闹闹,他觉得蛮有趣的。

    李文杰闹了个大红脸,好不尴尬,只能讨好张清韵,一个劲的说着好话。

    跑车在疾驰,车窗外的景色不断转换。

    绿意盎然的春天,它正在渐渐铺满整个江城。

    这绿意满满的春天,不光有绿色,还有讨喜的黄色。

    诸如,江城科技大学图书馆外的花坛。

    这里的迎春花,就那么的讨喜。

    以至于,让途径此地去上班的魏国生,就在此驻足了很久。

    “听说,这迎春花晒干了泡茶、泡酒,别有一番滋味。”

    一道人影,悄然贴近。

    这一刹那,魏国生常年以来隐藏的杀气,在不断增持,直至爆棚。

    “怎么,还要杀你亲哥?”

    语气同样凛然,杀气一瞬间建立,丝毫不比魏国生爆棚的杀气弱。

    站在魏国生身边的这名男子,穿着夹克衫,瞪着一双尖头皮鞋,一米九的身高,魁梧的没道理。

    更有半张脸被络腮胡子包围,给人一种悍匪的霸威。

    他名魏国章,来自临州魏家。

    更具体一点,他是魏家老三,魏国生的亲三哥。

    “怎么找到这里的?”

    长叹了一口气,魏国生卸去这爆棚杀气。

    他不明白,几十年风雨飘零,活的如乞丐的他,以为早已被这个世界淡忘。

    不曾想,魏家还是找来了。

    “春天都来了,爹该过寿了。”

    “我想,这一次的寿宴,才是真正的团圆宴。”

    “你,不期待吗?”

    并没有正面回答四弟魏国生的问题,魏国章破天荒的感慨了这样一番话。

    “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团圆对我而言,太奢侈。”

    “无忧无虑一身轻,我过得挺好,从离开家族的那一天,就没想过再回去。”

    “你走吧!就当没见到我,请让我继续过平静的生活。”

    魏国生下了逐客令。

    “你的生活从今天开始,不再平静!”

    “因为,你的女儿还活着……”

    魏国章抬手摘下一朵迎春花,捏在手里。

    他笑问四弟:“瞧,开的多艳,多么的讨喜!”

    “送给你……”

    魏国章将这朵小黄花递到魏国生面前。

    “顺便采访你一下,此时的心情如何?”

    向来不苟言笑的魏国章,却也有其可爱的一面。

    “你在开玩笑!”魏国生的语气极为的沉重。

    魏国章摇摇头,“她叫魏宝儿!”

    轰……

    这一瞬间,魏国生如遭雷击。

    怎么是她?

    这不可能!

    “你说这世界小不小,缘分真是会捉弄人。”

    “你的亲生女儿,我的亲侄女,她就在你的身边。而且,她还跟你处成了朋友。”

    “造化弄人啊!”

    魏国章好一番感慨。

    “她不是我女儿,我见过化验单。”魏国生眼神坚定道。

    “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娘们,她叫孔婉,在化验单上做了手脚。”

    “这一张,才是真的化验单。”

    魏国生掏出那张纸,递给了魏国生。

    后者颤抖着双手接过,双目溜圆,待仔细阅读一番,顿时泪流满面,身躯极尽昏倒。

    “那个叫孔婉的小娘们被我埋了,不知死活的臭娘们,敢威胁咱魏家,没让她全家陪葬,已经算我手下留情了。”

    “哦对了,这娘们还提到了一个叫秦楚歌的。”

    “你认识这个人吗?”

    魏国章忽然间想起来这件趣事。

    真是可笑!

    一个混迹娱乐圈的经纪人,不知死活的向临州魏家提出条件。

    以杀掉一个叫秦楚歌的为条件,才肯拿出这张化验单,否则她会将这个消息公布于众。

    于魏国章而言,于临州魏贤王,孔婉当真是天下第一人。

    故此,魏国章昨晚抵达江城后,第一时间找到了这个女人。

    一番操作,亲手埋了,顺便也把这张被孔婉锁进保险柜的单子拿到了手。

    “关他什么事?”

    魏国生任由热泪在脸上滚动,更是疑惑满脸。

    “那小娘们让我杀掉秦楚歌,才肯交出这张化验单,咱不能砸了魏家招牌。”

    “你跟我临走的时候,登门宰了那姓秦的吧!”

    魏国章轻描淡写的说道。

    对于魏家而言,抬抬手弄死个人,太正常不过。

    孔婉说以杀掉秦楚歌为条件,魏家可以直接无视。

    但与之背后,魏国章需要仔细琢磨一番。

    这个秦楚歌,跟这张化验单是不是还有关系?

    做事从不喜欢留后患的魏国章,必然要把此事处理个干净。

    “跟他没关系,而且,你杀不了他!”魏国生用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

    “哦?”

    魏国章眉毛一挑。

    “这世间还有我魏家杀不了的人?”

    “我不信,我想试一试!”

    魏国章眯着眼,笑意绵绵,实则笑里藏刀。

    “我跟你回临州,不要在牵连其他人。”

    “秦楚歌跟这件事没有半点关系,那天宝儿来我这说化验结果的时候,他也在。”

    “所以,在秦楚歌的意识里,我跟宝儿只是朋友关系。”

    魏国生解释一番,盖去魏国章的杀意。

    “秦楚歌跟宝儿又是什么关系?”

    魏国章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