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最新章节_沧元图番茄新书_沧元图小说无弹窗_万域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巅峰战神 > 章节目录 第190章 十王吞天,紫贤日月印。
    第三箭,它在所有人的仰望之中,奔着北边方向狂暴疾驰。

    “不……”

    周振雄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北边,那是他的府邸!

    噗噗噗……

    周振雄狂吐血水,倒地绝望着。

    第三箭登陆周家豪宅,东江城第三位州府元老的府邸,化作火海。

    这一夜,秦楚歌出三箭,斩三条老狗府邸,一手之力荡平江州州府元老机构。

    斩一个寸草不生,要一个太平盛世!

    秦楚歌与将士们同战,更是在为东江城百姓伸冤。

    收弓,落地,秦楚歌将神弓背在身后,目视武状元雕像。

    “今夜,我借你神弓,背你神弓!”

    “明日午时三刻,我背你雕像登拓跋一舟府邸,为你要一个堂堂正正的道歉。”

    “晚安,朋友!”

    转身,秦楚歌走向了瘫在地上的林耀辉三人。

    “死之前,代表江州州府元老机构,做最后一件事!”

    来到近前,秦楚歌凛然开口。

    “来之前,秦某有幸阅读过你们三位的资料。”

    “直至现在,本帅都很生气!”

    “城池百姓的声音不听,却又是助纣为虐,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临死之前,向东江城的信仰磕头致歉!”

    “这一谦,还武状元之名!”

    “再一谦,向几十万城池百姓忏悔!”

    秦楚歌抬手翻出又一块大印。

    此印,刻紫龙,整整十条。

    它名十王吞天!

    又名紫贤日月印。

    代表着十贤王之霸绝荣威!

    至此,林耀辉三人,足矣死个明白。

    封天、贤王、巾帼、摘星榜。

    四等榜单,秦楚歌甩出三枚大印。

    摘星大印,号令武道盟群雄。

    巾帼雄狮印,召镇守一境和皇家大院的带刀侍卫。

    贤王日月印,十大贤王亲临,横推所有!

    还有一印,封天榜第六,上刻一秦字。

    它名六尺之讬。

    并可以受六尺之托,临大节而不挠。

    它也是,虚教六尺受辛苦,枉把一身忧是非。

    它还是,我固知公等相索,故来就缚,且为共尽此酒,便以六尺付。

    封天榜前五。

    由炎夏国君身边的炎夏第一高手登顶领衔。

    从未有人见过其真容,隐于皇家大院,一人镇一院,镇的却也是天下。

    封天榜第二到第五,皇家大院四位元老身边的御林将,四位总把头。

    他们五人,护炎夏五位参天大能,却也是在护着整个炎夏。

    至于六尺之托印,这一大印,林耀辉三条老狗,不配看到!

    “小丛,收拾一下!”

    秦楚歌冲丛少平挥了挥手,徒步离开。

    “是!”

    丛少平高声应答。

    “秦帅慢走……”

    雄炼司将士,恭送秦楚歌离场。

    ……

    半个小时后。

    东江城三位州府元老府邸,即便是化作了废墟,却也被列入了禁区。

    与之而来的,是一条在发出后,仅仅十分钟就登顶东江城本地新闻、社交等各大平台头版头条的视频。

    三分钟整的视频,出现了三张面孔,正是林耀辉、徐锦海和周振雄三人。

    他们仨,跪在武状元雕像前,忏悔、恸哭和致歉。

    代表江州州府元老机构,向城池百姓道歉。

    并且,当场引咎辞职和赴死!

    一时间,百姓拍手称快。

    各家各户,有的迈入院落,有的走向街道,有的登上房顶……

    燃放孔明灯,为武状元还愿,为即将到来的太平盛世还愿!

    这一条视频,同样传到了拓跋家族。

    夜已深。

    东江城的大小街道,人头攒动。

    空中,数以万计的孔明灯腾空,撑起了东江城最美丽的一道夜景。

    可是,于拓跋家族大宅内,仰望天空的拓跋一舟,以及他身边的滕子冲,却无半分喜悦挂在脸上。

    前一个小时,他们还在派人打探武状元雕像那边发生的事情。

    一条条消息,不断汇总到拓跋一舟两人这里。

    升龙三家武馆战团下场,三院下场,州府三位元老亲临……

    本以为,今夜之后,那个口口声声要来拜访拓跋家族的秦楚歌,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然,他们俩等到了什么?

    元老府邸葬身火海,两族乃至三族都被屠尽,被斩了一个寸草不生。

    更有三位州府元老,公开道歉,跪在武状元雕像前引咎辞职,忏悔和恸哭……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楚歌一人之力,为何能荡平州府元老机构?

    拓跋一舟和滕子冲,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

    “老腾,咱们这一次怕是遇到了一尊大能人物。”

    瞩目夜空良久,拓跋一舟看不下去,收回视线,垂头感慨。

    “东江城何时出现过这等场面?”

    “几十万城池百姓被感动,燃放孔明灯为武状元还愿!”

    “几十载屹立不倒的州府元老机构,全线崩塌,更有紫凰焰天弓问世!”

    “这一战,怎么抗?”

    拓跋家族再问滕子冲,更是再问自己。

    身旁滕子冲,着藏青色大衣,负手而站。

    一米八的魁梧身材,虽以五十三岁的年纪,却依旧壮如青牛。

    他并没有如拓跋一舟那样,收回瞩目夜空的目光,只是点燃了一根香烟,慢慢吞吐。

    良久,他问拓跋一舟:“你怕了?”

    “我怕了吗?”

    拓跋一舟摇摇头,苦笑道:“我只是在感慨而已!”

    “这个秦楚歌的行事风格,在我多年以来的对手中,无出其右。”

    “你难道没有发现,他已经算到我和你不会在今夜登场吗?”

    滕子冲点点头:“他算到了,可是,这并不能代表明日一战,你我会输!”

    “嗯?”

    拓跋一舟蹙眉问道:“何出此言?”

    “此局,并非死局!”

    滕子冲猛吸了一口烟,收回了瞩目夜空的目光。

    “你的意思是通知另外两家?”

    拓跋一舟蹙眉问道。

    “六年尘封往事,陈耀东苦心经营,拉下十一人进场。”

    “之后的几年,六人被他做掉,剩下这五人,他动不得,却被漏网回归的秦楚歌先行斩掉。”

    “你比我清楚,陈耀东为何不敢动这五家。”

    “那么,时至今日,随着江城韩家和和仙城赵家的落网,算上你的余下三家,也该再次聚首了。”

    滕子冲转身,熄灭烟头,走进了不远处的一处荷塘小亭。

    拓跋一舟紧随其后。

    两人落座,家里佣人温上了酒。

    “一舟老哥,恕冲弟直言,剩下这三家中,你拓跋家最弱!”

    滕子冲直言不讳。

    拓跋一舟没有反驳。

    这一点,他必须承认。

    当年的那些家族中,现在剩下的两家,经过六年发展,早已成长为一方巨枭。

    拓跋家族虽然在江州称王称霸,但跟这两家比起来,实属寒碜!

    “可是,他们会下场为拓跋家站台吗?”

    拓跋一舟摩挲着酒杯,犹豫不决。

    “他们两家,一定会下场!”滕子冲自信满满。

    “理由呢?”

    拓跋一舟追问。

    “你站出来公布当年之事,我以项上人头作为赌注,他们两家必会第一时间赶赴东江城。”

    “届时,你们三家,必须为当年之事再次联手!”

    滕子冲喝了一口酒,眯着眼,笑意绵绵。

    拓跋一舟的身躯一颤,已然明白了滕子冲的意思。

    明日这一战,要破釜沉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