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最新章节_沧元图番茄新书_沧元图小说无弹窗_万域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巅峰战神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身背断剑,真正的大漠剑狂。
    时间再推五分钟,唐振有了结果。

    “老爷,对比完了!”

    唐振上前做汇报。

    “结果怎样?”唐阔海急不可耐的问道。

    “九分像,可以断言,面具剑客秦打酒并非真名。”

    “他的真名是……”

    唐振有些不敢说出口了。

    “是谁?”

    唐阔海厉声喝问。

    “秦楚歌!”

    “秦楚歌?”

    唐阔海不敢相信,双眼瞪得溜圆。

    “你确定?”

    唐振将对比的资料双手送上。

    实则,此时的唐振,心中一团乱麻。

    完全没了以往的淡定和睿智!

    他根本想不通,秦楚歌为何要来西北?

    他跟魏国生,他跟魏贤王怎又穿了一条裤子?

    唐阔海接过资料,一丝不苟的看了起来。

    纵使不愿去接受这个事实,唐阔海却又不得不承认,唐振的对比结果无任何纰漏。

    面具剑客秦打酒,妥妥的就是秦楚歌!

    “楚歌城一战,两大贤王赴死,五十万人马被生生斩成空白!”

    “武炼司十大圣宫宫主和总保头陆钊,一个没活!”

    “当世剑圣景佩剑,携剑匣十八,命陨楚歌城,剑匣十八不知下落。”

    “秦楚歌一人之手,引战四十万将士入江,一举粉碎了景佩剑要当王的梦想。”

    “他卸任蓝龙大印,楚歌城一城的雄炼司将士齐齐提交退役申请,更有百万将士齐齐隐退,整个海炼司一兵一卒都没有留下。”

    “老爷,这天下能做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壮举的人……”

    “如果不是大漠剑狂,我实在想不出还能有谁做得到!”

    唐振长叹一气,无尽悲思涌上心头。

    种种迹象都在指向大漠剑狂!

    封天榜第九的巨枭,神龙见首不见尾,一人一剑,持剑走天涯。

    谁都不知他的真实姓名,见过他真容的人极少极少!

    只知道,他背着一把剑,流浪江湖。

    “怎么会这样?”

    唐阔海抓着手里这些资料,一通乱撕,发泄着心中无尽的苦闷!

    整个唐家大宅,更是被蒙上了一层窒息的压抑。

    一个未见真容,只有一个名号的人,只因他霸占着封天榜第九的位置。

    足矣横压整个唐家!

    沉闷、烦躁、纠结、压抑……

    多种情绪笼罩着唐家大宅。

    直至,一道喊声打破了这种沉寂的气氛。

    “大少爷回来了……”

    有护卫做了通报。

    “大少爷……”

    “大少爷……”

    唐家护卫,跟唐家大少爷唐树锦打着招呼。

    身材魁梧的唐树锦,一脸络腮胡,极其的附和西北汉子的豪放粗糙造型。

    “父亲!”

    唐树锦走进内堂,向父亲行礼。

    卸掉一身风沙,唐树锦并不颓废,反而一如既往的威风凛凛。

    他的归来,给唐家人增添了不少信心。

    终究是一尊宗门,如今还有武炼司庇佑,成为武炼司新十大圣宫之一。

    这等荣誉,的确让唐家人与之骄傲。

    “父亲,小锋不能白死!”

    唐树锦咬牙切齿道。

    “那个秦打酒,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唐树锦行事雷厉风行,这一回来,未曾喝下一杯茶,当即就要出宅。

    “秦打酒就是秦楚歌!”

    唐阔海重重的叹了口气。

    “秦楚歌?”

    转了半个身子的唐树锦,不得不拧过来身子,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会是他?”

    “我唐家跟他远无怨近无仇,他为何处决小锋?”

    “他卸任海炼司司帅,凭什么还要行事斩立决之权?”

    万般疑问萦绕在唐树锦心头。

    “大少爷,秦楚歌可能就是大漠剑狂!”

    唐振补充了一句。

    “放尼玛的狗屁!”

    唐树锦破口大骂。

    “秦楚歌绝不是大漠剑狂!”

    唐树锦一口咬定。

    “嗯?”

    唐阔海和唐振对望一眼。

    “锦儿,你为何这般笃定?”

    唐阔海不明问道。

    “父亲可有秦楚歌的画像?”唐树锦问道。

    唐振赶紧把老爷刚才撕碎的资料捡起来,快速拼了起来。

    “我见过大漠剑狂,就在魏家老四抵达长安城的那天……”

    唐树锦于说话间上前查看唐振拼凑的画像。

    这一看,唐树锦更加的自信了。

    “大漠剑狂很瘦很瘦,只有一米七的身高,这个秦楚歌一米八多,怎么可能是大漠剑狂……”

    唐树锦和盘托出。

    魏国生抵达长安城开始闯关的那天,唐门就迎来了一个奇怪的男子。

    他背着一把断剑,仅有半米长,登门唐门。

    讨了几碗酒,说了几句特别奇怪的话。

    他说,屠龙现身,龙图秘密怕是守不住了。

    他又说,唐家若是不把炎北王拖下水,拼不过魏贤王。

    他还说,择日,他会来一趟宁城,用他手里的断剑赢走前剑圣之剑。

    唐树锦不明所以,待这人离开之时,他问了一句,你是谁?

    这人指了指西北大漠的位置,又指了指身上的断剑。

    不言而喻,他就是大漠剑狂。

    听完唐树锦的这番话,唐家诸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万幸啊!

    十足的万幸!

    秦楚歌根本就不是大漠剑狂。

    唐家人自己吓自己,错把秦楚歌当成了大漠剑狂。

    只要不是大漠剑狂,唐家就有一战到底的实力。

    你秦楚歌已然卸任蓝龙大印。

    就算你斩了当世剑圣景佩剑,斩了杜贤王身边的贤王榜高手韦冠轩,可你的终极实力不过是登顶贤王榜。

    唐家有一尊封天榜第十的巨枭!

    怕你作甚?

    唐家举族备战,唐门八千弟子,还有这些年韬光养晦囤积的十万精锐。

    更可拉拢其他九座城池的豪门家族,足矣汇聚大二十万的人马。

    你秦楚歌有什么?

    置身一人,一兵一卒都没有!

    唐家需要出手吗?

    许你斩八千唐门弟子,剩下十万精锐一人一泡尿,都能将你活活浇死。

    呼……

    唐阔海呼出了一口浊气,埋在心底的压抑终于得以释放。

    “报……”

    就在此时,唐家护卫来报。

    “何事?”

    “禀告家主,门外来了一个背着断剑的乞丐,说要见一见封天榜第十的老爷您。”

    “他还说,唐家如果有好酒好肉,他可暂住一阵子。”

    护卫做了通报。

    乞丐?

    背着断剑?

    大漠剑狂来了!

    “快快快,一起去迎接……”

    这一个刹那,几乎泪奔的唐阔海,急急忙忙的冲出了正堂大门。

    正如唐树锦转述的一样!

    大漠剑狂不曾食言。

    他身背断剑,亲临宁城。

    愿以身上断剑,赢走前剑圣之剑。

    唐树锦不知。

    大漠剑狂却知。

    前剑圣之剑,名副其实的剑匣十八,就在秦楚歌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