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长老,你真是用心良苦啊!”

    朱炜咬牙切齿,死死的盯着唐森原。

    “朱城主,何出此言?”

    唐森原明知故问,却又表现出一副极其愤慨的样子。

    “听城主这意思,像是在埋怨老夫?”

    “我唐家三千人马为楼兰城城主府撑腰,帮你们手刃仇人,难道还做错了?”

    朱炜:“……”

    这个戏精,还再演!

    “真当我朱炜是头猪?”

    朱炜冷冷的说道。

    “哪里哪里,朱城主说笑了,您一介城主,岂能跟猪做比较!”

    唐森原做了纠正。

    不过在心里,却是在笑。

    他心里还在说:你朱炜连猪都不如,可别侮辱了那么可爱的佩奇。

    “够了……”

    朱炜怒喝一声。

    “我且问你,这两人你是不是一早就认出来了?”

    朱炜厉声喝问唐森原。

    “先前离得远,视线有点模糊看不清楚。现在这才看清楚,原来他们俩是唐家的仇人。”

    “不好意思哈朱城主,害得你失去两名八品高手。”

    “你放心,那两个护卫的安葬费算在我头上。”

    唐森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

    朱炜气的捶胸顿足。

    “你真踏马无耻!”

    唐森原的这番理由,完全是把朱炜当傻子看待。

    什么叫视线模糊看不清楚?

    那两人从飞机上跳下来的时候,你这老狗就说要弄死这两人。

    这叫看不清楚?

    一句不好意思,目送两名八品高手毙命。

    给点安葬费就想息事宁人?

    去尼玛的吧!

    朱炜真的气炸了!

    “没有一千万,老子不许你唐家人马踏进楼兰遗迹半步。”

    朱炜怒吼道。

    “一千五百万买你手中的城主令,楼兰城一司三院的人马听我调配。”

    “如何?”

    不曾想,唐森原直接加价一千五百万。

    朱炜:“……”

    城主府同僚:“……”

    这个唐森原,着实的不好对付!

    “朱城主,诸位城主府同僚,我唐家人不是你们的敌人。”

    “你们要搞清楚,杀死城主府护卫的是这两个人。”

    “我先前是真的没看清楚这两人的面容,而且朱城主派出的是两名八品高手,我以为他们俩能杀掉这两人。”

    “现在,不管怎样,我们双方应该同属一个阵营。”

    “诸位说对不对?”

    唐森原能言善辩,继续拉拢朱炜等人。

    “城主,唐长老的话不无道理。”

    简单一番思索,副城主凑到朱炜耳边,小声劝说。

    其他人也纷纷出言附和,无不是为了那一千五百万的丰厚钱财。

    “再加五百万,楼兰城主府会配合唐家人进入楼兰遗迹。”

    “否则,免谈!”

    朱炜贪得无厌,又向唐森原要了五百万。

    唐森原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这个朱炜,太不识好歹了!

    真当唐家是摇钱树了吗?

    拣着一家可劲榨取!

    “倒也不是问题,不过老夫有一个条件。”

    唐森原淡然一笑。

    “我需要朱城主出面,帮我引荐一下云州州府长。”

    唐森原提出了条件。

    不难看出,唐森原不仅要把楼兰城城主府圈进来,还要攀上云州州府机构。

    “你唐家只要肯舍得出钱,莫说云州州府长,就是炎云王都可能成为我们的盟友。”

    朱炜冷笑一声。

    “如此甚好!”

    唐森原笑了笑。

    一切尽在掌握,下一步就是大开杀戒了。

    “你都听到了?”

    谈拢这件事,唐森原这才将目光扫向了秦楚歌。

    这个天杀的家伙,在宁城搅得唐家上下好不安宁。

    如今又跟到了楼兰城,简直不知死活!

    “你也听到了?”

    秦楚歌没有回应唐森原,反而问身边的林欢。

    “我不仅听到了,我还录下来了呢!”

    林欢拍了拍口袋位置,朝自家男人灿烂一笑。

    这也是为何,在朱炜跟唐森原谈话的时候,秦楚歌和林欢一声不吭,就这么放任他们谈判的根本原因。

    正所谓捉贼捉赃,林欢一介郡主,想要弄死一座地方城池的城主,手里得有点证据。

    “孺子可教!”

    秦楚歌夸赞道。

    “哇呀呀,我不是小孩子,允许你重新组织语言!”

    林欢噘起了嘴巴。

    “深得我心!”

    秦楚歌做了纠正。

    “这还差不多。”

    林欢嘿嘿一笑。

    对面,唐森原:“……”

    朱炜等人:“……”

    这尼玛,撒狗粮没完没了!

    录音有个屁用?

    都是将死之人了,是留着下去给阎王听吗?

    唐森原等人,自然不知秦楚歌为何要跟林欢说这样一句话。

    什么叫你也听到了?

    “时间不早了,老夫就不等朱城主的人马了,早点弄死这两人,早点回去吃酒。”

    “朱城主意下如何?”

    唐森原笑问朱炜。

    “正有此意!”

    朱炜点点头。

    不过在心中,却还是有一丝疑惑。

    按理说,城主府麾下的雄炼司和刑探院是二十四小时待命。

    纵使距离楼兰机场甚远,可是附近单位的司所肯定会第一时间赶来。

    他跟唐森原聊了有一会了,却未曾看到司所的人进场,更无车辆鸣笛的声音。

    实属奇怪!

    但眼下,唐家有三千人马,足矣弄死对面两人。

    朱炜也就没多想,觉得兴许是那些人路上耽搁了。

    “动手!”

    唐森原大手一扬,朝三千人马下了命令。

    “得令!”

    唐家三千人马,扬起手中武器,齐声应和。

    这阵仗,史无前例。

    黑压压的人群,一张张狰狞的面容,于这夜色下,杀气爆棚!

    “诸位,随我后退观战!”

    唐森原招呼朱炜等人后撤。

    他要亲眼看着秦楚歌被三千人凌迟,甚至还要拍下来这幅画面,传给家主看。

    他在邀功,为自己在唐家的地位更进一步。

    “慢着……”

    然,一道急切的呼喊之声,却从唐森原等人背后传来。

    但见一人,举着手机从远处拼了命的往这跑。

    他是周平,楼兰机场的航管,董事长之下最大的领导。

    也即是他,之前无情的拒绝了殷涛的降落请求。

    “你的人?”

    唐森原朝朱炜看去。

    “是我的人,不过他只是楼兰机场的负责人,并非雄炼司和刑探院的人。”

    朱炜解释道。

    “他来干什么?”

    唐森原不明所以。

    “我也不知道!”

    朱炜也是一脸疑惑。

    周平玩命似的奔跑,终于来到了朱炜面前。

    “朱朱朱……朱城主……”

    这货累的快岔气了。

    “电电电……电话……”

    周平举着手机递给了朱炜,是双手递的。

    “莫非是雄炼司和刑探院打来的?”

    “不对啊!这一司一院打电话,为什么要打给你?”

    朱炜嘀咕着,从周平手里接过了手机。

    “楼兰城城主朱炜,有屁快放!”

    周平的手机上并没有备注名字,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号码。

    所以,朱炜说话肆无忌惮。

    “我是李云龙!”

    五个字,用一种极为凛然的语气从听筒里传出来。

    “你踏马拍电视剧呢?”

    “傻比……”

    朱炜骂咧咧的喊道。

    等等……

    朱炜刚要挂电话,忽然间感觉周遭的空气有点冷。

    且,面前周平,以及副城主等人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

    显然是给吓得!

    李云龙是谁?

    新任云州贤王,炎云王李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