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局内一片大乱。

    这么多大佬来了,看守人自然吓得浑身哆嗦,嘴唇发白。

    泰勒这个人很重要,这关乎到苏启喉咙里面的这一根刺。

    不拔掉,浑身不自在。

    如果自己没有在东南亚布局还好,反正也不用担心澳洲的力量过来扰乱他的布局。

    问题是,现在我这边已经打算大力布局了,而且还有马六甲海峡。

    紧靠着你们澳洲,要是你突然跑过来给我闹腾几下,那以后有得自己受的。

    所以,苏启脸色沉着。

    前边,这个看守人已经被蓬密他们询问了一遍,狂轰乱炸,就快要弄出心脏病出来。

    他是这里看守的负责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就是他的主要责任。

    稍有不慎,反正自己这份工作是要丢了,一旦被查出来这事情与他有关系的话。

    他这个牢狱之灾估计怕是要跑不了。

    坐在苏启跟前,哆嗦着身体,满脸无奈的说:“苏先生,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瑞尔一直以来在我手下表现的非常本分,而且他家境十分贫困。”

    “家里有两个妹妹正在上大学,谁会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

    这个瑞尔就是在牢里面杀了泰勒的人。

    也是他们部门里面的人。

    发现泰勒的时候,现场还有一个人也同样倒在血泊当中,就是瑞尔。

    所有的证据都已经指向了这个人就是杀害了泰勒的凶手。

    并且有证据指正,他在杀了泰勒后,同样也自杀在了边上。

    这典型的买凶杀人。

    苏启微微皱着眉头;“他还有一个妹妹正在上大学?”

    “对,就在清城大学里边。”负责人随后讲述了一遍瑞尔的家境情况。

    如同华夏的那些寒门子弟一样。

    这个瑞尔家里十分贫困,吃饭都成问题的那种。

    但他十分的刻苦,从小成绩一直都是班上第一名,考上了清城最好的大学。

    上大学同样也是靠着自己一边打工一边完成的学业。

    大学毕业后,他深知,在溙国这种国家,想要让自己生活的更好,更稳定,只有走公务员这条路。

    就跟华夏每年一窝蜂去考公务员的那些毕业生一样。

    他的成绩也非常傲人,第一!

    可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存在着中人情世故,他毫无背景,也是寒门子弟。

    所以最终最好的岗位被一个当地家族子弟给弄走,而他这个公布了成绩的第一名,总不可能不安排吧。

    不然这样会打了溙国相关部门的脸。

    所以就安排到了这边。

    在这边上班,他依然也十分小心谨慎,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被人给开除。

    到时候这对于他而言就是在灾难

    他也很知足这样的生活,所以鼓励自己妹妹同样也通过上大学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自己每个月的工资有百分之九十都寄回了家里,给父母改善生活,同样也供了自己妹妹上大学。

    日子过得简单,但又充满了温情的亲情。

    谁会想到,这样一个人畜无害的人,竟然干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连他们蓬密王储都惊动了。

    更令人诧异的是,苏启竟然也来了。

    苏启听完后,沉思了半天,开口:“你把这个瑞尔老家,以及他妹妹的学校情况告诉我。”

    负责人不敢怠慢,赶紧写了一个联系方式,以及地址给了苏启。

    苏启接过了这些资料后问道:“按照你们的习俗,瑞尔的尸体是不是也要被送回到老家?”

    负责人点头:“人都死了,所有恩怨都了了,自然要落叶归根。”

    “我们的习俗是这样的,不管这个人生前做了什么事情,他死后都要被送回老家,然后由高僧洗礼。”

    “洗去他这一辈子罪恶,与善良,这样他才会带着一个最为纯净的灵魂进入轮回道。”

    这点跟华夏国内情况很不一样。

    如果是华夏,直接会送到火葬场烧了。

    苏启点了点头:“那行,谢谢你跟我讲了这么多,今天就到这里吧。”

    刚起身准备走,负责人赶紧小心谨慎的凑过来:“苏先生,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是真的不愿意看到。”

    “这是我们内部的问题,谁也控制不了。”

    “你能帮我在蓬密王储面前说说好话吗。”

    “你知道的,我只想保住自己的饭碗,毕竟背后还有一个家要养。”

    苏启望了他一眼:“行吧,我会说说。”

    边说着,边从这边办公室走了出去。

    无意当中,苏启看到了边上有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正在看着这边。

    在看到苏启看向他后,他赶紧避开了苏启目光。

    然后拿着文件夹走出了警察局。

    苏启望着他背影指了指:“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负责人看了一眼,笑着说:“他叫卡猜,是我们部门里面工作最为出色的一个警察。”

    ‘哦,忘记说了。’

    “这事情发生后,我们调查了部门里面的任何一个人。”

    “卡猜当时在外面跟他的朋友喝酒,所以他有不在场的证据。”

    ‘故而,可以排除嫌疑。’

    苏启凝重的点了点头:“这样啊。”

    蓬密旁边走了过来,同样也望了望外面卡猜背影。

    “苏先生,这个人有问题?”

    苏启回神,笑着说:“没有,我只是突然觉得这个人身上气息很怪,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蓬密点头:“那行,问完了吗,要不,到我们皇宫里面去吃中饭?”

    苏启摆手:“不了,我还有事情。”

    “哦,蓬密先生,这事情既然凶手已经调查出来了,就别去处罚别的人了。”

    “华夏有句古话,日防夜防,家贼防不住,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

    负责人听到这话后,边上感动的差点哭出来。

    非常感谢看了一眼苏启。

    对于他这种人物,生死在苏启这个层面的人而言,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苏启开口了,那就说明自己安然的度过了这个难关。

    果然,蓬密很给苏启面子,点了点头:“行,苏先生,很抱歉,这是我们溙国警方的失误。”

    “其实我们也很想知道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