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罩内外,两道不同的阵法,连接着两人。

    那盘坐在十二石像之中的林清菡,在她脑海当中,所有关于张玄的记忆,都被斩去。

    生命中最重要的记忆在消失,林清菡此时虽然没有什么意识,但眼泪依旧不自主的留下,那是一种悲伤在蔓延。

    这个过程,持续很久。

    天色彻底黑下去时,那笼罩张玄的阵法光芒,完全消失。

    鸿族老者空洞的声音响起,“张玄,你的情,我鸿族呈下了,关于你母亲的消息,就在这竹简当中。”

    光幕中,一卷竹简化作一道流光,出现在张玄手中,稳稳的落在那里。

    张玄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竹简,又回头看向那光幕当中,眼前的光幕,在张玄眼中逐渐变得模糊,就连同那通天青山一起,模糊起来。

    “张玄,你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斩断,速速离去,待在这里,只会徒增因果。”空洞声音响起,张玄几人眼前的景象飞速变幻,他们的身形距离这通天青山越来越远,在这种神奥的力量下,他们无法控制自己自身,等到一切都结束时,张玄几人,已经出现在鸿山之外,隐约能听到有颂唱经文之声响起。

    “张小子,走了。”邪神化作的灵体催促一声。

    张玄点了点头,转过身,不再看鸿山。

    每个人都会在人生当中做出选择,张玄也不例外,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需要做出选择的事,都是不可抗力,但张玄并不这么认为。

    “记忆真的能被全部斩掉么?”张玄身影漂浮在空中,这么问向邪神。

    邪神张张嘴巴,想了许久,才给张玄回答:“想要真正意义上的斩尽记忆,需要斩掉根源,但根源并不是记忆的初始,灵魂才是,所以,有些记忆能被忘掉,但总有想起来的一天,在始祖之地,不一样有很多失忆的人,某天突然又想起来一切了么。”

    得到这样的回答,张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几人通过传送阵,来到了属于大夏皇朝的一个小城当中,住进一间客栈内。

    客栈当中,张玄独自一人坐在房内,拿出竹简,将其打开,竹简之上,只浮现四个大字。

    “元灵城主!”

    张玄深吸一口气,看样子这元灵城,怎么都要走一遭了,赵极也在元灵城内。

    “张小子,出来一趟吧。”

    邪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张玄起身出门,在门外,邪神,全叮叮以及切茜娅,都站在这。

    “元灵城那里,出事了。”邪神直接开口,“就在刚刚,元灵城发出消息,邀请各大势力,三天后抵达元灵城,那一天会有大事发生,具体是什么事,并没有说。”

    张玄微微点头,随后问道:“那赵极……”

    “他是元灵城主。”邪神直接回道。

    张玄先是愣了一下,赵极就是元灵城主?就是竹简上说的那个人?

    “元灵城所谓的大事,肯定跟赵极有关,这座城不在三大皇朝的范围之内,三天后要到,得现在就启程了,如今各大势力纷纷前往元灵城,皇朝的传送阵已经没办法用了,这一路都得靠我们自己。”

    “意思一路飞过去啊?”全叮叮那张肥胖的脸上充满苦涩。

    “不然呢?”邪神反问一句。

    全叮叮想了想,随后就见他一脸张狂的走到张玄面前,伸出手拍了拍张玄的肩膀,干咳两声,“那个什么,小张啊,本僧最近钻研大道佛法,不便亲自远行,听闻这有车辇一类的宝器,你去买上一辆回来,载着本僧,明白么?”

    张玄弯腰躬身,“小的明白。”

    对于全叮叮现在这内心的膨胀,张玄也乐的陪全叮叮演下去,毕竟都是自家兄弟,玩玩闹闹而已。

    鸿山之上,那十二座石像中心,盘膝而坐的身影突然睁开双眼,那双原本灵动的大眼睛中,此时充满了迷茫,她只感觉自己睡了一觉,可这一觉醒来,却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十二道石像眼中,全部冒出精光,笼罩林清菡全身。

    在那鸿山脚下,三道圣人虚影出现,口中颂唱。

    在这一刻,天空当中涌现金云,金云盘旋在鸿山穹顶,笼罩整座鸿山。

    在那三尊圣人虚影的颂唱声中,金云洒下金光。

    不知有多少目光,在此时看向鸿山方向。

    “道德金云!”大夏皇主夏天侯瞪大双眼,显得有些失态,“道德金云出现了,鸿族圣人,觉醒了!”

    云雷皇主,圣朝皇主,也全都看向那鸿山之处,大家都清楚,鸿族圣人,归来了!

    “不可再招惹张玄!鸿族圣人觉醒,这其中牵扯张玄因果,鸿族先祖成圣乃功德所致,这其中因果牵连,张玄受到鸿族庇护!”

    三大皇朝,全部都传下这样的命令。

    在这大千界的边境,一座黑白相间的大城,有一人站在那大城之中,遥望鸿山方向,她一身火红长袍,身材玲珑有致,身上的火红之色与这黑白之城显得格格不入。

    “鸿族圣人觉醒,倒是有几分意思。”女人发出声音,那声音当中,充满了魅惑。

    “报!”一人跪倒在女人面前。

    女人头也不回,开口道:“说。”

    “报城主,那人拒绝了,他说,他想带妻女离开。”

    “离开?”女人冷笑一声,“这元灵城,是他想回来就回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他想离开?他凭什么离开?他身为元灵法传人,这就是他的使命!三天后,他不愿意,也得愿意!”

    女人说完,拂袖离开。

    大夏皇朝境内,一辆车辇当中,全叮叮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盘坐在那,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

    张玄盯着手中那卷竹简。

    切茜娅就安静的坐在张玄身旁,听着邪神讲着关于元灵城的事。

    “在鸿族圣人诞生之前,没有所谓的大千界,也没有鸿山,鸿山并不是这片土地上真正意义上的王,相反,元灵城才是,元灵城一脉单传,掌管这一方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