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啊——”钱家欣他们见状惊讶出声。

    她们似乎没想到,叶凡这么厉害,不仅救了南国精锐,还打伤两个大魔头。

    钱夫人也微微眯眼,对叶凡又多一丝认识,只是依然没怎么放心上。

    她看得出,苗惊云还有底牌,叶凡的劫难还没过去。

    而且叶凡厉害又怎么样,又做不到十年前的权相国风光,拿什么跟金崔两家叫板?

    东邪西毒受伤不小,但不仅没有畏惧,反而凶性大发,吼叫一声又要上前。

    苗惊云伸手一拦他们:“没事,不急,报仇有的是机会。”

    “苗惊云,别废话。”

    叶凡踏前一步:“你不是要我滚出来吗?

    我现在出来了。”

    “你有本事也站出来,咱们一对一单挑。”

    “在场八百多人可以见证,只要你能杀死我,绝不会有人找你复仇。”

    他刺激着苗惊云,想要激怒他出来擒贼先擒王,不然就地混战,全场怕是要死不少人。

    “单挑?”

    苗惊云冷笑一声:“就算我想跟你单挑,我的兄弟们也不会答应啊。”

    “再说了,弄死你,我根本就不用出手。”

    他一副掌控全局的态势:“刚才的打斗,只是开胃菜。”

    “踏踏踏……”随着他这一番话落下,外面很快又响起了一阵整齐急促的脚步声。

    还带着一股子杀气。

    接着近百名金氏枪手荷枪实弹涌入,训练有素把整个大厅包围起来。

    枪口阴森,火力强大,让不少宾客惊慌失措,就连韩常山都微微变了脸色。

    这阵仗也太大了。

    金智媛厉喝一声:“苗惊云,你究竟要干什么?”

    “晚辈苗惊云,率不死铜人,十二养蛊人,东邪西毒蛇,八十名金氏枪手。”

    苗惊云哈哈狂笑,对着全场放声而出:“前来给权老先生祝贺。”

    “恭祝老先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一边喊着恭贺权相国的寿语,一边带着东邪西毒他们靠前。

    挡路的南国精锐或者宾客,都被苗惊云毫不留情一脚踹飞。

    无比的嚣张。

    “苗惊云!”

    金智媛上前一步喝道:“你想要干什么?

    这里不欢迎你,不需要你贺寿。”

    “哈哈,金会长说话就是直接。”

    苗惊云目光盯着金智媛一笑:“老实说,我也不是来贺寿的,我们今晚过来,是要找你们的座上宾叶凡算一算旧账。”

    “识趣的,金会长你们把他弄死交给我,再向我赔个三五十亿,这事情就过去了。”

    “对,没错,是你们杀死叶凡交给我!”

    “不然,我就把你们当成叶凡同伙,有一个杀一个。”

    “不要跟我说什么私人恩怨跟你们无关,你们跟叶凡坐在同一个寿宴大厅,那就是我的敌人。”

    “你们也不要跟我说什么身份和地位……”“在我苗惊云眼里,今晚,没有权贵,没有豪门,只有朋友或者敌人。”

    “要么弄死叶凡做我们的敌人,要么站在我们对立面做我们的敌人,但那必死无疑。”

    “而且是蛊虫噬心的死去。”

    苗惊云的声音很大,不仅震得碗筷嗡嗡作响,还让在场宾客人心一颤。

    这就是一个野蛮人。

    叶凡眼神一冷:“苗惊云,你太不是东西了。”

    金智媛脸色巨变:“想要动叶少,先从我们尸体上踩过去。”

    “踩过去?”

    苗惊云手指一点在场八百多名宾客冷笑:“我踩死这样的废物跟踩死蚂蚁没什么区别,我一声令下,八百人不会有几个活下来。”

    “而且我不怕告诉你们,为了拿下叶凡,我今晚不仅带足了人手,还在寿宴食物下了蛊。”

    “只要你们吃了东西,或者喝了水,你们小命就都捏在我手里了。”

    他拿出一面红色的小鼓狞笑:“只要我轻轻一拍,你们就会生不如死。”

    众人闻言一片惊慌。

    叶凡脸色微变,忙自我检查一番,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异样。

    刚刚吃了一块糕点充饥的寂灭师太,低头看着手里糕点发现没异样,她就冷笑一声:“装腔作势。”

    不少宾客也都摸摸肚子和心口,感觉没什么痛感,也就不以为然。

    “咚……咚咚……”苗惊云哈哈一笑,也不说话,直接一拍红色小鼓。

    “啊——”几乎是苗惊云刚刚拍了三下,全场宾客几乎都惨叫一声,捂着肚子摔在地上。

    八百人,几乎都吃了东西,此刻全部脸色煞白,额头出汗,还不断扭动身子。

    非常痛苦。

    寂灭师太和霍紫烟也是扑通一声趴在桌上,牙关紧咬,汗如雨下。

    整个大厅惨叫连连,哀嚎不断,还有人连声求饶:“别拍了,别拍了。”

    看到这壮观一幕,钱夫人和钱家欣一伙目瞪口呆,似乎没想到苗惊云手段这么过人。

    下毒无形。

    同时她们生出一丝庆幸,幸亏没跟叶凡和金智媛为伍,不然现在自己也怕生不如死了。

    叶凡再度检查自己,发现还是没异样,但没空诧异,拿出银针迅速给寂灭师太她们化解。

    金智媛盯着苗惊云喝道:“苗惊云,你太无耻了。”

    她实在没想到,对方会暗中下毒。

    “对于我来说,无耻卑鄙没有意义,只有成王败寇。”

    苗惊云哈哈大笑:“而且我对你们没兴趣,我今晚过来,只要叶凡死去。”

    “你们把叶凡弄死交给我,我就放你们一马,不然你们就全都会痛苦死去。”

    苗惊云停下了红色小鼓的拍打,让中毒的全场宾客能够缓一口气。

    叶凡上前一步喝道:“苗惊云,你要杀的人是我,有本事冲着我来,威迫他们干什么?”

    “我动手杀你太无趣了。”

    苗惊云狞笑看着叶凡:“我喜欢看着这些人把你活活撕碎。”

    “只有这样,我才对得起苗嫁衣,我半只耳朵,黑罗刹,还有我心中的恶气。”

    “叶凡,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杀光在场八百人,一个是被八百人杀死。”

    “当然,你心肠慈悲一点,你还可以选择自杀,不然金会长他们为难。”

    杀人诛心,苗惊云觉得,自己这一招不错。

    “还有一个选择……”就在这时,一个轻淡却不乏杀机的声音传了过来:“那就是,杀光你们!”

    权相国从楼上缓步而下,身材枯瘦,身影却如一座窒息的泰山,压住了整个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