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

    在叶凡把龙头拐杖交给皇无极的时候,在申屠花园顶楼的藏宝阁,正一片狼籍。

    这个顶楼藏宝阁不仅能俯览整个花园,还珍藏着申屠家族几十年的珍品。

    随便一件东西都价值千万。

    可此刻,整个藏宝阁就跟刚刚遭受强盗洗劫一样。

    四分五裂的玉石佛像,碎成一地的明清瓷瓶,断裂两半的唐宋古画,填充着几百平方米的屋子。

    十几个亲信站得远远地不敢言声。

    在他们的旁边,还站着三四个听到动静赶来的上官高手,一样沉着脸说不出话来。

    他们的眼神都是一样的,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充满了惊恐和不安。

    视野中,上官虎扛着一把刀,把所有东西都砍翻。

    刀光霍霍,锋利无匹,所过之处必是一刀两断。

    “叶凡,皇无极,老子要弄死你们!”

    “老子要弄死你们!”

    上官虎发飙了,后果很严重……

    申屠极光是上官虎的下属,也是他的兄弟,申屠一族毁灭,他不能不主持大局。

    所以安抚好侯城战区将士的人心后,他就亲自过来处理申屠花园。

    谁知,申屠花园的尸体还没有处理完毕,八重山的一个个坏消息就传了过来。

    上官虎虽然久经风雨,但始终不是冷血动物。

    一批批精锐被杀,一批批族人被屠,已经让他心如刀绞。

    再收到上官狼、上官轻雪和明心公主被干掉的消息,上官虎就再也压制不住怒火了。

    “叶凡,杀我兄弟,砍我妻女,欺人太甚,老子要砍死你!”

    “皇无极,你这个皇阿斗,杀敌不行,内讧一流,老子要砍死你。”

    上官虎一口气砍出几十刀。

    “砰!”

    随着一声玻璃脆响,一个防弹鱼缸也破碎开来。

    水花飞溅,落在地上的吃人鱼死命挣扎着。

    上官虎上前当当当十几刀落下,把七八条吃人鱼砍成一堆血肉。

    不过,被水花溅了一头一脸的上官虎也忽然清醒过来。

    他扯扯领子,擦了擦血水,抬起头对亲信喝出一声:

    “上官风,电,熊国托拉斯基先生,我要获得他的全部支持,我愿把北方六岛给熊国。”

    “上官雨,电,十大战区,叶凡杀死申屠极光,杀死上官族人,还杀死公主,是整个狼国公敌。”

    “上官雷,电,十八万禁军和侯城战区,国主已被叶凡和叶堂劫持,所言所行已无法代表国主意志。”

    “上官电,电,哈霸王子,让他调动八百卫队组成敢死队,随时配合我掌控整个皇城。”

    “二十八万大军随我杀入皇城勤王!”

    “其余战区可以不帮忙,但不得阻挡我上官兵锋。”

    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喝道:“神挡杀神,鬼当杀鬼!”

    三名亲信朗声而出:“是!”

    上官虎从藏宝阁走了出来,背负双手站在天台边缘。

    视野中,申屠子侄的尸体已被清理了出来,一具一具摆在临时搭出来的凉棚。

    一千多人,层层叠叠,很是壮观,也让上官虎想到八重山的惨境。

    上官家族的尸体和鲜血,只怕比申屠家族还要多。

    随后,上官虎忍着悲痛上前,看着列队站着的三千将士,他大手一挥:

    “叶凡和叶堂入侵狼国,杀战将,杀公主,劫持国主,还要狼国割让北方六岛。”

    “叶凡要狼国跪着重演几十年前的历史耻辱。”

    “我上官虎铁骨铮铮,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死。”

    “我要挥师皇城去勤王!”

    他振臂一呼:“你们谁愿意赴死?”

    三千将士马上气吞山河吼道:“我愿意,我愿意!”

    “好,狼国有你们这批儿郎,就永远不会灭亡,不会断了铁骨。”

    “我宣布,十八万禁军和侯城大军,从现在开始,去掉原有番号,改名勤王之师。”

    上官虎又是一吼:“今天,我们就打回去,杀叶凡,救国主……”

    三千人又是齐齐吼叫:“杀叶凡,救国主,杀叶凡,救国主!”

    上官虎很是满意将士的士气。

    他已经做出决定,这一次杀回皇城,不仅要弄死叶凡,还要逼老丈人退位。

    皇无极这些年的所为已经让他失望,这一次借刀杀人更是触碰他底线。

    他只能提前干掉皇无极了。

    他要把哈霸王子扶持上台。

    “报!”

    就在士气如虹之际,上官电突然跑了过来,站在楼下,手里捧着一块木板。

    “主帅,我们在地下室搜到一块木牌,上面包扎着一块红布。”

    “红布上面写着主帅亲启。”

    隔着三层楼,上官电半跪在地,举起手里的木板,毕恭毕敬呈现给上官虎看。

    上官虎亲启?

    上官虎看到手下呈现出来的木牌,眸子止不住微微一缩。

    他很是好奇有这一块写着自己名字的木板出现。

    是申屠族人留给自己的,还是凶手知道自己会出现?

    “宵小之徒,只会装神弄鬼。”

    念头转动中,他声音一冷喝道:“扯开,看看是什么玩意。”

    上官电马上刺啦一声扯开了红布。

    布匹一掀,顿时露出木板上面的字眼,几个用鲜血刻成的汉字无比清晰。

    “上官虎死于此地?”

    上官虎居高临下扫视一眼,脸色止不住一变。

    “竖子猖狂!”

    随后,他怒笑一声:“叶凡,你等着,老子很快就杀入皇城砍掉你脑袋!”

    “杀叶凡,救国主!”

    上官电也附和一声,接着还咔嚓一声,把木板硬生生断成两截。

    断裂的瞬间,木板中间闪烁一抹红光,像是接受了什么信号。

    “不好!”

    上官虎脸色巨变,身子一转,猛地窜上天台边缘弹射……

    “轰!”

    几乎同一时刻,一记惊天动地的爆炸轰然响起。

    刺眼火光和惊人气浪从斑驳的地面冲出来,好像一座沉睡的火山突然爆发出来。

    整个申屠花园直接向两边掀开了。

    强烈的爆炸产生的气浪,携裹着无数的石屑向四周扩散,无边无尽。

    三千上官亲兵来不及反应就被轰上天,身上防弹衣好像纸糊一般脆弱。

    主建筑更是顷刻变成一堆废墟。

    鲜血染红了申屠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