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屠花园炸的血流成河时,皇无极正邀请叶凡去城外吃烤全羊。

    防弹车上,皇无极一边按着龙头拐杖,一边对柳知心她们摆手:

    “拿走,拿走,我这个人心善,看不得爆炸血腥的场面,受不了,受不了。”

    皇无极拒绝观看侯城传来的视频,随后发出一道道指令。

    他早就在侯城安排不少亲信。

    “宣,皇玄龄带领警方安全部组成调查组,全权负责申屠花园一炸以及上官虎横死一案。”

    “一定要最小代价平息这案子带来的影响,尤其不能引起民众的恐慌和畏惧。”

    “宣,皇居正带领战部小组迅速接管侯城战区十万大军,提拔我名单上的三十名军官上位稳定军心。”

    “三天后,侯城大军调入王城换防。”

    “宣,皇世民带着我的手令和黑水台去上官大营,抽调十八万大军去北方边境防卫朱静儿。”

    “任何不服不从或者要给上官虎报仇者,以违抗军令之名立斩无赦。”

    “同时,解除皇城城卫军首领狼三桂的职务,改授巡外大使去神州龙都推动石油北输一事。”

    前行途中,皇无极把指令全部发给幕僚长,让他趁热打铁进行妥善的安排。

    随后,他对着叶凡一笑:

    “叶少主,谢谢你的拐杖了。”

    皇无极拿着龙头拐杖意味深长:“它确实值得一百亿!”

    “国主客气了。”

    叶凡淡淡出声:“为君分忧,是我的荣幸。”

    “哈哈哈,年纪小小,说话这么好听,我喜欢。”

    皇无极已经没有君临大殿的怒意了,眉间的隐忍和憋屈也一扫而空。

    叶凡看着皇无极开口:“谢谢国主夸奖。”

    “不是夸奖,而是发自内心的欣赏。”

    皇无极轻轻摇头,望着叶凡的目光多了一丝温和:

    “可以这么说,我这辈子见过的天才少年天骄翘楚,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但每一个都是拿得起,放不下,脸上再怎么谦卑,也遮掩不住内心的傲气。”

    “而你跟他们完全不同,或者说你跟我一样……”

    “虽然位高权重,双手也染血无数,但内心还是渴望平和跟安宁的。”

    “换句话说,你我真正想要的是吃口安乐饭!”

    皇无极多了一丝落寞:“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叶凡微微一愣,随后一笑:“看来国主坐这个位置很是煎熬啊。”

    “九五至尊,看似荣耀,但也非常烫手。”

    皇无极一笑:“我不坐,很可能被上位的兄弟或者仇人弄死。”

    “我坐了,就担负着八千万子民安居乐业的责任。”

    他反问一声:“能不煎熬?”

    叶凡没有出声,只是想着被皇无极弄死的哈寨王子他们。

    “狼国国主这个位置,比任何王位都要灼人煎熬。”

    皇无极像是一个长辈,一拍叶凡的手背推心置腹:

    “狼国曾经辉煌,子民骁勇善战,这注定他们渴望不断强大,不断征战世界。”

    “恢复荣光,是刻在无数狼国人心中的热血和理想。”

    “我爷爷和我爹当国主的时候,也是雄心壮志,还顺应着民意壮大狼国。”

    “狼国一度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大国,要枪有枪,要炮有炮,要兵员,可以武装一千万。”

    “那时可谓撼鹰熊易,撼狼国难。”

    “我祖辈也觉得狼国足够强大,完全能够拳打鹰国,脚踢熊国,头撞神州。”

    “结果呢?”

    皇无极丝毫不介意家丑,对着叶凡敞开了心扉:

    “招惹鹰国,差一点被鹰国分成两半,经济倒退十年,子民死伤几十万。”

    “叫板熊国,被熊王灭了四十万大军,北方十六岛全部被吞掉,差点出海口都被霸占。”

    “挑衅蠢笨的象国,三个边境省被象王抢走了,还让狼国足足赔款一万亿。”

    “想要欺负人多底子薄的神州,结果半夜差点被人打穿了都城。”

    “我母后当时都给我穿上‘壮士饶命’的衬衫了。”

    “干了四仗,版图小了四次,经济倒退将近三十年。”

    “如不是我四处周旋免除经济制裁,估计现在全民吃番薯。”

    “可就算打成这样,狼国子民以及上官虎他们,依然想着重新崛起,恢复荣光,成为东南亚霸主。”

    他情绪多了一抹激动:“你说,这个国主怎么当?”

    叶凡轻轻点头,不过没有说话,继续聆听皇无极的苦衷。

    “我如果顺从这些好战分子和民意,再不知死活去跟周边四国干架,估计整个狼国就要被打穿了。”

    皇无极看的很透:

    “那样一来,轻则狼国被外人驻军,重则变成四个小国制衡。”

    “到时别说什么荣光,什么崛起,狼国都可能不存在了。”

    “可如果不顺从民意让自己变成好战君主,那就意味着我的每一个政策都可能忤逆民意。”

    “想一想,一国之主,专门跟子民和战将唱反调,这日子何等酸爽?”

    “如不是我心系狼国,知道再战必亡,我真不想做这国主。”

    “你的头发因为悲伤而白了,我这头发是因煎熬而白了。”

    他话锋一转:“原因不同,但殊途同归,也算是你我缘分了。”

    “国主一片赤心,狼国子民迟早会理解的。”

    叶凡轻轻点头,眸子的拒人千里少了两分。

    他听得出刚才所说是皇无极心声,也就了解他的处境和所为了。

    一个八千万人口的狼国,被熊国、象国和神州夹着,生存本来就不容易,结果国内还一堆好战分子。

    这些好战分子还整天想着攻击体量十倍的一线大国,皇无极能够维持现在的局面确实不容易了。

    换成他来做国主,估计直接混吃等死。

    “叶少主,这点心意,收下。”

    皇无极右手一伸,递给叶凡一张支票,不过上面不是一百亿,而是足足两百亿。

    叶凡眯起眼睛:“国主何意?”

    “一百亿,是给三堂兄弟的赔偿。”

    皇无极显然了解到不少:“一百亿,是我对华医门的投资。”

    “我想要叶少在狼国设立一个金芝林。”

    “同时,开设羞花药膏、红颜白药、青衣无暇等国外分厂。”

    “不求你们授予狼国全部国际版权,只求叶少给予东南亚的代理权。”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要多引入一点外资,让狼国子民多一点饭吃。”

    皇无极没有对叶凡遮遮掩掩:“比起穷兵赎武扩张或者恢复祖辈荣耀,我更喜欢狼国子民安居乐业。”

    叶凡神情犹豫了一下:“好,我答应,晚点回去神州,我让红颜跟你们洽谈。”

    “痛快!”

    皇无极又大笑一声:“还有,我已经安排了狼国一号,直接护送宋总他们回去。”

    狼国一号足够安全,任何攻击等同于两国开战。

    “叮——”

    几乎是叶凡话音落下,他怀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叶凡一看,是苗封狼打过来的。

    他微微皱眉,带起耳塞接听。

    很快,他耳边就传来苗封狼嘶哑的声音:

    “主人,宋总不愿意跟我们回去!”

    “她……好像失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