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大鹏死了,叶凡并没有太多意外。

    在他想要绑架白如歌开始,叶凡就把他列入了死亡名单。

    之所以让他多活了一天,不过是忙着跟第一庄决战。

    决战落幕,象大鹏自然也要落幕。

    为此叶凡还多番布置,即使他不死在黑头陀手里,四王妃母子手里,也会被沈红袖杀掉。

    对于这种挑衅自己底线的敌人,叶凡向来不会留情。

    第二天早上,在霍氏基金忙着处理手尾时,叶凡也再度走入了第一庄。

    他虽然答应宋红颜不乱跑,但觉得非常时期还是要尽尽力,所以跑过来看沈半城。

    不过他除了让近百名黑象盟精锐护卫外,还让苗封狼和独孤殇暗中保护。

    这种阵容足够万无一失。

    相比前两天的戒备森严和杀气凌厉,今天的第一庄要落寞和孤寂很多。

    门口没有患者和家属包围,庄内也没有什么守卫和佣人,只有斑驳的阳光落下来。

    说不出的寂寥。

    叶凡神情平静在第一庄走着,视野不见一人,像是走在一个无人的村庄。

    只有当他快要走到后院时,叶凡才听到有二胡的声音凄凉传来。

    他走过去一看,正见沈半城坐在一个凉亭,手里拿着一把二胡轻轻拉着。

    他的面前还摆着一壶茶,几款点心,看似悠闲,实则是穷途末路的最后点缀。

    “不错,手法纯熟,感情到位。”

    “这一曲东风破能上大雅之堂。”

    叶凡安静等着,等到沈半城拉完一曲,才笑着走上去:

    “想不到沈会长如此多才多艺,既能驾驭象国商盟,又能拉得一手好二胡。”

    他叹息一声:“我不如你。”

    “你是真心夸我,还是讽刺我?”

    沈半城抬起头望向叶凡,随后又轻轻摇头:

    “算了,夸也好,贬也罢,不重要了。”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我是失败者,你是胜利者,你讥讽几句我又能如何呢?”

    他像是老朋友一样轻轻挥手,示意叶凡过来凉亭一坐。

    “沈会长言重了。”

    叶凡笑了笑:“第一庄虽然兵败如山倒,损失好几千亿,可不代表你输的一败涂地。”

    “我昨天查过,第一庄在海内外投资不少,看起来家大业大,但负债率非常惊人。”

    他语气很是玩味:“一百亿里面,起码有八十五亿是银行的,是国家的。”

    沈半城微微眯起眼睛:“为了壮大规模,借钱做生意,不是很正常嘛。”

    “再说了,借钱也是给利息的。”

    他笑了笑:“难道叶少做生意没借过钱?”

    “借钱做生意当然正常,只是资产和负债一般是一比一,这样出事了资产就能还债务。”

    叶凡轻笑一声:“而你却是八成五,第一庄挂了,你拿什么还?”

    “很多项目,你都是用国家的钱,办自己的事情。”

    “嗯,最牛叉的,新国高铁的境外招标,你贷象国银行的钱,高价抢了象国官方的标。”

    “不得不说,比起你对千影公司的强取豪夺,你借鸡生蛋的本事也不小。”

    “很多年前开始,你就趁着第一庄形势大好,不断把自己的钱藏起来,把象国银行的钱贷进去。”

    “如此一来,一旦将来象杀虎上位,你成为太上王,你就能把国有变私产,让第一庄多一倍身家。”

    “如果象杀虎失败,你遭受新象王打压报复,第一庄崩盘,你也无所谓。”

    “因为第一庄全是银行债务,而你的那份钱早就转移出境外。”

    “虽然千影公司的变故迟缓了你的脚步,昨天决战你也拿出自己不少真金白银……”

    “毕竟几千亿现金自己不拿大头是不行的。”

    “但我判断,你起码还有三成实力,你在境外起码还有一千多亿。”

    “当然,这些肯定是各种固定资产,而不是能轻易变现的现金。”

    “所以你确实输了,但不需要这样可怜。”

    “你解散护卫佣人,孤苦伶仃拉二胡,希望博取我可怜,让我手下留情,真没必要。”

    叶凡绽放一个笑容:“对你这样的敌人,我一向是赶尽杀绝的。”

    沈半城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喝入一口茶水。

    风轻云淡,高深莫测。

    叶凡又冒出一句:“真正的穷途末路,哪里有心情拉二胡。”

    “而是跟象大鹏一样,想着跟我同归于尽。”

    他端起杯子摇晃了一下:“沈会长,咱们都到这个时候了,别装了。”

    “做个交易吧。”

    “你把熊天骏的下落告诉我,我给你一个安享晚年的机会。”

    叶凡目光变得锐利:“不然我不杀你,也会有一堆人要你死。”

    沈半城脸上没有波澜,只是看着叶凡一笑:

    “年轻人,你很优秀,只是脑子想得有点多了。”

    “什么熊天骏,我不认识。”

    “至于我的下场,我也早有安排。”

    “我输了,没脸在象国呆下去了,没脸见乡亲父老和股民了。”

    “我明天就离开第一庄,找一个僻静地方安度余生。”

    他叹息一声:“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都无所谓。”

    “当然,你担心我卷土重来,你就出手杀了我。”

    “不过你要知道,虽然第一庄落败了,但我还是沈半城,还是万商会长,王室外戚。”

    说完之后,沈半城就拿起二胡,一脸惆怅向前院走去。

    “竟然如此,作为分别,我再告诉沈会长三个消息。”

    叶凡也没多大动作,依然靠在凉亭喝茶:

    “第一个,你资不抵债,我已经对象国官方申请,拿你的鬼楼、沈氏大厦、十大药厂抵债。”

    “象国官方为了多拿点钱平息股民怒意,表示愿意跟霍氏基金进行协商交易。”

    “第二,沈小雕虽然还没抓住,但他冒不了头,几千人在龙都围堵他。”

    “他迟早会死的。”

    “第三个,我已经在帝豪银行找到黑客痕迹,还找到黑客跟第一庄帐户的关联。”

    “然后我反推回去,揪出第一庄在境外的几千个非法帐户,和一百多个合法帐户。”

    “我以其人之道,我也让中介通过恐怖帐户,往这些帐户转了十万八万。”

    “不多,但可以申请国际刑警暂时冻结这些自己帐户往来。”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这些隐秘帐户,肯定涉及你在境外藏起来的资金或者资产。”

    “一旦封掉它们,不给你再度转移的机会,我就能抽丝剥茧找出它们跟第一庄的从属关系。”

    “到时你借鸡生蛋出来的钱,将来东山再起的境外投资,统统会被拿回来平息债务。”

    “你的儿子会被我杀掉,你的蛋被我砸了,十大药厂等也会被我全部接管,你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叶凡落地有声:“沈会长,你真的一无所有了!”

    千影公司那一口气,叶凡现在总算是吐出来了。

    “叶凡!”

    刚才还满不在乎的沈半城,神情瞬间变得狰狞。

    他扭头望向叶凡吼出一声:“做人不要太过分!”

    “还有更过分的!”

    叶凡淡淡一笑:“象大鹏,死了……”

    沈半城瞬间咔嚓一声握碎了二胡,无尽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