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不过说完就定下这个名字。

    既是高静一号可以解释成通俗易懂的高度镇静,还能纪念叶凡是因高静开始卷入梵医事件。

    所以他马上让人去医药署给药丸注了高静一号这个名字。

    同时,叶凡让高静借助红颜白药的生产线迅速量产药丸。

    看到叶凡真把改变精神市场的药物命名高静一号,高静整个人都陷入了复杂情绪中。

    她望向叶凡的目光也多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异样和温柔。

    不过她很快收敛了不该有的情绪,重新恢复干练去执行叶凡安排的任务。

    只是身为父亲的高山河心里知道,女儿这辈子都怕是被叶凡绑死了……

    在高静一号轰隆隆量产着时,叶凡继续深居简出呆在金芝林给病人治疗。

    正如他和宋红颜所判断,病人是源源不断,越治越多。

    梵医留下的后遗症几乎全部往金芝林涌来。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高静出来的第三天早上,叶凡刚刚晨练完毕,连早餐都还没吃,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他的耳边很快传来杨耀东的声音:

    “叶老弟,在不在龙都?在不在金芝林?”

    很是急促。

    叶凡一愣,随后回应:“在!”

    “太好了,太好了,你在就好,你在我就放心大半。”

    杨耀东欣喜了起来:“快,快到神州医盟,江湖救急啊。”

    “杨大哥,怎么了?”

    叶凡眉头轻轻皱起:“发生什么事了?”

    “现在来不及说,你跟宋总先上车,然后来神州医盟。”

    杨耀东很是焦急:“咱们一边赶过去,一边说事情,我会把情况传给你。”

    看样子出大事了。

    叶凡也没再多问,起身向门口走去。

    很快,宋红颜也打着电话匆匆从房间出来。

    两人相视一眼就钻入车里。

    南宫幽幽跟球一样滚入了进来。

    车子很快启动,向神州医盟开了过去。

    叶凡没有出声,只是安静靠在座椅,等待宋红颜打完电话。

    “梵医垂死挣扎。”

    五分钟后,宋红颜通完了电话,俏脸带着凝重望向叶凡:

    “有幕后黑手偷偷组织了一千名梵医潜入龙都围攻神州医盟。”

    “因为他们是天没亮就聚集,还是悄悄行动,所以警方来不及阻止。”

    “现在一千多人围住了神州医盟。”

    “他们要求释放梵当斯王子,批准梵医学院运营,更大程度开放梵医市场。”

    宋红颜把打听来的消息全部告诉叶凡。

    “这幕后黑手能量还挺大啊。”

    叶凡呼出一口长气:“一边任由医药署打压梵医,一边潜入龙都施压。”

    “这一手暗渡陈仓玩得还真是漂亮。”

    “梵当斯、梵文坤和安妮都被抓了,也不知道谁在背后兴风作浪?”

    叶凡眸子多了一丝好奇。

    “暂时不知道谁在推波助澜,但可以肯定的是离不开洛家庇护。”

    宋红颜抬头望向了前方:

    “不然一千多名梵医怎能毫无征兆潜入龙都?”

    “这洛家看来还真是收钱不少啊,不然怎会这样义无反顾庇护?”

    “同时这也能看出,梵医真的穷途末路了,不然不会围堵神州医盟。”

    这一出围华救梵算是梵医最后底牌了,也算是梵当斯要奋力一拼了。

    叶凡直立起身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梵当斯他们缓这口气。”

    好不容易把梵当斯陷入进去,叶凡不会让他轻飘飘就出来。

    半个小时后,叶凡和宋红颜车子抵达神州医盟。

    还没逼近神州医盟大厦,叶凡和宋红颜就目瞪口呆了。

    大厦附近黑乎乎一片人群,无数汽车、电动车、自行车占据通道,梵医淹没了各个出入口。

    “这哪止一千人?”

    宋红颜低呼一声:“起码五千人往上走,梵当斯还真多死忠啊。”

    叶凡也多了一抹凝重,但也更加坚定他困死梵当斯的决心。

    这样的敌人,绝不能放虎归山。

    而且还要打断他的脊梁。

    “无良医盟,官商勾结,抓我王子,害我梵医。”

    “严惩黑医叶凡,还王子公道。”

    “释放王子,开放市场,反对地方保护主义。”

    五千多人聚集在医盟大厦门口振臂高呼。

    密密麻麻,群情汹涌,嗷嗷直叫

    即便他们两手空空没拿武器,但路过行人还是唯恐避之不及。

    他们行色匆匆远离是非之地,生怕冲突暴起殃及自己。

    这些梵医显然有人组织,训练有素的没有打砸、没有骂人,也没打人。

    他们只是分布神州医盟各个出入口和空地,宛如海水一样淹没着大厦一楼。

    不管是安保人员还是巡视探员,面对这一幕束手无策。

    赶人走,没有理由,抓人,人家又啥都没做,再说,也没有底气啊。

    神州医盟的保安就三十多人,而梵医足足五千人,怎么跟人家动手?

    十分钟后,叶凡和宋红颜从秘密通道直入神州医盟。

    他们在会长办公室见到杨耀东时,杨耀东正背负双手不断徘徊。

    办公室还有十几名匆匆赶赴过来的神州盟骨干。

    一个个也是一脸焦虑。

    “这些王八蛋,还真是破罐子破摔,来这么多人。”

    “看来他们也知道自己穷途末路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放手一拼。”

    “叫人,快叫人,给杨剑雄打电话,给我调五十人,不,一百人来。”

    杨耀东走了几个圈,随后隔着窗户看了楼下一眼,对秘书和助理发出指令。

    秘书弱弱挤出一句:“杨会长,一百人够吗?”

    一百比五千,还是没半点底气。

    杨耀东一想也是,随后大手一挥:

    “那就去知会梵医领头人,只要他们马上把人散开,神州医盟给他们对话的机会。”

    “多事之秋,绝对不能让他们这样堵着。”

    位高权重,最怕这种聚集人群的事情,一不小就会惹火烧身。

    “杨会长,万万不可。”

    这时,叶凡带着宋红颜走入了进去:

    “梵医虽然是走投无路要鱼死网破,但咱们依然不能想着大事化小。”

    “我们必须给予梵医一个痛击。”

    “只有把梵医那股气打痛了,打怕了,打残了,梵医才会变得乖巧和温顺起来。”

    “不然这一次安抚完了,梵医得了便宜,觉得这样闹能讨价还价,他下次遇事还会施压。”

    “或者,梵医这一次就得寸进尺,要你放人,要你开放学院,要你还梵医资格。”

    “而且梵医闹事成功了,其余医派也可能有样学样。”

    叶凡望着杨耀东提醒一句:“咱们不能开这个例子。”

    他心里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完成收编前的杀鸡儆猴。

    叶凡从不相信,收编会不需要鲜血。

    “没错!”

    宋红颜也点点头:“妥协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

    “叶凡,宋总,你们来了,太好了。”

    看到叶凡和宋红颜出现,杨耀东松了一口气:

    “我感觉有点底气了。”

    杨耀东知道自己的思维局限,做人做事首先考虑的是大局,是声誉,是神州医盟的羽毛。

    所以这让他有点无从下手应付五千名梵医的施压。

    叶凡和宋红颜的到来,让他感觉有了底气,也有了希望。

    “大爷的,这些梵医不讲武德,趁我封杀着各地诊所和药品,一夜之间聚在这门口。”

    “而且还掺杂了不少外籍记者。”

    “我实在不好应付。”

    “我刚才说可以跟梵医代表谈一谈,其实也就是缓兵之计。”

    “准备忽悠他们散去后,暗地里抓人,让他们再也成不了气候。”

    杨千雪一事,杨耀东对叶凡也心存愧疚,所以对叶凡说话也不遮遮掩掩。

    他刚才就是腹黑想法,先安抚,接着转身秘密抓人,甚至杀几个领头羊。

    不过看到叶凡胸有成竹一劳永逸的态势,杨耀东就生出一丝兴趣道:

    “不知道叶少有没有好法子应付?”

    “有!”

    叶凡神情变得深邃:

    “不过我要先见一见梵当斯!”

    他不仅要破局,他还要直接打断梵当斯和梵医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