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叶凡的要求,杨耀东没有废话,马上联系大哥。

    叶凡也拿出手机,先后发出了十几个讯息布置,还打给袁青衣做最坏的打算。

    他心里清楚,这是一场硬仗。

    宋红颜没有过多插手,只是陪在叶凡身边打下手,偶尔出谋划策。

    她懂得分寸,更明白主次,比起自己的出风头,她更想叶凡慢慢攀至高峰。

    杨耀东很快告知梵当斯会押过来,还直接授权叶凡全权解决此事。

    一个小时后,叶凡和宋红颜见到了梵当斯。

    从囚室秘密押送过来的梵当斯正坐在神州医盟的七楼会议室。

    他一边看着落地窗玻璃外面的人群,一边拿着一瓶矿泉水慢慢抿着。

    眼睛红肿,神情憔悴,再加上胡子杂乱,让他看起来很是落魄。

    只是十几名押解探员感受到不安。

    这个被关押了一个多星期的梵国王子,一举一动依然有着让人忌惮的威势。

    特别是他眼睛上的黑布取下,更给人一股锋利宝刀随时刺出的寒意。

    “梵王子,听说你快一个星期没吃饭了。”

    在梵当斯喝着水的时候,叶凡带着宋红颜走入了进去,手里还提着一个快餐。

    “我给你点了一份意大利面条和一份牛排。”

    “试试合不合你的胃口?”

    叶凡走到梵当斯面前把饭盒打开。

    香喷喷的意大利面和牛排呈现在梵当斯面前。

    杨红星震怒梵当斯一伙把自己当枪使。

    所以不仅顶住梵国王室压力释放梵当斯,还让牢里把梵当斯他们跟其余犯人一视同仁。

    一视同仁,那就是睡大通铺,伙食一天十五。

    梵当斯当然拒绝入口白菜肥肉这些东西,几次三番要求阿尔卑斯山净水和新鲜水果。

    没有得到杨红星答应后,他干脆绝食起来。

    一饿就是一个星期。

    这一个举动一度吓得看守向杨红星汇报。

    只是杨红星根本没有理会,只叮嘱要保证监控全天候运作,梵当斯是否饿死无所谓。

    因此这些日子下来,梵当斯瘦了一圈。

    “叶神医,宋总,又见面了。”

    梵当斯没有去看桌面上的食物,担心控制不住欲念输掉尊严。

    “我还以为你们会活活饿死我,或者把我关押到死呢。”

    “重新见面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要长,但终究还是在我可以接受范围内。”

    他一度觉得自己最多三天能出去,没想到一个星期还在神州手里。

    “这叫什么话,怎么会把你们活活饿死?”

    看到依然高高在上的梵当斯,叶凡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神州向来讲究道义,别说你们活生生的人,就是一群狗,我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它们饿死。”

    “该给的吃喝,我们从来不短斤缺两。”

    “就怕狗高看自己,不食人间烟火,自己把自己饿死了。”

    叶凡把牛排和意大利面推了过去:“那样一来就得不偿失了。”

    “叶神医还是跟满月酒一样牙尖嘴利。”

    梵当斯眼睛一眯,随后压制自己怒意:

    “只是这种嘴仗没多少意义。”

    “你们把我请出来一定是遇见过不去的坎。”

    他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斜对着落地窗玻璃外面:“是不是因为他们?”

    “王子真是聪明人。”

    宋红颜浅浅一笑把阿尔卑斯山净水放在梵当斯面前:

    “只可惜梵医不是跟王子一样聪明。”

    “大势所趋,他们不认命不低头不受神州整顿,还垂死挣扎跑来神州医盟叫板。”

    “神州医盟向来以人为本医者仁心,不忍心过激手段伤害这些一根筋的人。”

    “所以想要请王子站出来让他们离去。”

    宋红颜循循善诱:“这样他们,我们好,你也好。”

    “宋总,谢谢你的水!”

    梵当斯拿过阿尔卑斯山净水打开,抿入一口后玩味看着宋红颜笑道:

    “我也不是一个喜欢打打杀杀的人,我也不喜欢看到双方流血冲突。”

    “如果可以,我宁愿牺牲自己换取世界和平。”

    “不过讨论这件事前,我想要先谈一谈宋总。”

    “宋总性子桀骜,手段过人,身材更是曼妙,非常符合本王子的口味。”

    他喷出一口热气:“本王子很久没骑你这样的烈马了……”

    梵当斯目光一扫昔日温润,多了几分邪恶望向宋红颜。

    “啪!”

    叶凡没有惯着他,一巴掌打在梵当斯脸上:

    “羞辱我的女人,真嫌命长?”

    宋红颜挽着叶凡浅笑,一副只属于这个男人的态势。

    梵当斯脸上顿时多了五个指印,眸子深处掠过一股杀意。

    显然他对叶凡这巴掌充满了怒意。

    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叶神医,我知道你生气。”

    “只是宋总这一次借贾大强设局,真的让本王子动了凡心。”

    “我真心实意想要宋总做我女人。”

    “你是赤子神医,心怀天下,为了苍生,把宋总送给我成全我好不好?”

    梵当斯肆无忌惮的刺激着叶凡,发泄被关押一个多星期的愤怒。

    “啪——”

    叶凡又是一巴掌,这次直接打掉梵当斯一颗牙齿。

    “梵当斯,我们今天给你机会,不是说我们忌惮你身份,也不是担心梵医死磕。”

    叶凡上前一步逼视着梵当斯:“而是想要给你将功赎罪少坐几年牢。”

    “如果你这样不识好歹,还污言秽语刺激我,那你下场绝对会凄惨无比。

    他发出一个警告:”不仅永远回不了梵国,还可能英年早逝。“

    “将功赎罪?”

    梵当斯散去刚才的轻浮,吐出嘴里一抹血水喝道:

    “少坐几年牢?”

    “叶凡,能不能不自欺欺人?”

    “我是梵王子,我还披着使者身份,神州钉不死我的。”

    “你们能关押我七天,却关押不了七十天。”

    “就是杨红星亲自施压,神州也不可能判我。”

    “我很快就能出去,很快就能恢复自由,很快又能站在你面前挑战。”

    “我能成为梵国最风光的王子,能从容游走各国发展梵医,除了我本身地位身份外,还有就是我熟知规则。”

    “每一个国家,每一个机构,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岗位,都有自己的游戏规则。”

    “不管暗也好,明也好,它始终都按照自己轨迹运行。”

    “你可以被嫉妒蒙住双眼,杨红星可以因妻儿仇视我,但神州不会一根筋往死里整我。”

    “别说我没有实质伤害到杨红星一家和神州医盟……”

    “就算真造成了一定损失,神州也会权衡利弊作出理智的选择。”

    “而跟梵国王室断交,让无数梵医鱼死网破,受国际舆论谴责,绝不是神州想要看到的。”

    “这就是规则,这就是大局,你不懂,是你还年轻,也是你地位还不够。”

    “所以我不需要将功赎罪,不需要少坐几年牢。”

    梵当斯手指一点窗外冷笑:

    “反倒是你们,要承受几千梵医的暴风雨洗礼……”

    “一个处理不好,你们就要成为千古罪人,神州也会背上人道恶劣的国际罪名。”

    他认定神州不敢动粗。

    太多国际势力盯着神州一举一动,杀只鸡都容易被指责凶暴残忍。

    宋红颜嗤之以鼻:“几千梵医还翻不了神州这片天。”

    “确实翻不了神州的天。”

    梵当斯狂笑一声:“但翻了神州医盟还是易如反掌。”

    随后,他身子一转,目光突然凝聚。

    光芒一作。

    “当——”

    只听一声巨响,落地窗玻璃碎裂,顿时引得五千梵医抬头往来。

    梵当斯上前一步,振臂一呼:“神,与你们同在!”

    五千梵医齐齐吼叫:“同在!同在!”

    意气风发,排山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