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潜入龙都,匿藏这么久,还能袭击我后脱身,再秘密躲入白云山庄——”

    “都是洛大少关系安排,对不对?”

    叶凡目光戏谑看着八面佛:“你自以为是的绝顶机密,在我这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八面佛身躯一震:“你怎么知道?”

    这事只有寥寥无几几个人知道,叶凡怎么可能了解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能锁定你的藏身处,就是洛大少出卖给我的。”

    叶凡毫不犹豫出卖了洛无机:“不然我怎能轻易知道你躲在白云山庄?”

    八面佛脸色微变,眸子愤怒,但很快消散。

    被社会毒打过的他,早已经清楚没有永恒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他轻叹一声:“原来如此,我还寻思自己哪里出纰漏了。”

    “这么轻描淡写?”

    叶凡一笑:“不发飙?不仇恨?不质问?”

    “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出卖我,自有他出卖的理由。”

    八面佛淡淡开口:“而且事情已经发生,质问发火也只能换一个辩解借口。”

    “最重要的一点,我以后再也不用亏欠洛无机了。”

    “两清了。”

    他一身轻松,像是得到了解脱,显然也是一个不喜欢欠人情的主。

    “恩怨分明,有点意思。”

    叶凡见状生出一丝兴趣:“可惜对我不是好事,让我算计洛无机的计划落空。”

    “本来我想要挑起你的怒火和恨意,掉头狠狠报复洛大少或洛家一把。”

    “结果你只是跟他两清,计划进行不了了。”

    叶凡也很是坦诚:“也怪不得洛大少会这么痛快卖你,原来他对你性子很了解。”

    “你借梵国的手对付我,又想借我的手对付洛大少?”

    “叶凡,你还真是机关算尽啊。”

    八面佛闻言眯起了眼睛:“这种年纪,这样步步为营,实在难得啊。”

    虽然他一开始就把叶凡当成劲敌对付,还在机场搞出一起袭击试探叶凡实力,可现在依然发现低估叶凡了。

    “没法子,仇人太多,心思不多一点,很容易挂掉。”

    叶凡对这赞誉没有太多在意,笑了笑:

    “为了挖出你的藏身之处,解决你这个后患,我答应洛大少恩怨暂时一笔勾销。”

    他叹息一声:“但他始终买想杀我,不借你手反击有点憋屈啊。”

    “这也是你留我性命的缘故吧?”

    八面佛盯着叶凡作出一个推测:

    “你现在没有得逞,无法借助我对付洛大少,是不是就要毙掉我了?”

    “成王败寇,我输,我认命。”

    他话锋一转:“不过我想要跟你做一个交易。”

    交易?

    听到这个字眼,无论是南宫幽幽,还是沈红袖,都下意识望过去。

    “交易?”

    叶凡也多出一丝好奇:“我跟你有什么好交易的?”

    “你想要活下来?”

    “你不肯出手去杀洛大少,活着对我又有巨大威胁,我怎么可能留你性命?”

    叶凡让八面佛能够活到现在,还是那张年轻女孩照片的缘故。

    “这是我数字货币的用户名和密钥。”

    八面佛直接咬破手指,在墙壁写了一行血字:

    “这些年来,我一共完成了十八次任务,猎杀了十八个目标,获取了十八亿。”

    “每一次拿到报酬,我都直接丢入数字货币账户。”

    “这样便于规避国际刑警和各国官方追查,也便于我行走全世界时使用。”

    “当然,也算是我一个投资。”

    “这些年过去,资金没有其他人那样暴涨,但也从十八亿变成了六十亿。”

    “叶凡,我把这六十亿给你,不是买一条命,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

    “我只想要买六十天的自由和时光。”

    “我袭杀你告一段落,洛大少的人情两清,但我还有一个心愿没有完成。”

    “当年祸害我全家的十八个仇人,还有一个豪族大少没死。”

    说到这里,八面佛的眸子多了一丝血红,拳头也无形中攒紧。

    心腔充满了仇恨。

    有些东西,过去再久也无法释怀。

    “是不是这个叫克朗金斯的?”

    叶凡掏出那张全家福摆在八面佛的面前:“他活到了现在?”

    另一张年轻女孩的照片,叶凡没有过早拿出来。

    “克朗家族是华尔街大族,不仅财势强大,还高手如云,更是能左右国家机器。”

    八面佛对叶凡没有隐瞒:

    “我不是没有报复,而是袭击了四次都被他躲掉。”

    “最后一次,我更是掉入克朗家族的陷阱,差一点就死在乱枪之下了。”

    “所幸贵人相助才捡回一条小命。”

    “只是那一次之后,克朗金斯就彻底躲起来了,我也被悬赏百万。”

    “各方势力先后围杀我三十次。”

    “我在西方暂时呆不下去,所以我只能亡命天涯。”

    “这些年一边接各种任务练手,一边等待机会再报仇。”

    “最近两年,我更是在翠国沉淀下来,推演对付仇人家族的计划。”

    “我准备把对方家族连根拔起。”

    “现在的输给了你,怕是难于再活下去。”

    “因此我希望跟你买六十天的命,让我回鹰国放手一搏。”

    “我会不惜代价抱着对方同归于尽。”

    “这样一来,我心愿完成,你解掉我这个祸患,也多赚六十亿。”

    “当然,我只能拿钱买六十天,而不可能杀洛大少跟你交换。”

    “这双赢交易,叶神医做还是不做?”

    八面佛把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随后目光炯炯盯着叶凡答复。

    “这交易,听起来挺划算的。”

    叶凡淡淡一笑:“不过如果敌人死光,而你还活下来怎么办?”

    “我难保你心愿完成又没横死自己后,会不会偷偷改头换面藏起来?”

    “再或者,彻底没有后顾之忧跟我鱼死网破夺回今天尊严?”

    他目光很是玩味。

    “不会的!我跟你两清了,不会再袭杀你,我也一定会跟仇人一起死。”

    八面佛微微一愣,语气很是坚定:

    “你觉得不可靠的话,你可以对我施针,下毒,中蛊,我任由你禁制。”

    “以你的手段掌控我生死毫无难度。”

    他很是真挚,很想最后一刻是跟克朗金斯一起死。

    哪怕杀不了对方,也要死去复仇的冲锋路上。

    唯有这样,他才能坦然面对死去的家人。

    “成交!”

    叶凡一拍八面佛的肩膀道:

    “但我还有一个小小要求。”

    “如果你复仇没死的话,你要滚回我面前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