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你谁啊?</p>

    肖波看着秦柔那甜蜜的模样,心中暗恨,等等自己一定得找点面子出来,最好再让那个姓萧的丢丢人!</p>

    有程家的人出来,说了几句感谢的话,饭局便开始。</p>

    萧阳通过这一桌人的聊天得知,这次是程老爷子疗养回来,情况很好,大家都来祝贺。</p>

    “肖先生,杜先生,借着这个机会,我敬两位一杯!”一名中年男人大笑着,端着酒杯,朝主坐走去。</p>

    很多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敬酒的人,能去主座上敬杯酒,也是身份的一个代表。</p>

    萧阳对这些毫不在意,他更关注的是桌上的美食,就如秦柔来时说的那样,很多野味现在可都见不到了。</p>

    萧阳大块朵硕,引来他们这一桌的很多白眼。</p>

    很多人都不解,秦柔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男人,虽然恒远才进入这个圈子没多久,但大家都知道恒远的潜力,以后必然会在整个宁省占有一席之地,秦柔年轻貌美,掌管恒远,她找的男人,那也该是人中龙凤。</p>

    一名和肖波关系不错的青年忍不住开口,“秦柔,不行你让你男朋友收敛一点吧,在座这么多人,他这个吃相,咱们这桌也不好看啊。”</p>

    这人一说话,顿时引来不少附和声。</p>

    “是啊,你这吃相,简直是给我们这桌丢人。”</p>

    “没发现别人都用什么眼神看我们的么?”</p>

    一道道讥讽的声音响起。</p>

    秦柔刚要说话,萧阳便率先出声,他手里拿着一根鸡腿,一脸疑惑,“奇怪,饭不是用来吃的么?你看着能看饱?”</p>

    “你跟个饿死鬼一样,没吃过?看看别的桌,谁像你这样猛吃了?”肖波瞥了瞥嘴。</p>

    “真搞笑。”萧阳笑了笑,“小朋友都会背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什么时候浪费也成为光荣了?”</p>

    “你!”肖波还要说话,被一名青年拦了下来。</p>

    “算了肖波,跟这种人说不清楚,他不明白的,不是一个身份,有些事说了他也不懂。”那名青年拉了拉肖波的衣袖,随后瞪了眼萧阳,“丢人现眼的玩意!”</p>

    秦柔脸色不悦的看着肖波他们,在福利院,秦柔见过太多孩子们吃不饱饭的场景,有时候一只烤鸭,就能让那些孩子们格外的开心,这些人现在却把吃东西当做一种丢人,真是不可理喻。</p>

    秦柔给萧阳夹了一只鸡腿,“你多吃点,别理他们。”</p>

    萧阳冲秦柔一笑,没有客气,将鸡腿塞进嘴里。</p>

    桌上众人看着这一幕,真的很想不明白,秦柔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这么一个人的。</p>

    程家大厅中,人们频频向主桌走去,去给主桌上的人敬酒,可以看到,凡是敬酒回来的人,脸上都有那么一丝丝的得意,那主桌的酒,并非是谁想敬都能去敬的,随便换一个人过去,别人还不搭理你呢。</p>

    “小波,你怎么还在这呢,走,去跟我给你叔叔他们敬个酒。”一名中年男人走到肖波这边,开口道。</p>

    肖波脸色一喜,端起酒杯,“好的,爸。”</p>

    肖波说完,和他爸一起朝主桌走去。</p>

    萧阳他们这桌剩余的人,都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看着肖波。</p>

    他们看到肖波走到主桌,给主桌上那些大人物敬酒。</p>

    “看到没,这就是实力,代表的是人脉,也代表以后的人生。”那和肖波关系好的青年再次开口,故意说给秦柔去听。</p>

    “好羡慕啊。”</p>

    “真的,我要能去就好了,可惜,我家还没那个实力。”</p>

    他们这桌的人感叹道。</p>

    很快,肖波一脸得意的走了回来,虽然他只是过去敬杯酒,连闲谈的资格都没有,但也比太多人要强了,享受着本桌人那一个个羡慕的眼神,肖波感觉自己倍有面子。</p>

    “肖波,你这也太牛了吧,看看咱们年轻一辈,你是第一个上去敬酒的。”</p>

    “就是,我刚看到,旁边桌都很羡慕的看着我们呢。”</p>

    “那当然,他们哪个和我们一辈的,能上去敬杯酒啊。”</p>

    恭迎的声音响起,肖波脸上得意的神色越来越浓,他摆了摆手,“这都不算什么的,我叔叔他们现在有重要的事要商量,等等吧,等等他们聊完了,我带着大家一起去敬一杯。”</p>

    肖波这话一出,桌上的人响起一阵欢呼声,真要能去敬杯酒,以后在这个圈子里,走路都得昂着头啊!</p>

    肖波特意看了眼秦柔,开口道:“秦柔,等等你和我一起去吧,我给你介绍一下杜叔,他可是整个宁省的企业龙头啊,你如果能跟他合作,相信你们恒远,很快就能追上那个叶氏。”</p>

    秦柔笑着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吧。”</p>

    “那怎么行?你现在事业正在上升期,既然找个没用的男朋友帮不上你什么忙......”肖波说到这,露出一副不乐意的模样,“我......”</p>

    “草,你他吗走路没长眼睛啊!碰到我了知不知道?”一道喝声突然响在萧阳他们这桌旁边,打断了肖波的话。</p>

    众人下意识看过去,就见那名一直帮肖波说话,和他关系不错的青年,此时正低着脑袋,一脸歉意的站在另一个人面前,而刚刚那道喝骂声,就是从对方嘴里喊出来的。</p>

    敢在程家大厅里直接这么骂人的,那身份定然不简单。</p>

    萧阳眯眼看着那人,嘴里低声说出了对方的名字,“程广。”</p>

    程家三代排行老二的程广,当时若不是萧阳拿出一包金瓜贡茶,程家当时选出的继承人,就是程广了。</p>

    此时,程广正一脸怒意的瞪着肖波的朋友。</p>

    肖波那名朋友此时屁都不敢放一个,连头都不敢抬,这可是程家二公子啊,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p>

    坐在肖波他们这桌的人,此刻也都默不作声,甚至连呼吸声都压低了许多,生怕引来程广的不满意。</p>

    沉默几秒后,大家都很有默契的看向肖波,肖波那名朋友也向肖波投来求助的目光。</p>

    肖波用力吞咽了口口水,虽然他很不想面对这事,但刚刚装了那么大的逼,现在总不能怂,站起身来,冲程广道:“程兄弟,这是我朋友,给我个面子。”</p>

    “你他吗的是谁啊!”程广扭头骂了过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