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一拳</p>

    祝忠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萧阳,开口道:“你上台来,是想给我炫耀你这些随口说的成绩?”</p>

    萧阳一笑,摇了摇头,“只是想告诉你,习武之人,应该时刻保持一颗谦卑的心,无敌两个字,从古至今,只有失败者敢说。”</p>

    “呵呵!”祝忠冷笑,“这么说来,你是想和我过两招了?”</p>

    萧阳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晃,“不是过两招,而是告诉你,你的身手,放在同一辈当中,还差得远,等等我会伸出右拳打你的面门,你可要防好。”</p>

    “狂妄!”祝忠怒喝一声。</p>

    萧阳的所作所为,放在对决前,就是彻彻底底的轻视,任何一个有信心的人在被对方轻视时,都会感到愤怒。</p>

    台下人撇嘴,“这人真的是平时被人让的太多了吧,出招前告诉对手自己要做什么,这还能赢?”</p>

    “所以说,平时和他打的那些人,都是故意输的。”</p>

    “看祝忠哥怎么教育他吧。”</p>

    台下响起各种各样的声音。</p>

    萧阳捏了捏拳头,看着祝忠,“怎么样,准备好了么,我数三声,就要出招了。”</p>

    “小子,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祝忠脸上气愤。</p>

    “一。”萧阳脚步微微后撤,做了一个发力的姿势。</p>

    祝忠双手放在胸前,一前一后,一上一下,做出格斗准备的姿势。</p>

    “二!”萧阳微微一笑,身体前躬,脚尖踮起。</p>

    祝忠紧紧盯着萧阳。</p>

    “三!”萧阳一声大喝,他整个人,也在这一时间,如离弦之箭一般窜出,快成一道幻影。</p>

    祝忠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后一股劲风朝自己的面门袭来,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某种东西所压制住,连四肢都在僵硬,不听自己使唤。</p>

    待那股劲风过后,祝忠看见,萧阳的拳头,正停在自己的眼前,不到一厘米处,而自己,此刻还保持着刚刚那格斗准备的姿势。</p>

    “我说,我出右拳,打你面门。”</p>

    萧阳的声音,在祝忠耳边响起。</p>

    一道汗水,顺着祝忠的耳鬓滴落,祝忠狠狠的吞咽了口唾液,眼中尽是不敢相信。</p>

    台下的人,甚至连发生什么都没看清,他们只看到幻影闪过,再然后,对方的拳头,就已经停在祝忠的脸前了。</p>

    “好强!”</p>

    “厉害!”</p>

    祝家两名长一辈的人惊叹道,别说祝忠了,就是萧阳的动作,放他们上去,也不会有第二种结果。</p>

    萧阳收起拳头,将手背在身后,看着祝忠,“记住,习武之人,时时刻刻,要保持一颗谦卑之心,天下之大,你未知的东西很多,要学的东西,更多!”</p>

    萧阳说完,扭身朝台上走去,他这番话,不光是给祝忠说的,同时也是给自己说的。</p>

    祝忠在萧阳转身的那一瞬间,如同丧失浑身力气一般,瘫软在地,那同辈无敌的称呼,就好像是一个笑话。</p>

    萧阳回到看台上,问向祝元九,“我是不是有点打压的太狠了,你这个后辈,不一定能回过劲来。”</p>

    “不狠他就不明白这个世界的伟大,这次的事,我欠你一个人情。”祝元九再次向萧阳抱拳。</p>

    萧阳没有说话,坐到座位上,继续看着祝家的大比。</p>

    原本祝家年轻一辈争雄,有些人虽然不如祝忠,但也想着大展身手,可萧阳刚刚的出手,让他们全部受挫,都提不起劲来。</p>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但总体来说,利大于弊,萧阳的这次打压,让祝家人收敛了些锐气,心中对古武,有了更多的敬重。</p>

    大比结束后,萧阳闲来无事,一个人在祝家庄园闲转,祝家那些人,看萧阳的表情,全都和之前有天大的不同,每个人眼神中,都带着几分畏惧。</p>

    关于是谁要对祝家动手这事,萧阳心中也没个定数,跟祝元九打了声招呼,萧阳离开祝家庄园,他现在有另一件事,要搞明白。</p>

    气,到底是什么东西!</p>

    与正常的古武世家相比,光明岛有强有弱,强在实力,在这方面,光明岛可以说是世界第一,弱,就弱在底蕴了。</p>

    古武世家,如祝家,有先辈留下来的笔记,遗迹,而萧阳,什么都没有,他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萧阳本人,也承担着光明岛开拓者的身份。</p>

    所以,萧阳想要搞明白一些事,要全都靠他自己,靠他去摸索,去发掘。</p>

    都海有许多古迹,博物馆,这都是萧阳接下来的目标,这种探索无疑是范围巨大的,而且很可能找不到一点有用的东西,但就萧阳来说,他暂时没有别的好办法。</p>

    萧阳没有坐车,他步行走向都海市区,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今天在地洞见到的那一幕,那古剑术上所蕴含的气。</p>

    气,到底是什么?</p>

    不同于气势那么简单,气是真实的存在,这点萧阳通过自己的手腕,能够清楚的感受到。</p>

    气又是如何形成的?当速度快到一定的程度,亦或是力量大到一定的程度,能形成气?</p>

    萧阳的脑海,被种种疑惑所充满,他在思考这些问题。</p>

    拥有气的人,到底有多强?</p>

    萧阳回忆着墙上的那幅壁画,如果那是一个真人,提剑冲自己刺来,自己该如何面对,只是一幅壁画,就让自己感受到了如有实质般的锋芒!</p>

    萧阳走在路上,突然停了下来,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起一个画面,自己站在原地,壁画上的人,如同活了一般,朝自己刺来。</p>

    那不同的发力方式,以己为中心的出力,那种锋芒,直逼自己,萧阳连续想了数个方法,都无法避过那一剑。</p>

    “古人的古剑术,当真这么可怕,我连一剑都避不过去?”</p>

    萧阳心中暗叹。</p>

    突然,一抹灵光自萧阳心头闪过。</p>

    “古人以自身强,我如果比他还强,又为何要惧他的气?他能用气,打穿一面墙壁,我用我的拳头,一样可以!”</p>

    萧阳身形下意识扭动,一拳向前轰出。</p>

    “轰!”</p>

    一声闷响传来,如果有人站在旁边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张大嘴巴。</p>

    萧阳这一拳,明明只打在了空气中,却发出这样的音爆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