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阳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以你的实力,如果培训唐豪的话,显然要比将他交给我的效果好,而且,你们主教划分区域,关唐豪他们什么事?”

    “神隐会的传承。”德尔主教开口,“神隐会传承至今,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除了世袭以外,你认为还有什么传承,能够存在这么久的时间?每一名主教,都会培养自己的接班人,接班人的成就,将决定这个主教在会中的地位,评选过后,主教的门徒,也要渐渐去熟悉主教的职责,等待接任,我没有广收门徒,只有德尔克一人继承我的衣钵,现在德尔克已经长大成人,他将会参加这次的评选,其实说白了,这次的评选,就是选择未来的主教。”

    德尔主教将目光放到德尔克身上,顿了一下,再次出声,“至于你说我为什么不亲自训练他,道理很简单,我不忍心,如果我忍心的话,他也不会只有现在这么孱弱的实力了,如果我忍心的话,你所见到的德尔克,也不会是现在这般任人欺凌的模样了。”

    萧阳眯起眼睛,“你知道你说的魔鬼训练,意味着什么么?”

    “我完全知道,让人恐惧的百分之五十死亡率。”德尔主教点头,“可我更明白,如果德尔克不受到改变,这次的评选,他一样会死,所以我宁愿让他在成长中死掉,也不想当天被人羞辱至死,这也怪我,这二十年来,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不过,这孩子能在那个炼狱里活到现在,我相信,你们的魔鬼训练,他也能撑过去。”

    德尔主教说到这,很欣慰的看了唐豪一眼。

    萧阳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唐豪在炼狱独自生活一年多,虽然听上去简单,就藏在实验室里,但一年多,与世隔绝,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不知自己何时会死,每天面对那些残暴的实验体,其中的精神压力,比直接加在身体上的压力还要恐怖的多。

    德尔主教重新将目光看向萧阳,“三个月后的评选,如果我能继续担任欧洲分部的主教,我可保你无忧,安德烈,我也会帮你除掉,但如果我保不了这个位置,我们说的一切,都只是空谈。”

    萧阳笑道:“主教大人,你这是想要拿我当枪使啊。”

    “你拉我淌这趟浑水,我拿你当枪,咱俩相互扯平,谁都不欠谁的,再者,你帮我,也是帮你自己,不是么?”

    “成交。”萧阳冲德尔主教伸出了手。

    “那接下来的三个月,就交给你了。”德尔主教握住了萧阳的手。

    “既然如此,我们就没有必要在这继续浪费时间了。”萧阳开口道,“三个月,听上去时间挺长,不过对于魔鬼训练来说,时间显得很紧迫。”

    “你放心,在这段时间,你那座岛,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而炎夏那边,你也大可放心,九局虽然比不上四大势力,但他们的底牌,也绝非你能想象的,安德烈不敢派人去炎夏找你家人的麻烦,你大可放下所有的后顾之忧。”德尔主教拍着胸脯向萧阳保证。

    “好,那就劳烦主教大人了。”萧阳再次抱拳谢道。

    “嗯……”德尔主教颇有深意的看了萧阳一眼,“你这次的谢,倒是多包含了几分真诚,之前你虽然一口一个主教大人,但在你的眼里,并没有将我这个主教放在眼里吧,甚至往大了说,你连神隐会,都没放在眼里,你这个人,表面看似平静,如一滩死水,实际上,这一滩死水下面,潜伏的是一只巨兽,我甚至有预感,这四大势力均衡的局面,很可能会因为你这小子,出现某种变动啊。”

    “德尔主教就不必捧杀我了。”萧阳摇了摇头,“我自己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四大势力,我不多想,如果没有这么多屁事,我只想和我老婆待在一起,过过我们的小日子。”

    “不。”德尔目光一下凝重起来,“这个世界上,真是有命存在的,你的命,不是平凡的命,小日子不是属于你的。”

    萧阳打断话题,“呵呵,德尔主教,这些我们有时间再聊吧,现在时间紧迫,你儿子,我就带走了啊。”

    “交给你了,三月后,我会让人通知你评选的地点。”

    “走。”萧阳一把捏住唐豪的肩膀,大步朝小镇外走去。

    德尔看着自己儿子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德尔克,希望你能跟在这位地狱君王身边,学到点东西吧,主教的衣钵,不是靠仁慈来继承的,我……噗!”

    德尔口中喃喃,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一口鲜血,还没落地,就被德尔用气凝住,熟练的从袖口拿出一个瓶子,以气将这些血灌入瓶中,然后收好。

    德尔擦掉嘴角的血迹,苦笑一声,“若非两年前被返祖盟偷袭,身受重伤,实力十不存一,我怎么会忍心放你一人失踪一年之久,我护的了你小,但以后的路,还得你自己去走,地狱君王,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若能让他成长,我拼了命,也会完成承诺。”

    一架直升飞机,在落脚镇边缘起飞,目的地选择在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机场。

    坐在飞机上,机舱完全封闭,看不见外面的景象,只能听到螺旋桨的噪音不停的在头顶上方响起。

    萧阳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德尔主教刚刚说的话。

    萧阳的嘴角,不禁慢慢浮起一丝笑容,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我的确是想和我老婆安安稳稳的过些小日子,但你说的也不错,我不会甘心就这么去过我的小日子,如果要过,也是将所谓的四大势力,全部踩在脚下,再去过,陇西李氏的仇,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他们施加在秦柔身上的一切,我会让他们加倍的还回来!”

    坐在距离萧阳不远处的唐豪,身体突然打了个摆子,就在刚刚,他感觉到了一股让他心悸的东西,却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