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放开她!”

    短发女人快步冲来,一把扯下还压在金发女人身上的萧阳,同时脱掉自己的上衣,盖在金发女人身上。

    至于那个男人,则是冲过来,一拳朝萧阳脸上挥来。

    这男人实力不弱,以萧阳现在的身体状况而言,面对这一拳,他竟然无法做到有效的闪躲,被对方这一拳砸到脸上。

    萧阳向后踉跄几步。

    “老子杀了你!”

    男人大吼一声。

    “别!”

    短发女人在此时大喊一声,止住了男人的动作,她此刻也发现了金发女人的不对劲。

    萧阳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她瘾犯了,我没办法,只能这么压住她的四肢,你们来了就好,交给你们,她恐怕等下会昏过去,我休息一下,她伤口裂了,得重新缝合。”

    萧阳说完,走到一旁,拿起一瓶水,“咕咚咕咚”喝了起来,刚刚那过程,搞得他口干舌燥的。

    短发女人也知道自己错怪了萧阳,露出一副歉意的眼神。

    至于那男人,则是收回了拳头,一句话也没说,也没去再看萧阳一眼。

    就如同萧阳所说的那样,金发女人很快就昏厥了过去。

    “我去拿医疗箱。”

    短发女人说了一句,随后朝安全屋外跑去。

    等短发女人离开后,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瞪了萧阳一眼,警告道:“你给我老实一点,我知道你为什么被通缉,若不是听离说你帮了她们,我就会出手宰了你!”

    萧阳没有理会对方,作为一个男人,萧阳很能理解对方的心思,男人都有着很强的占有欲,这个金发女人是个美女,又是他们的同伴,虽然他们之间可能没什么故事,但自己看到了金发女人的身子,他就会对自己不爽,毕竟这是他都没见过的美景。

    很快,短发女人再次回来,这一次跟她来的,还有三个人,也都是男性,年龄全都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每个人的虎口处,都有些老茧,个个都是用枪的老手。

    其中一人见到萧阳,冷笑一声,“这就是那个人渣啊!就他说要跟我们合作?

    还带他出去?

    我呸!”

    “好了,都少说两句吧,可能其中有什么误会呢。”

    短发女人打了下圆场,不说萧阳之前救治过金发女人,现在,还得依靠萧阳来给金发女人重新缝合崩开的伤口呢。

    萧阳注意到,在这新到来的三人中,其中一人的手里拿了一萧通缉令,上面挂着的,正是自己的肖像,萧阳眯起眼睛,看了一下通缉令的内容,上面写的,是自己侮辱多名女性清白,并且事后还杀人全家,反正将自己写的无恶不作。

    萧阳苦笑一下,一般这种人,是最容易激起民愤的,神隐会给自己安了这么一个名号,恐怕没有哪个居民会乐意帮助自己。

    萧阳摇了摇头,从短发女人手中接过医疗箱,去帮金发女人缝合伤口,其余到来的人,则是非常不待见萧阳,甚至萧阳给金发女人处理伤口的时候,都有人要来盯着他。

    萧阳也懒得跟他们解释那么多,等离开这里之后,大家就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碰上一面了。

    就这样,时间一连几天过去,萧阳主要的目的,就是给自己疗伤,偶尔他会离开安全屋,到上面去看几眼。

    中途,果真有人搜查过这间屋,不过短发女人那四个新来的队友,很轻松的就将人打发走了,这四个男性每天都会出去,收集一些情报,然后在安全屋对这次的目标进行分析。

    当萧阳在安全屋待到第七天的时候,短发女人他们,决定动手了。

    虽然短发女人也给其余四名队友说过萧阳要跟他们合作的事,但谁都没把这个合作当回事去看。

    至于金发女人,她的伤口虽然开始愈合,但依旧无法参加这种行动,且她本身就不是什么战斗成员,被留在了安全屋当中,萧阳也一样,待在这里。

    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金发女人显得憔悴了不少,她身上时长会有瘾发作,这让她无法入睡,同时也吃不下去东西,她蜷缩在床上,无精打采,原本一个美人,就在这七天的时间内,被折磨的格外狼狈,在她的身上,已经看不出一点美感,她的目光当中充满了空虚。

    萧阳叹了口气,对于毒这个东西,他也是从心底感到厌恶,这玩意可以轻松毁掉一个人,毁掉一个家,以前萧阳还在地下世界活动的时候,凡是遇到碰毒的人,萧阳都会顺带的解决一下。

    萧阳走到金发女人身旁,看了眼对方,出声道:“很快这里的事就结束了,你就可以回去了,修养一段时间,什么都会过去的。”

    金发女人的身体蜷成一团,萧了萧嘴,最终吐出两个字,“谢谢。”

    “走吧,这里没法待了。”

    萧阳拉住金发女人的胳膊,“在这种小镇里,居民的本土意识很强,他们这些陌生的炎夏面孔早就被人注意到了,一旦动手,会有人找到这里来的,而且,他们的行动,恐怕是要失败啊……”

    萧阳说着,看了一眼墙壁,在这七天里面,短发女五人一直都在制定一个行动计划,这个计划萧阳看在眼中,是很紧密,但还是有一些漏洞,这漏洞虽然细微,但却是致命的。

    “失败?”

    金发女人摇了摇头,“不会的,队长做事很严谨,还没失败过。”

    “当然。”

    萧阳点头,“做这一行,失败一次,不就没命了么,能活到现在的,几乎都是没有失败过的。”

    金发女人兀的一愣,随后眼中出现一抹黯然,若说这些人里面谁最信任萧阳,那就是金发女人了。

    “走吧。”

    萧阳拉着金发女人起身,两人打开安全屋的大门,朝外面走了出去。

    一楼的房间一人都没有,当萧阳打开房门,一缕阳光照射下来,让萧阳感到一阵舒适,金发女人也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样,这七天,她一直都待在那阴暗的安全屋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