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那一片在毁灭日当天被打的分离的大陆,被称之为古战场。

    古战场中,无数尸骨埋藏,数不尽的英灵消散在这里,但总有那么一些,依靠吞噬其他,一直存在,这种英灵,最终会朝一个方向转化,称之为邪祟。

    邪祟有强大,也有弱小,但无一例外,邪祟的出现,都是依靠吞噬其他力量,来维持自己的生命,在邪祟眼中,天地间的一切,就是该被吞噬的,只有吞噬,才会让他们能存留在这天地间,才能让他们变的更加强大。

    邪祟的第一意念,便是吞噬,所以,便有了邪这个称呼。

    就是这么以吞噬为本能的邪物,就是这过了百年,还依然能够存留时间的强大之物,此刻却聚在一起,全部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如此多的邪物,哪怕是剑君看到,都会退缩。

    可现在,这些邪物,如同君王麾下的臣民一般。

    而那另无数邪物所颤抖的人,身背一把黑色巨剑,一头黑色长发无风自动,他一人站在那里,对那些邪祟而言,便是不可触碰的雷区。

    “这便是他的真正实力么。”

    唐纳德手持神圣法杖,看着眼前的一切。

    “还早。”

    李庸才摇头,“玄天前辈从头到尾,未出英灵,未祭祖器。”

    “这个人,到底有多么恐怖。”

    唐纳德眼中带着震撼。

    “无法想象。”

    李庸才叹了口气,“如果这个世界有极限,恐怕他已经站在极限了吧。”

    “那你呢?”

    唐纳德将目光放到李庸才身上。

    “我么。”

    李庸才笑了笑,没有继续说话。

    玄天一人站在那里,在他面前,是一片汪洋大海,他看着海面,喃喃道:“跑的还挺快,不过,托你的福,开了一扇大门,走吧,可以出去了。”

    玄天声落,抬腿迈入这海面当中。

    唐纳德与李庸才,也相继迈入海面当中,在李庸才身后,是波姐等人,等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那些匍匐在地的邪物,才颤抖着起身。

    横山山脉,鹅毛般的大雪飘落,山顶顿时变得一片*,没人知道这里为什么会突然下起大雪,还在横山内进行试炼的各大势力,都因为这突然的飘雪,而放缓了进度。

    此刻,萧阳等人,已经走出横山,前往主城。

    主城要塞之外,黑压压的大军,镇守于此,他们像是在等待什么。

    在一处半山腰上,萧阳等人看到了城外那黑压压的大军。

    “是万山军。”

    叶云舒开口,“这是万山区最强大的守城军队。”

    在万山军前方,还有无数剑谷弟子,都站在这里,随时准备让腰间的宝剑出鞘。

    “剑谷的人。”

    萧阳眉头皱起,“看样子,他们是在等待我们啊,对了老婆,你跟剑谷谷主,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好像并不认识你。”

    叶云舒笑笑,“我这个身份,本身就是有人给我安排的,包括主城女战神也是一样。”

    “你背后那人,到底是谁?”

    萧阳打量叶云舒。

    “老公,你就别套我话了,反正我是不可能说的。”

    叶云舒转过身去,“现在看样子,这主城,我们是回不去了,这些人不是在等我们,而是准备出征,我看到要塞上升起了金锣,一旦金锣敲响,这些人,就要出发了。”

    白池摸了摸下巴,“如果是剑谷谷主将消息带了回来,他们凭什么认为,带这些人,就能去横山找我们麻烦?”

    “恐怕不止是他们。”

    叶云舒表情严肃,“你们看,那是谁?”

    在要塞前的大军之中,武王身披亮金盔甲,穿过铁甲方阵,气势昂扬。

    “他?

    没死?”

    白池等人瞪大眼睛,武王在他们心里,已经是个死人了,没想到又一次相见,“他怎么可能没死,以他的实力,不可能从那些战灵手里活下来的。”

    “他没死的原因很简单。”

    萧阳目光锁定在武王身上,准确来说,是在武王身旁,那有一道身穿红色唐装的身影,楚岚!作为与楚铮同级别的人物,楚岚想要保下武王,并非什么难事。

    “看样子,这次的事,武王府也有份啊。”

    红发出声,“不过就他们,还不够吧。”

    “我看到了许多重型武器。”

    叶云舒将目光向后移,在要塞的城门方向,一辆又一辆如同重装甲车一般的重型武器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当中,“这些东西,可以进行连续三分钟的猛烈射击,每一次的威力,都相当于一名赋神顶峰高手的全力一击,这些,就是他们敢去横山的底牌。”

    叶云舒说完,又伸手指了一个方向,“还有那,看,主城升起的那面旗,这旗帜,是与其余三大主城相互辉映的战旗,恐怕这一次动手的,不光是这三大势力,其余三大区的人,也会出现。”

    “呵,能说动其余三大区一起对付我,看样子,身份已经彻底暴露了啊。”

    萧阳笑笑,“既然这样,那就把他们要做的,接下来呗。”

    叶云舒身体突然一震,她抬起自己手腕,看了眼手腕上的通讯器。

    “老婆,怎么了?”

    “路。”

    叶云舒将通讯器上的东西,以投影的形式展现在萧阳眼前,“回去的路,我们,能回去了。”

    萧阳看了一眼,叶云舒通讯器上显示的地方,正是在横山,上面有一条说明,说的很清楚,七天后,将会有一条通往地表的通道打开,可以通过这条通道,回到地表。

    关于消息是谁发来的,萧阳并没有问,他很清楚,叶云舒不会告诉自己。

    但回到地表,的的确确,是萧阳,想要做的事,这地心,没有什么,是值得让他眷恋的。

    “老公,还有一件事。”

    叶云舒抬头看着萧阳。

    “怎么了老婆?”

    萧阳发现叶云舒的表现有些古怪。

    “那个人说,在地表,你应该,去找寻一下,妈当年跳楼的真正原因。”

    叶云舒说到这时,声音已经小的如同蚊鸣。

    而萧阳则是兀的一愣,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