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事要讲先来后到,既然生死场,先至者必先设下两三道关,这是凤游郡武人的规矩,亦是修行人的规矩。修行在后,习武在前,迈过龙门之前,不过也是寻常武人,故而贺兆陵抬步而后又停步,使雨水试探,瞧着眼前冲天剑气,神情无波无澜。

    “山中三道关,若你尽皆破开,今日便可分生死,但若是破之不能,不妨先行归去,待到境界再破,而后同我比斗,不知贺兄意下如何。”叶翟毫不掩饰,顺雨声缓缓道来,“山下头道关,不过是信手捻来一道剑气,算不得什么惊天本事,若是你不曾可破开这局,那便莫要上前为妙。”

    贺兆陵撑伞,仰望山巅那人,突然长笑出声。

    刀剑之争,意气之争,旧恨之争,又岂能有丁点留手。

    一缕刀光猛然腾空,与眼前剑芒交错而过,而那剑芒被撞得溃散开来,唯余刀光仍旧拔地而起,直去天台山中,顷刻之间又是撞碎两道雄浑挺直的剑气,去势不减,奔叶翟面门而去。

    此刀光威风,足断山岳楼台。

    绕是叶翟亦是微惊,持剑抵住那道刀光,长身而起,往山下观瞧去。但见那黑衣男子并未收到回鞘,而是伸出伞底,遥遥指点山巅。

    “久闻叶翟盛名,今日一见,倒是有些过于自傲,你有剑气不假,小爷刀光也未见得逊色。”

    叶翟不曾应答,而是转过头去,缓言令那头巨虎离去,不知为何面皮当中有笑意若隐若现,冲山崖下笑道,“既然如此,还请帮主上山一叙,山下泥泞,并非说话地界。”

    山下男子未有半点迟疑,撑伞上山。

    天台山当中怪石嶙峋,倒是并无太多泥泞处,瞧来便是整洁许多,叶翟拿起斗笠,离了山崖,而后立身天台山石台正中,等候贺兆陵上山而来。

    雨势愈急切,急雨嘈切,喧嚣哗然。

    叶翟斗笠比起寻常斗笠,要大上一周,故而不曾淋湿肩头,而雨水似也有意,绕过衣摆下端与双足,故而瞧来如何都是相当爽利,精气神极好,与前些日萎靡,半点也不相像。

    贺兆陵脚步不慢,天台山也不比寻常山岭高出多少,故而并未令叶翟等候过久,双足已然登上石台,仅隔二十步,抬眼对视。

    “怎不见马帮诸位弟兄,”叶翟挑眉,“贺帮主乃是光正之士,可不见得马帮中人人皆愿帮主前来赴约,如今独身而来,颇令人狐疑。”

    贺兆陵一袭黑衣,也不曾被雨水打湿半点,靴上无泥,此刻擎着柄寻常纸伞,淡然开口,“帮主明令,岂能不从,一并踏足过生死境的弟兄,当初也于茅庐野道中分食残存不多的米面羹汤,承蒙众人高眼相看,才捞得个帮主虚名,我若不允,马帮当中并无一人会来。况且今日之事,唯有你我二人可解,浩浩荡荡几百人马踏来,徒添心烦而已,真若是患风寒,又要耗费无数银两,极不划算。”

    叶翟笑了笑,颇有赞许之意,“难怪今日,贺帮主打扮顺眼许多,原是心思通透,并未携半点算计上山,身心轻快。”

    “特来求败亡两字,当然不可使衣衫染污泥,起码日后待到进棺入殓的时节,可省去许多麻烦。”贺兆陵眉眼仍旧无波无澜,递出腰间葫芦送到叶翟手上,“山下心思仍不通透,上山而来,反倒觉得万事皆轻,借你喝上两口,无伤大雅。”

    华发男子愣住,而后接过葫芦,仰天灌入两口,颇为意满,抿抿嘴笑道,“休管人如何,帮主这挑酒的本事,相当合我心意,今日最适饮雪沁朱此酒,虽说雨还未变雪,朱红未显,但终究是讲究。”

    “懂酒之人,可未必都合旁人心意。”贺兆陵面皮不变,“饮酒便是饮酒,何苦要扯上登对时景,我生来便非富贵人,学不来那些位富家老翁闲情雅致,更不通文墨,贺兆陵三字,当初写过不下千万回,才堪堪记到脑中,未曾忘却。”

    男子眼神略微变起,看向仍外一旁依树饮酒的叶翟,“原本这三字,六岁那年,我便应当熟识,可因为一个人,十三四岁那年,才同一位识文断字之人那讨来写法,可惜已然过了最适识文断字的年纪。”

    叶翟放下葫芦,皱眉狐疑。

    “叶门主乃是贵人,必记不得许多微末事,但应当记得,如今西郡中人仍旧津津乐道的侠士仗剑除贼一说。许多人都曾言说,纵使仙人也不见得能活如此年岁,横跨甲子年岁下山除贼,但我却晓得,许多修行中人,参破长生关后,寿数可比常人数代,叶门主存世数百载,此事若是你来做,便能想得通透。”

    贺兆陵平视眼前人,无一丝一毫火气。

    凭叶翟心思,登时便想通大半,不由得皱起眉来,“三十余载前,我下山走西郡,的确出手斩杀过数寨马贼,可如今听闻,西郡当中仍旧是那般群贼层出不绝,不知此事,可与贺帮主有关与否?”

    玄衣男子了然,点头道来,“当初我尚是孩童,只听闻寨中嘈杂响动,而后便见屋舍之外,有光华流转,若是不曾有幸迈入修行,恐怕事至如今也不晓得那便是剑气,想来颇有些感慨。”

    “想来叶门主也记不得,所斩马贼中人,是否有一男一女,男子留须,方鼻阔口,面皮有道长疤;女子温婉,但时常裹着身马贼红衣,不过如何看来,都要宽大几分。”

    贺兆陵也不待叶翟应答,单手撑伞,自顾言道,“侠客斩贼,在天下人看来如何都是理所应当,古往今来,死在侠士手中的马贼数目,绝不算少,而世人往往拍手称快,最可悲处,就连我都觉得,叶门主举动,无论如何看来都断然是有功无过。”

    “可马贼当中,亦有孩童,那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的孩童,亦有双亲。”

    “人人都觉得马贼中该杀,那我这马贼养育的孩儿,若是也什么都不做,会不甘心。”

    山雨洪流,雨如疾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