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最新章节_沧元图番茄新书_沧元图小说无弹窗_万域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霍司爵温翔翔小说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1307章 喜欢一个没有错,错的是你们相遇时间
    霍司爵重新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赌场里,因为地面还没来得及清理的血迹,空气中还充斥着一股血腥味,而四周,更是因为不久前的打斗,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说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翘着二郎腿,给足了这个人的耐心。

    景钦一脸菜色的站在那。

    许久,他终于在对方那两束逼人的视线下,支吾着开了口。

    “他是蓝远的人,因为……我之前帮过你们,还有,在沈家地下室我救了你,所以,他要给蓝远报仇,就找上我了。

    ”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听到最后,霍司爵盯着这个人,也只能说这么一句。

    因为,他说得,都是事实。

    而他,在猜到这个r国人身份的时候,也想到了这一层。

    可这个人听了他的话后,却站在那里又是露出一丝慌乱和闪躲,最后,他居然摇了摇头。

    “我不能去找你。

    ”

    “为什么?”

    霍司爵拧眉看着他,“碍于面子?我说过了,你跟神钰是朋友,那就跟我也一样,你为我们神家出生入死这么多次,帮你,那是应该的。

    ”

    他最后,连这样的承诺都说了出来。

    而在这个世上,能成为他霍司爵朋友的人,那绝对一个手指都能数的过来。

    然而,还是让他非常失望,这个人,再一次表示了拒绝。

    “这件事,其实都是我父亲种下的因,所以,他要拿走,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那几天,我可能心里接受不了,才会这样。

    ”

    “……”

    “不过现在,你既然都帮我拿回来了,那就没事了,我想,我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人生目标。

    ”

    重新审视?

    霍司爵看着他,一双漂亮的墨黑瞳仁里,闪过一丝疑惑。

    什么意思?他想干什么?

    “我想去非洲,听说那里的工业还不是很发达,我想带着这些东西去闯一闯,说不定就混出一个名堂来了呢?”

    景钦别开了自己的目光,站在这个人面前说到。

    的确,他就是这么打算的。

    就在不久前,当他听到了那女人在机场出事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心里发过誓了,如果她安然无恙,他宁愿一辈子都不回来。

    不见她。

    自然就不会再给她带来灾难。

    话音落下,赌场安静了下来。

    当然,本身就只有两个人在,也发不出什么声音。

    只不顾,现在的安静,是形容,这个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身上那股沉寂得可怕的气息罢了。

    非洲?

    什么工业?跑去挖泥巴吗?

    霍司爵终于失去了最后一点耐心,他坐在那冷笑了起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不就是喜欢了一个女人?至于为了躲她,跑到那个鬼地方去?”

    “……”

    一秒钟,这个人的脸,涨红到脖子根都粗了。

    他就像是被人戳中了痛处一样,整个人都站在那变得特别不自在起来。

    他早就说了,只要到了这个男人面前,他是什么都逃不过他的法眼,掩饰和借口,对他都没有任何作用。

    景钦终于选择了沉默。

    “我告诉你,如果你的心里一直有这个魔怔在,那就算是你躲到了天涯海角,你也不会消除掉。

    所以你要做的,不是逃避,而是去面对。

    ”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但是错就错在你们相遇的时间不对。

    景钦,这个世上,还有很多情感,兄弟、朋友、亲情……并不是非得成为男女关系才可以的,有时候,你就以另外一种身份守护着她,不是更好吗?”

    霍司爵很平静的疏导着这个人。

    这就更难得了,因为能让他霍大总裁来劝说的人,这个姓景的家伙,也是第一个。

    景钦终于目光一点一点的低垂了下去。

    他不愿意承认,这一刻,他听到这些,真的很想哭,他以为,他这个秘密,就是一个见不得人的耻辱,被人知道了,只会看不起他。

    厌恶他,远离他。

    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却没有骂他。

    他似乎比上一次,更理解他了。

    景钦终于感觉到了一种如释重负,嘴唇嗫嚅了几下,他开口:“你能这么看我,我很高兴,所以,我也不想瞒你,当初,我又会落在蓝远手里,就是因为被他抓住了这个。

    ”

    “我知道。

    ”

    没想到,这个人又是淡淡一句。

    这下,景钦是真的震惊到了,他猛地抬头瞪向了他:“这个……你也知道?”

    霍司爵冷笑:“当然,蓝远这个人,为了控制人,手段无用所不及,你景钦身上,除了这个把柄,他还能抓到什么?”

    “……”

    彻底没话说了。

    而心底对这个人,也是从这一刻起,明明年岁相差不大,但确实打心眼的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