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想要送回官天佑的房间,自己的父亲和大哥却一起走了进来。</a>

    “你就醒了?!”官父被坐在桌边的左恺箫惊呆了下。

    然后皱着眉,很是不喜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确定他的身子并没有大碍后,这才冷着声下起了逐客令,“既然你已经醒了,那就赶紧走吧。”

    左恺箫眼眸一深,连呼吸都停了下来。

    但只是须臾,他又重新恢复到了那一脸清冷淡然的模样。

    “走?走去哪?!”左恺箫状似不解的问道。

    官父和官克寒惊到眼眶都瞪了,“当然是从哪来回哪去啊!”

    “那……我是从哪来的?!”左恺箫目光中的疑惑更深了。

    听得官筱琬都忍不住的想要给他鼓掌了。

    若不是刚刚他们进行了下深度的交流。

    只怕自己现在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撞坏了脑子,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是明明什么都记得,却为了留下来,而装失忆。

    什么时候镇国大将军变得这么闲来了?!

    他若是真的想要替报恩,自己都已经答应了要见见那个小侯爷。

    他完全可以现在早点回去,把那小侯爷绑来,让自己看看适不适合。

    所以啊,他这是连真正的心思是什么都没搞懂,就跑到自己面前来。

    这分明就是吃准了,自己在这个世界是需要攻略他的。

    要不然他的媳妇,早就跟人跑了。

    官筱琬单手撑着脑袋,将自己的脸给遮了住。

    既不敢看左恺箫,怕会忍不住笑出来。

    又不也看自己的父亲,还有大哥,怕一个没伪装好就露馅了。

    到时候这醋坛子别说是留不下来了。

    只怕是本身在自己的大哥,还有父亲眼中,就没有什么好印象的他。

    会彻底的被拖进拒绝往来户的名单里。

    其实左恺箫哪里会不知道,自己想要报的恩,早就和身边的小姑娘谈好了。

    自己若是回去,才能更快的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可为了以防这次的报恩,会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

    所以出来前,他特意找当今圣上告了三个月的假。

    如今才出来半天,就要回去。

    这心里的落差,总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什么事都没做似的。

    所以不等细想,便下意识的就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好在此处长居下来。

    最起码在自己给她安排的小侯爷出现前,自己得在这里好好守着。

    不能让那些别有用心的男子,先把她给求娶了去。

    那些男子无论有多真心,都是配不上自己的小恩人的。

    毕竟她这么娇娇气气的,可不适合嫁进农家去起早贪黑的干活。

    “这只不过是磕了下脑袋,怎么就得上失魂症了?!”官父皱着眉,不敢置信的低喃着。

    可现在眼前这个左恺箫什么都不记得了。

    也不知道他的身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他堂堂的镇国大将军,竟然会昏迷在河道中。

    他们若是把人给送回去,怕这男人真要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了。

    “这脑袋的事,我们也不好说。既然失忆了就暂时让他在我们家修养着吧。”官克寒看了眼左恺箫,向自己的父亲规劝道。

    【继续跪求小可爱们手中的票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