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沫:“……”

    她气的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死死地捏着掌心,深吸一口气,唇角微抖:“是么,真是不好意思了。”

    陆安然心里闷笑,然后挥挥手看了看四周,眼睛一亮,指着前面一个推车小摊:“宫阿姨,那有卖糖葫芦的,我想吃,你给我买一串来。”

    吩咐的语气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宫沫愣愣的看着他,下意识的看向陆一陆二,这种跑腿的事,怎么能让她来做,难道不应该交给这两个保镖么?

    陆一陆二目不斜视,身形巍然不动。

    “你叫陆一是吧,安然想吃糖葫芦,你去给他买一串过来吧。”宫沫只好自己又吩咐了一遍,语气很是自然。

    陆安然小脸一板,谴责的看着宫沫:“宫阿姨,你说什么呢?我是让你给我买,你指使陆一干嘛。”

    “他们要时刻在我身边保护我,怎么能够离开,万一我被坏人抓走了怎么办?你负的了责么。”

    宫沫:“……”

    她脸色变换不停,跟调色盘一样,心里气苦不已,暗道,小孩子果然都是不讨喜的,有钱人家养出来的孩子更是任性的让人想掐死他。

    没办法,宫沫还是亲自去了一趟。

    陆安然看着她的背影,冷哼一声:“敢害本少爷的妈妈,你给我等着。”

    陆一和陆二对视一眼,然后轻声道:“安然少爷,您接下来,打算玩什么?”

    “当然是玩好玩的了。”

    他随口说着,抬头四处一看,然后指着远处一个地方:“那个就很不错。”

    两人顺手望过去,看见了远处一座高空之上的台子,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这是……蹦极?

    陆一陆二默默无言,心里无语的摇摇头,宫沫这女人今天算是要被小少爷整死了。

    宫沫买了回来,小家伙一边啃着甜滋滋的糖葫芦,一边小手一挥,带着众人朝前面,蹦极高台走去。

    宫沫不可置信的看着高空跳台,心里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不愿意在往前走了。

    “安然,咱们不是要去玩那些游戏么,来这儿干什么?”

    “那些游戏都不好玩,我要玩这个,这个一看就很好玩。”陆安然说道。

    她脸都绿了:“安然,这个其实一点都不好玩,而且太危险了,你听话,咱们去玩其他的好不好。”

    宫沫此刻有种想晕死的冲动,后悔至极,自己为什么要答应带这个讨厌的孩子来游乐场?

    游乐场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么,为什么会有蹦极这么危险的游戏?

    来都来了,陆安然怎么会让她退缩,直接拽着她的手,狠狠的拉着她,将她拽到了缆车内。

    陆一陆二迅速跟了进来,缆车的门缓缓关闭。

    这是一条,专门前往前方蹦极高台的索道,可以直接坐着缆车过去,

    宫沫坐在位置上,腿都是软的,脸色难看极了。

    这条路并不长,一分钟不到就到了。

    并且这蹦极台还有一个规定,如不出意外情况的话,坐缆车过来的人是无法从原路回去的,唯一下去的办法,就是玩蹦极,从高台上跳下去。

    下面是一条湖,有专门的船只等待,随时接下每一个跳下来的人,在用船将他们安全送上岸,就完事了。

    宫沫见陆一直接买了四张票,腿真的软了,脸色发青发白,死死地拉着围栏不愿意在往前。

    “安然,你听阿姨说,阿姨有恐高,真的,阿姨不能玩这个。”宫沫此刻是真的害怕了,想哭的心情都有。

    陆安然绷着小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宫阿姨,你在家里还答应了奶奶,什么项目都会陪我玩的,你竟然说话不算数。”

    宫沫咬牙,她要是知道今天会玩这么个要命的项目,死也不会陪他过来好么。

    “不行,你上都上来了,必须要陪我玩,不光是你,陆一陆二和我都要玩的。”

    陆安然心里暗道,这个坏女人这么喜欢滚楼梯,从高处滚下来有什么意思,从高处跳下去才有意思。

    既然她这么喜欢这种游戏,自己就好心带她来体验一次升级版的,哼哼。

    陆安然见她怎么都不撒手,耸耸肩,看了陆一陆二一眼,后两人顿时上前一步,一左一右架着她,直接将她往前面拖去。

    “啊,放开我,你们两个混蛋给我放手,我不要玩这个,要跳你们自己跳,你们好大的胆子,知道我是谁么……”

    宫沫浑身的细胞和神经都在被恐惧支配,此刻在陆一陆二手里不停地挣扎蹦跶,完全没有了那副大家闺秀淡定自持的模样。

    此刻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大喊大闹,蹬腿咆哮,引的周围的人频频看了过来,但很多人都十分淡定。

    因为这种现象他们看得太多了,他们这跳台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进行安全维护和检修,有保障的很。

    再说,下面还有救生船随时待命。

    每次一大堆人来体验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大着胆子过来,然后一上来就后悔了,不愿意跳的情况比比皆是。

    可一旦真的跳下去了,就发现,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可怕,就那么一瞬间的事,快得很。

    这些工作人员看过太多状况,对宫沫此刻的态度并不在乎,淡定的着手准备四套安全设备。

    宫沫被赶鸭子上架,被陆一陆二禁锢着,工作人员十分轻松地给她身上套上了安全装备,听她尖叫的太激烈,忍不住劝了两句。

    “姑娘,既然有勇气上来,就干脆一勇到底,闭着眼睛往下一跃就没事了,很简单的,一点都不可怕。”

    宫沫狰狞的瞪着他,差点破口大骂,谁有勇气上来啊?她压根就不想上来好吧,自己完全是被硬拽上来的好么。

    这时,陆一陆二和陆安然也套上了安全设备,宫沫看着几乎晃眼的高度,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吓得脸色更是白了好几分。

    她浑身都在发抖:“我不要跳,放我下去,我不要跳。”她拽着一旁的杆子,死活不松手。

    陆安然走过去摊摊手:“行吧,你实在不愿意跳就算了,看我们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