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元图最新章节_沧元图番茄新书_沧元图小说无弹窗_万域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二千七百二十八章 忘情相拥万军中

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二千七百二十八章 忘情相拥万军中

    刘裕飞身上前,直接挡在了王妙音的身前,她整个人就象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地楞在了原地,手中的古剑之上,黑色的腐液顺着血槽,滴滴下落,而她握剑的手,也在微微地发着抖,即使是如此一个镇定而沉着的女中诸葛,谍报王者,也在第一次面对如此可怕的长生怪物时,心灵上受到了上万点暴击,也难怪,即使是沈田子这种武夫悍将都给吓得几乎不能动弹,王神爱,她毕竟是个女子啊。

    无双的脑袋上,牙齿狠狠地咬了几口,终于合上了,而那充满了仇恨与愤怒的眼睛,也缓缓地合上,刘裕咬了咬牙,抬手一扔,一个油罐子,就在这散乱一地的几具躯体残片上打碎开了花,硫黄和硝石,混在火油之中,染得这具残躯到处都是,而刘裕的手中飞快地用斩龙刀划过了一块火石,几点火星迸出,落到了这堆火油之中,顿时,就腾起了冲天的火焰,烧得那些残躯碎肉,如同架在火堆之上的牛羊肉串,发出了焦糊的怪味。

    刘裕紧紧地扶着王妙音的肩头,看着她失神的眼睛,大声道:“妙音,你醒醒,你看着我,我是刘裕啊。”

    王妙音突然大哭了起来,一下子钻进了刘裕的怀里,如梨花带雨一般,这一刻,她不再是大晋的皇后,也不再是那智计百出的谢家贵女,而只是一个给吓坏了的,无助的小女子,终于可以钻进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男人怀里,再不顾及这里是何时何地,有何后果。

    刘裕本能地想要推开王妙音,但耳朵里却是钻进了她的声音:“你去哪儿了?我的裕哥哥,你又把我扔下来了!我一个人在这里,怕得要死,那个,那个无双,不,那个怪物,她,她就这样从那个洞里钻了出来,就象,就象是从坟墓里钻出来的死人,她,她浑身上下都在躺着脓血,就这样,就这样向我逼过来,我,我不想杀她,可是,可是她突然跳了过来…………”

    庾悦的声音从台下响起,这个世家公子哥儿,居然是跑的最快的一个,得益于他身上没有沉重的盔甲,又刚才一直躲在帅台底部,找机会对着那些长生怪物放箭,因此,他第一个跑上了台,嘴里却还嚷着:“皇后殿下,我来救驾了,我来保护…………”

    而他那张给汗水冲得一道道印子,抹满了白色粉末的脸上,顿时就僵住了笑容,因为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刘裕与王妙音就这样拥在一起,刘裕的目光里充满了怜爱,轻轻地说道:“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妙音,我在这里,我说过,我永远会保护你的…………”

    而他一边说,一边对着庾悦摆了摆手,嘴角微微勾了勾,庾悦马上反应了过来,转身就向着台下跑去,他的额头上汗出如浆,还在消化着刚才自己所看到的场景,回头一看,几十上百名将士,正在奋力地冲上高台,庾悦连忙伸开了双臂,挡在了众人的面前,说道:“没事了,刘大帅已经消灭了那个,那个怪物,这会儿,这会儿正在向皇后殿下汇报军情呢,他要我,他要我等都回去坚守岗位,尽早地,尽快地消灭这些怪物!”

    朱龄石咬着嘴唇:“我等职责所在,这时候要护卫大帅,护驾皇后,庾参军,请你让开,我们要亲自见到大帅。”

    沈田子也沉声道:“就是,我们要当面听大帅的军令。”

    刘穆之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响起:“龄石,田子,你们暂且先退下,这里有我。”

    朱龄石和沈田子等人连忙向着刘穆之行礼,在这个地方,他是军中地位资历最高的人了,刘穆之的脸上肥肉跳了跳,看着庾悦,说道:“你确定大帅和皇后在上面,安全无事吗?”

    庾悦连忙点头道:“我非常确定,他们没事,有个怪物想要爬出来偷袭皇后,已经给大帅解决了,而现在…………”

    刘穆之摆了摆手:“很好,大帅现在正在向皇后汇报战局,请示下一步的安排,我等没什么可以担心的,各回各位吧。”

    王镇恶突然拨开人群,挤了上来,他气喘吁吁地说道:“现在,现在前锋那里也有上百这样的怪物出现,有传令兵来报,刘冠军被一个怪物抓伤了,前方几乎陷入了大乱,刘冠军请求大帅马上亲临援救,要是再迟点,就来不及啦!”

    刘穆之的脸色一变:“什么?阿寿受伤了?这怎么可能呢?他应该知道对付长生怪物的打法啊。”

    王镇恶急得一跺脚:“我说胖长史,别耽误时间啦,此事必须要马上禀报给大帅,只有他…………”

    刘裕的声音,在帅台上响起,带着镇定和威严:“镇恶,不要急,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裕那高大威猛的身形,出现在了帅台的边上,面带微笑,却又有一股不言自明的威严,所有人都喜形于色,齐齐地行礼道:“参见大帅。”

    刘裕微微一笑,目光落到了庾悦的身上,他有点不敢抬头,躲闪着刘裕的目光,只听到刘裕笑道:“庾参军,你这回第一个来救驾,辛苦了,皇后殿下刚才特地颁下懿旨,说感谢你来保护她呢。”

    庾悦咽了一泡口水:“为皇后和大帅,为大晋效力,我庾悦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刘裕点了点头:“刚才你也看到了,有怪物突然爬出来袭击王皇后,幸亏我没有来晚,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但皇后殿下毕竟受了点惊吓,需要缓缓,现在她不便见过诸位,请我传话,让大家各自回去值守岗位,尽早消灭这些怪物,稳定内部。”

    所有人齐声应诺,刘裕看向了王镇恶:“镇恶,你说前锋的刘冠军派传令兵来求援,此人何在?”

    王镇恶微微一愣,转而回头看起身后,讶道:“方才,方才情况紧急,我见他背插鸿翎,前军亲兵的打扮,仓促间也没有看他的腰牌,只听了他的口述,就来汇报了。”

    刘裕的眉头一皱:“事情不对,若是此人真的是传令兵,应该会主动跟你而来汇报,甚至,这等重要军情,不见我面,也不该向他人汇报啊,有问题!”

    一个女子放肆的笑声从身后的帅台传来:“是有问题,不过,你知道得太晚啦,刘裕,看看我是谁!”